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魔盒打開 基改嬰兒將帶來5大可怕後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1月29日訊】中國大陸科學家賀建奎近日宣稱,世界上第一對女性雙胞胎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消息一出,激起軒然大波。一些科學家認為其嚴重破壞了醫學倫理,並終將禍害人類社會。科學家們也擔憂,此舉打開了「潘朵拉魔盒」,將給人類帶來可怕災難。

中國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瀚海基因董事長賀建奎11月26日宣布,一對經基因改造的雙胞胎女嬰露露和娜娜於本月誕生,並稱他通過基因編輯CRISPR技術,修改了這對胎兒的一個基因,使得嬰兒可以「天然抵抗愛滋病」。

消息一出,引發海內外專家學者的強烈譴責。科學家表明,要預防嬰兒感染愛滋病,方法有很多,並無必要去做基改嬰兒試驗。而這種方法,會帶來難以預估的可怕後果。

隨後有122名科學家發表聯合聲明,形容此項研究是「瘋狂」,並表示堅決反對和強烈譴責。他們表示,這項基因編輯技術早就存在,並非任何創新,但因其帶有的巨大風險和更重要的倫理,全球生物醫學科學家都不去做。

《大紀元》整理「基因編輯嬰兒」給人類帶來的5大可怕風險,內容如下:

1. 誤傷其它基因

修改人體的基因,並不像修改一個機器零件那麼容易。操作過程中很可能出現「脫靶效應」,誤傷其它基因,造成基因突變、基因缺失、染色體異位等後果。

中國科學院生物與化學交叉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椰林對BBC表示,基因編輯CRISPR技術脫靶效應很明顯,「除了目標基因外,還很可能導致其它基因損傷。這種副作用在動物身上經常發生,概率非常高,並不是一個罕見的事情。」

2. 引發不可預期的疾病

一個基因雖然可能有某種致病因素,卻同時可能有預防其它疾病、維持人體正常生理機能的作用。

弗吉尼亞大學醫學院遺傳學家馬茲哈爾·阿德利(Mazhar Adli)在接受「生命科學」(Live Science)網站採訪時稱,這對嬰兒被刪除的基因CCR5,確實可能促成愛滋病感染,但它還有更多重要功能,包括協助白細胞正常運作。

不僅如此,基因並不是獨立存在,還會不斷和其它基因互動。修改一個基因,可能影響其它基因的運作,甚至改變細胞的整體行為,對人的器官和系統都產生嚴重影響。

基因改造所導致的不良後果,是一顆長期潛伏在體內的炸彈,有可能在胚胎期、有可能在發育期、甚至有可能是中老年期才會出現。比如,如果影響生殖系統,可能等孩子長到20~30歲才能看出來;如果損傷其它器官或引發癌症,可能需要40~50歲以後才能發現。

3. 對後代造成不可逆的群體影響

對於胚胎的基因改造,並非單單是對一個嬰兒的改造,而是對整個家族子孫的改造。隨著嬰兒長大,結婚生子,被修改的基因會遺傳給後代。代代遺傳,若干代以後,會有相當大的群體帶有被改變的基因。

然而,這些改動是不可逆的,倘若基因改造在幾代之後引發大規模的、嚴重的遺傳性疾病,後果將難以控制。正如德國倫理理事會主席彼得‧達布洛克所說,「對人類進行轉基因的副作用和後續反應,目前既無法預見,更不能進行控制。」

4. 人造生命

許多科學家和倫理學家擔憂,如果允許「編輯」人類胚胎,屆時就不再是疾病基因被改造,嬰兒的其它基因,如智力、外型等其它身體性能,也將被隨意修改。人們可以通過基因改造技術,隨心所欲地「創造」自己想要的孩子。原本由父母誕生而來的生命,將變成人為改造的生命。

5. 生命本身的選擇權被無視

在胚胎上進行基因改造試驗,獲得的是父母的許可、相關機構的許可,而被改造的卻是嬰兒本身,以至該嬰兒下一代的生命。而這樣的改造,並未得到本人的允許。如果試驗大面積展開,意味著人類在出生之前可以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進行改造,自己無法控制;而出現任何後果,卻需自己承擔。

《日本經濟新聞》報導,研究生命倫理的日本北海道大學教授石井哲也表示,「(經基因編輯)誕生的孩子無法驗證會出現怎樣的健康問題,一旦出現壞的影響,將會無法彌補,這是個莫大的人權問題。」「無論在國內或海外,都不應該進行這樣的人體試驗。」

而新京報記者在南方科技大學賀建奎研究室官網,發現了針對參與嬰兒基因編輯試驗志願者的「知情同意書」。該「知情同意書」寫著:項目的主要目標是「生產」(produce)可以免疫HIV1型病毒的嬰兒,並表示不承擔超出現有醫學科學和技術的風險後果。

英國天體物理學家霍金今年3月離世,他生前留下的警世預言日前公開。他認為,人類可能會透過基因改造讓自己進化成為「超級人類」。

霍金警告,人類一旦透過基因改造創造出超級人類,沒進化的人會被淘汰,或變得不重要。反之,進化的人則會用不斷增長的速度進步,從而會造成嚴重的人類浩劫。

據悉,霍金提到的基因編輯技術,其實就是Crispr-Cas9技術。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