家僕轉世 忠狗四兒將功補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26日訊】動物也會將功贖罪?聽起來匪夷所思,不過確有其事。清朝大學士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裡記載了忠狗四兒的故事。

主人回京師 四兒緊相隨

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紀曉嵐因受鹽運使盧見曾貪污案的牽連,被貶謫到烏魯木齊。他在當地養了幾隻狗,其中一隻黑狗叫四兒,是翟孝廉所贈。後來他奉詔返還京師,四兒也想跟著他,紀曉嵐怎麼趕牠也不走。

從烏魯木齊到京師,路途遙遠,四兒也跟著紀曉嵐翻山越嶺長途跋涉,不畏艱苦。

四兒盡忠職守

四兒看守主人的行李箱很嚴,一路上都很警惕,只能是紀曉嵐親自拿取行李箱中的物品,其他人哪怕是家僕都不能靠近箱子,更別說想從箱子裡取件衣物。如果有外人要靠近行李箱,四兒會立起後腿站起來,發怒地狂吠,想撲咬這個人。

紀學士返京,隨身帶的行李一共裝了四輛車。一天,他要翻山越嶺,道路曲折蜿蜒,行走困難。到了傍晚,兩輛車已到達嶺北,兩輛還留在嶺南。

由於天色已晚,馬車不能全部翻過山嶺,四兒就獨自臥在山嶺上,看護著行李。 牠一看到人影出現,就立刻起身跑過去,「視察」周圍的情況。

紀學士賦詩褒獎忠狗

紀學士見狗兒實在忠誠,就特別為牠寫了兩首詩。

一首是:

歸路無煩汝寄書,風餐露宿且隨予;
夜深奴子酣眠後,為守東行數輛車。

另一首是:

空山日日忍飢行,冰雪崎嶇百廿程。
我已無官何所戀,可憐汝亦太痴生。

第一首詩的意思是,我(紀曉嵐)回家的路上不需要你為我傳寄家書,但你風餐露宿地一直跟著我。夜深人靜時,家僕都進入夢鄉了,你還在辛苦地守護著那幾輛車。

第二首詩的意思是,我們每天忍飢挨餓,在冰雪覆蓋的荒山野外崎嶇路上,走了一趟又一趟。我已經沒有官職俸祿,你還是留戀著我,我的心中憐憫你實在太痴情,太忠誠。

家僕轉世 將功補過

四兒對紀曉嵐如此忠心,是有因緣的。就在收養四兒的前一天,紀曉嵐做了一個夢,他在夢中看到了已故的家僕宋遇,宋遇向他叩頭說:「我感念主人戍軍萬裡,今日特來為您服役。」

次日,紀曉嵐得到了這隻黑狗四兒時,他回想夢中的景象,心裡便明白了,這隻狗是家僕宋遇轉生的。

宋遇在世時,為人陰險狡猾,是家僕中的領頭。紀曉嵐自問:家僕轉生成狗以後,為什麼這麼盡忠呢?是不是牠已經知道,因為自己前生造的惡業太多所以墮入了畜道,心中悔恨萬分,想改過從善呢?

對這樁人轉生成狗的奇聞,紀曉嵐最終評價道,前世為人作惡,現在為狗盡忠,也是牠在將功補過吧!

──事據《閱微草堂筆記》之《灤陽消夏錄五》及《如是我聞二》

點閱【中華德育故事】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有刪節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