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度:耄齡癌末患者為何五十天神奇康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個患了晚期肺癌和肝癌,被醫生診斷活不了幾天,躺在醫院裡十一天沒下床,禁食、禁水七天,醫生束手無策,讓回家等死的八十九歲老人,因為誠心相信法輪大法好,敬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回家後一片藥未吃,一針藥未打,第十二天清晨居然能下床,隨後一天一個變化,到第五十天身體就完全恢復了正常。這可不是神話,而是一位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日前在明慧網上講述的發生在他母親身上的真實故事。

今年八月份的一天,這位大法弟子的母親到自家院子裡摘自己種的豆角,沒想到腳下一滑,摔倒在地上。因為身體夾在架豆角秧的兩根竹竿之間,她當下起不來了,而且感覺腹部劇痛。當時,天微黑,還下著小雨。老人家想喊人,卻喊不出聲。家裡院子大,那天家中只有她一人。

危急中老人家想起兒子叮囑過她的話:遇難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於是她用微弱的聲音說:「大法師父幫幫我吧,真善忍幫幫我吧,我一直相信真善忍好……」就這樣想著念著,一條腿就能動了,頭也能抬起來了。她邊念著那幾句話,邊往外爬,就這樣一點點的從竹竿中間挪了出來,然後又一點點的爬到屋裡,一頭紮到沙發上,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醒來已是夜裡十二點半,全身軟軟的,雖然口乾想喝口水,卻動不了。老人家就想:「真善忍呀,我已沒力氣了,我得喝口水,太渴了!」就這樣想著,一會就扶著一個馬扎挪到了桌邊,終於喝到了水。

想給兒子打電話,拿起電話,怎麼也打不出去。老人家在心裡說:「法輪大法呀,你幫幫我吧,不能叫我一個人死在家裡……」就這樣想著,一陣明白,一陣糊塗,不知不覺天亮了,外面還在下著小雨。她手扶馬紮試著站起身,艱難的找到了雨傘和手機,心裡說:「法輪大法呀,幫幫我到大街上去……」就這樣慢慢手扶著牆,撐著傘,移動到大街上,請路人給兒子打了電話。

兒子接到電話馬上開車來,把母親送到了縣醫院。

檢查結果:肺上有一個腫瘤,肝上也有一個腫瘤,都是癌症晚期,而且肝上的腫瘤已破了,估計是前一天傍晚摔的那一下,摔破了。醫生說肚子裡都是血,治不了了,得趕緊轉院。

兒女們商量母親這麼大年紀,經不住折騰了,決定花錢請上級醫院的專家來會診。專家會診後說需要馬上手術止血。可老人八十九歲了,怕她下不了手術台。如果保守治療,還能多活上幾天。大家商量,最後決定只能保守治療,打針輸血,盡最大努力治療。

修大法的兒子趕緊在母親耳邊說:「您現在只想『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您一起念。」她用微弱的聲音說:「一直在念啊!」就這樣他和母親連續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四天再做檢查,老人家的血色素不再下降,醫生說有可能出血止住了,腹腔內抽出六大管血水。剩下的血水無法再抽,只能靠她自己慢慢吸收了。反正也就……(意思是活不了幾天了,無所謂了),看她的造化了。

到第六天化驗結果出來了,醫生說血止住了,可以出院了。兒女們心想,這麼重的病,回家咋辦?不能眼睜睜看著老母就這樣離去……

又住了兩天,醫生查房說就這樣了,該用的藥都用上了,癌細胞擴散,我們無能為力了。回去準備後事吧。他們就請醫生給開些藥,醫生說:「沒用了,這麼重,還不如讓她回家吃點好的。」

無可奈何,兒女們把母親拉回家。當時,老人家只能喝一兩口米湯,水都喝得很少。兒女們全在身邊守著看著。第二天清晨,修大法的兒子倒完痰盂回來,嚇了一跳,哎呀!母親竟然在床上坐起身來了!「您怎麼起來了?」她用微弱的聲音說:「我想:真善忍啊!我回家已經躺了一天了,我不能光躺著,兒女們害怕,我想坐起來啊。我一邊想『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一邊用手一撐就起來了。」

兒子激動地說:「咱得謝謝師父啊!」 老人家說:「過幾天我要給師父實心實意磕十個響頭。」從那以後,她就經常坐起來。又過了幾天,竟然可以下床大小便了。回家五、六天的時候,老人家已能喝半碗稀飯,到十幾天的時候,她就不用人攙扶了,自己吃飯,自己上衛生間了。三十多天時,已經可以自己洗自己的衣服了。

老人家和一位小輩說:「『真善忍』就是別人都撒謊,我不撒謊,不用壞心想別人,不害人,事事為別人著想,只對別人好。有事忍耐,別爭,別生氣。我從心裡就覺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心裡就這麼想,並且照著做。」

親朋好友去看她,感到很吃驚:兩個癌症晚期都好了?難以置信。詢問老人家咋好的?她說:「我就是在心裡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好的,法輪功師父給我治好了。」

老人家就這樣給一個個來看望她的人講著,身體也在一天一個變化。回家四十多天後,她竟然能到大街上和街坊熟人講她的神奇故事了。第五十天,身體恢復正常,起居一切自理。

兒媳不讓她說,怕招來麻煩。老人家說:「這事是我自己的事兒,不會有人去找你,你不用怕!我一個字的謊都沒說,都是實話。我這麼重的病出院後,一片藥沒吃,一針沒打,我好的這麼快,快的叫你們害怕!可誰來我都敢說,命都是大法給的,我就要為法輪功說公道話!」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