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力士巧遇女功夫高手的教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30日訊】唐朝末期唐懿宗一朝,軍隊中有個遠近知名的大力士張季弘。年輕的張季弘人高馬大、力大無比,在左軍中作一名下級軍官,隨軍護衛京城長安。當時,邊防無戰事,他一身武藝也沒有派上用場。

擢升赴任 投住旅店

咸通年間,他終於得到擢升。因襄州地方缺一名縣尉,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有人便舉薦魁梧雄壯、勇猛力大的張季弘。他在京城也膩煩了,正想換換環境,幹點實事,於是此事便順水推舟地成了。

襄陽城遠離長安,此去路程漫長。張季弘赴任,白天趕路,晚上就找客店住下。這一天,他來到了商山,天色已晚,就隨意走進了路邊的一家客店。

客店主人是一位老婦和兒子,十分熱情招呼他,很快給他收拾了一間乾淨的屋子,就在他們的隔壁。

張季弘勞累一天,肚子也餓極,吩咐店家趕快準備些茶飯,自己就想上床躺著歇息一會兒。可是,飯菜久久沒見送來。

張季弘在房裡休息,肚子餓得睡不著,只聽見隔壁傳來店家母子倆的說話聲。老婦對她兒子說道:「那個母夜叉怎還沒回來,得讓她趕緊給客人準備茶飯,不要讓她吵吵嚷嚷,客人還等著呢。」

她的兒子似乎有點作難,有氣無力道:「她那個脾氣,你越催她,她吵嚷得越厲害。客人已經等久了,還不如您去給他弄飯去。」

老婦聲音帶著嗔意回說:「你這樣子太沒出息,作媳婦的理應擔當家務、做飯、洗衣就是分內的事。我這麼大年紀,還要我去伺候客人嗎?」兒子無話,長嘆一聲。老婦也嘆一口氣。

路見不平

他們的對話一清二楚傳到張季弘耳裡,他平日好打抱不平,就過去詢問詳情。老婦和兒子見張季弘過來,以為他會勃然大怒,兩人表情緊張害怕。

張季弘問老婦:「你還有個媳婦?」聲調很平和。

老婦才放心地答道:「是啊,客官。我有個兇惡的媳婦忤逆得厲害,我們娘倆管不了她。但她的飯菜做得很好,客官一路辛勞,我想讓她給您做飯。」

季弘說:「我還以為有什麼大事,看你們發愁,如果是媳婦不服管,難道不能說一說,讓她明白婦人之道嗎?」

老婦說:「客官您不知底細,我這個媳婦健壯力大,誰也比不過她,已經到了大家都怕她這種地步了。」

季弘笑道:「原來她是自恃力大,蠻不講理了。要是別的事情,我不好多管,要說是有人恃強欺弱,那我倒要替您管教、管教她!」

一段往事

張季弘的性格愛衝動,帶著點江湖俠義之士的氣質,路見不平,他越是要管。

那年,季弘初到左軍時,就有一段軼事呢。有一天下雨,他出外辦事,經過長安城東偏北的街坊勝業坊,坊南區緊挨東市。他走在連絡鬧區的捷徑上,那路傍著大水溝非常狹窄又彎曲,平時行人就很擁擠,下雨天就泥濘難行。

在拐彎處,迎面來了一毛驢,背上還馱著和尚和一大捆木柴擋住了這方的去路。突然,驢子陷入水窪坑洞。那和尚趕緊下來吆喝毛驢,毛驢腳卡住了不能動彈的樣子。季弘一縱身往前,提起驢子,驢子的四條腿也拔起來了,他一口氣把驢子連柴扔過水溝那邊好幾步遠。旁邊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大概就是從這件事起,人們漸漸知道了左軍小軍官張季弘還真有點功夫,其實,他的本事​​遠遠不止於此。這一天在客店裡,他聽說老婦的兒媳婦自恃有力欺負人時,就不禁想要親自管教管教她。

旅店母子倆看張季弘人高馬大的樣子,又聽張季弘願意幫他們制服「惡媳婦」,連忙叩頭拜謝說:「我們母子今後就再不用擔驚受怕了!有勞客官出力了,我們家裡雖不富,也一定要酬謝你​​。」

聽說曲直

消息不脛而走。一會兒工夫,旅店門口聚滿了街坊鄰居,都是紛紛趕過來看熱鬧的。聽眾人間傳著:「回來了,她回來了!」果然,張季弘看到一個年輕婦人背著一捆柴回來了。她見到一堆人圍在家門口,訝異地問眾人發生了什麼事,但誰也沒有回答。

這時,大家都把眼光投向張季弘,看他怎麼辦。張季弘打量著眼前的婦人,覺得婦人相貌也沒什麼特別可惡的地方,說話也很和氣。但海水不可斗量 ,人不可貌相,季弘仍然初衷不改,想要「教育」她一下。

他在旅痁前的磨盤石塊上坐下,旁邊放著他的馬鞭子。他等那媳婦放下柴捆,就招呼她過來,問道:「你是店主家的媳婦嗎?」

婦人答道:「正是,我在這家已經四年了。」她反問道:「這位客官,你是從哪裡來的?」

季弘正色道:「我從京城來,投住在你家店裡。聽說你仗著有點力氣,不好好侍奉婆婆,不聽丈夫的話。一個媳婦人家,怎麼能不盡婦道呢?」

婦人忙給張季弘施禮,有一腔委屈似的分辯道:「老爺您容我說個明白好嗎,不是我這個媳婦不侍奉婆婆,全是婆婆厭惡媳婦,才生出許多是非來。」

這時,老婦在一邊插話道:「你怎在客官面前胡言亂語?」

媳婦沒理婆婆的話,繼續對張季弘說:「老爺不該偏聽偏信,我嫁到這裡,旅店裡的大小事務哪一件不是我操心操勞的。婆婆厭惡、憎恨媳婦,媳婦只能忍氣吞聲嗎?」

張季弘沒有做聲。婦人就一五一十地列舉著,某年、某月、某日發生的事情經緯,表明那並不是媳婦的不對。季弘聽了覺得她說的很在理,分明是婆婆虐待媳婦。

武功露手

那媳婦每談起一件事,就隨手在季弘坐的大石塊上用中指劃一下。起先季弘沒有注意她這一小動作,後來他看清楚了婦人的中指所劃之處已經留下了幾條寸深的小溝槽。

季弘一看便知,這婦人不僅是有點力氣,而且有相當深厚的內功。當下,他就被驚出一身冷汗。聽婦人說完,他連忙說道:「道理不錯,道理不錯,你說的我全信。」說完,也不顧眾人詫異的臉色,逕自回客房去了。

回到房中,季弘驚魂未定,不由得一陣後怕。多虧自己先問明了情況,沒有貿然動手。不然的話,自己肯定要被婦人打得一敗塗地了。

他躺在床上歇著,迷迷糊糊打了個瞌睡。當他聞到了一陣飯菜香醒過來時,桌上已經擺好了酒菜碗盞。不知那媳婦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居然沒有驚動他。

第二天他早早就起身收拾、結帳,天一亮,就上路了。

在襄州為官的幾年,季弘忘不了這段商山旅店的奇遇,為人謹慎小心了,雖然仍舊會打抱不平,但學會了三思而後行。

後來,他曾經返回京城,又路過那家客店。張季弘趁機打聽那不可貌相的媳婦下落,別人告訴他,那媳婦已經改嫁了。@*(--中國民間傳說 系列待續--)

資料來源:(唐)康駢《劇談錄》

──轉自《大紀元》有刪節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