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紅禍】蘇共暴政釀2000萬死 殘酷模式貽禍中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11月11日訊】新聞週刊(653)列寧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共產黨專政政權,整個俄國,成為共產黨的巨大試驗場。然而,隨之而來的是飢餓,殺戮,無處不在的血腥恐怖。俄共奪權後,立即背叛了「十月革命」前,對農民的承諾。

俄共首任黨魁列寧,到第二任黨魁斯大林,都把農民視為殘酷掠奪的對象。

1918年,由俄共強行一黨專制而引發的內戰,導致俄國陷入糧荒。列寧的對策是,實行「糧食專政」,政府低價強制徵收農民的餘糧。

人權律師郭國汀:「強制徵糧價格僅是自由市場價格的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農民當然不願意把糧食強制賣給蘇聯政府。」

於是,蘇共派出裝備機槍的徵糧隊,到農村挨家挨戶搶糧,許多農民的口糧和種子糧也被收走。俄國農民不堪共產黨的剝奪,幾乎每個省都發生了反抗。列寧一律血腥鎮壓。

1918年8月11日,他要求鎮壓奔薩地區的反抗農民,他的手令寫道:「絞死100個富人富農,公布他們的名字,沒收他們所有糧食……要讓周圍幾百公里的人都看見,都發抖。」

人權律師郭國汀:「鎮壓農民起義最殘暴方式是用毒氣,還有放火燒森林的方式,因為很多農民逃避征糧或逃避徵兵,就躲進森林。圍困他們的紅軍,用毒氣把他們熏出來,結果大量的人被毒氣熏死。」

列寧死後,繼任者斯大林決定加快工業化。斯大林決定,出口糧食換外匯,再進口外國工業器械。他再次把掠奪的目光瞄準農民。

1930年,俄共開始強行推動全盤農業集體化。農民自有的禽畜、糧食、農具、種子全部充公。數百萬反抗的農民遭到處決或流放,財產仍被沒收。

但集體化並沒有提高農業產量。從1928年到1934年,蘇聯穀物的總產量下降了7.8%,而同期的國家收購量卻增加了150%。農民再次因無法交糧而反抗。

為了鎮壓烏克蘭、北高加索、哈薩克等地農民的反抗,1932年至1933年,斯大林製造了一場人為的飢荒:他把這些地區的糧食統統運走,並動用軍隊阻止農民外逃討飯。

有「歐洲糧倉」之稱的烏克蘭,當時有三分之一人口,近1000萬人被餓死,甚至發生過人吃人的事件。

在殘酷掠奪農民的同時,蘇共還成立了秘密警察組織「契卡」,以及勞改營管理總局「古拉格」,用法外任意搜查、抓捕、處決、關押、強制奴工等方式,來鎮壓和消滅蘇共認定的階級敵人,包括神職人員、知識份子、立憲民主黨、以及抗拒盤剝而怠工罷工的工人等等。

據不同的歷史學者估算,僅僅從1917年到1922年,契卡绞死和枪决的人数就达到數十萬到数百万。

而「古拉格」管轄的勞改集中營,前後關押過約1500萬人,相當於俄羅斯總人口的十二分之一,其中,至少150萬人死於勞改營。

據前蘇聯監獄看守巴尔代夫出版的《古拉格繪本》紀錄,古拉格獄警以折磨犯人為樂,皮帶鎖脖,棍打,吊打,性侵,撬棍捅下身,坐燒紅的鐵桶,斬首。一天的奴役勞動後,犯人只能得到一碗湯和300g麵包。因為嚴重饑餓,一些犯人將獄友引到野外殺害後蠶食。女犯人被關入男牢,任人凌辱,很多受害者自殺;囚犯的孩子被視為未來的敵人,一些孩子在前往勞改營的路上就被槍斃。

由於古拉格的勞動力幾乎免費,後來更被蘇共視為牟利的工具。有時勞改營告訴契卡,還需要幾萬名勞工,契卡便展開濫抓濫捕。有時甚至直接將繁華街道的兩頭一堵,將路上所有人都抓進勞改營。

與此同時,蘇共還掀起肅反「大清洗」。在斯大林時代,大清洗席捲黨、政、軍、中央、地方官員、還有經濟、科學、宗教等社會各界,3年之內就槍斃了70萬人,數百萬人被流放或關入古拉格。

時事評論員藍述:「肅反殘酷到甚麼程度?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蘇聯紅軍。蘇聯紅軍的5個元帥槍斃掉了3個;15位將軍槍斃了13個;9位海軍上將槍斃了8個;57個軍長槍斃了50個;186個師長槍斃了154個;陸軍政治委員當時有16個,全部槍斃掉了;軍一級的政治委員有28個,槍斃掉了25個。」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斯大林的大清洗其實並非是獨一無二的,後來中共的大清洗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就連柬埔寨那樣的小國,紅色高棉(柬埔寨共產黨)在掌權的短短4年時間,就屠殺了200萬本國人民,佔人口的四分之一。共產主義的階級鬥爭學說注定了『鬥爭』是它生存所必須的條件,和敵人是否真的存在沒有關係。即使沒有,它也要製造出來敵人進行打擊。」

據《共產主義》黑皮書記載,蘇共暴政導致約2000萬人死亡。蘇共的一系列統治模式,後來又被中共效仿,在中國造成更慘烈的災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