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建奎不懂艾滋病?曝整個團隊從未發表相關論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2月01日訊】製造基因編輯嬰兒的中國副教授賀建奎,聲稱該項目為艾滋病患者帶來福音。但網友翻查其團隊發表的論文發現,沒有一篇和艾滋病相關。曾幫該團隊招募志願者的群主更透露,賀本人根本不懂艾滋病,只是藉此來實驗基因編輯技術。

11月30日,陸媒《三聯生活周刊》刊登了一篇有關這次事件的採訪報導。但報導很快就遭刪除。

在這篇報導中,曾幫助賀建奎團隊在網上招募實驗志願者的白樺,講述了他與賀建奎交往的經過。

白樺是中國大陸最大的愛滋病患者互助平台「白樺林全國聯盟」的負責人。據白樺回憶,2017年3月底,賀建奎第一次和他聯繫時,謊稱自己的研究方向是「艾滋病和不孕不育」,並讓白樺幫他在聯盟內部發起一項關於艾滋病的調查。

不過,白樺表示,從賀建奎當時提供的調查問卷判斷,他根本不了解艾滋病。

報導說,賀建奎實驗室的研究方向其實是基因測序,CRISPR基因編輯等。除了他的導師蒂姆曾經觸及疫苗相關的研究外,沒有資料顯示賀建奎從事艾滋病和不孕不育方面的研究。

白樺稱,到了2017年4月,賀建奎再次聯繫他,說希望能夠通過他招募一些受試者,參與他們的一項研究。白樺有些猶豫,曾經約賀建奎在一家咖啡館見面。

當時,白樺問賀建奎是否了解,艾滋病患者經過抗病毒治療,如果病毒載量降低到檢測不到的程度,就可以正常生育。賀建奎回答說他知道。

白樺追問賀建奎,既然如此,那他開展這項研究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是為開發新產品上市,可能根本無利可圖。

賀建奎當時被問得一愣,然後就開始有關基因的講述,並提到了和免疫艾滋病毒有關的CCR5基因。

白樺說,他最後決定幫助賀建奎是因為兩個原因,一個是賀建奎聲稱想通過編輯CCR5基因「研發新型的艾滋病疫苗」,另一個是賀建奎一再強調這項研究有國家經費支持,對於受試者完全免費。白樺想,這對於非常想要孩子的艾滋病患者來說,畢竟是好事。

白樺還說,賀建奎有一次曾要求他,能否幫助介紹認識一些抗病毒治療定點醫院的專家。

白樺表示,現在看來,賀建奎在艾滋病治療領域並沒有人脈,他只是想從這裡打開一個缺口,然後將基因編輯的技術嵌入進去。

在大陸最大的知識分享平台「知乎」網站上,有實名認證為巴黎第五(笛卡爾)大學前沿生物學在讀博士的郭昊天發文稱,經過查詢發現,賀建奎團隊發表過的論文中,沒有任何一篇與艾滋病(HIV或者AIDS)相關,可見該團隊對HIV感染其實毫無建樹。

郭昊天還說,CRISPR基因編輯技術是從2013年開始發展起來的,但是賀建奎團隊2013年以來發表的文章中,與關鍵字CRISPR、Cas9、基因編輯(genetic editing)、基因組編輯(genome editing)相關的一篇都沒有。




知乎上一名生物學在讀博士指,賀建奎團隊發表的論文中,沒有一篇和CRISPR基因編輯相關。(網絡圖片)



該團隊文章中唯一一個擦點邊的是2009年對CRISPR的模型研究,但是那時候的CRISPR研究和基因編輯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

另一位醫學博士表示,基因編輯技術並不是很難,國內稍微好一點的分子生物學實驗室都能夠完成實驗,但區別在於別人只敢做動物研究。因為基因序列的修改極易導致其它不可知的問題,只要有過基因工程經驗的研究生都知道,簡單的原核表達系統都可能會有各種各樣的未知問題發生,何況人類基因組如此複雜的系統。

上述《三聯生活周刊》報導中,還提到一個最終選擇退出實驗的愛滋病患者。據他回憶,賀建奎團隊當初和他聯繫時,並沒有向他透露將使用基因編輯技術。當時科研團隊成員還向他承諾,如果實驗後出生的孩子不健康,「我們會幫你處理掉」。【相關報導:失敗就殺人?賀建奎曾承諾「孩子不健康就處理掉」

此外,白樺提到賀建奎多次強調有國家經費支持。這可以從此前陸媒報導中得到印證。據報,賀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學和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都為其項目提供資金支持。

基因編輯嬰兒誕生的消息26日由賀建奎本人宣布後,很快引起全球輿論聲討。項目相關的各單位與中共官方爭相「撇清關係」。但外界認為,該項目和中共官方不擇手段爭奪「科技第一」有關。

現在台灣生活的前上海某大學理學教授草祭在推特上分析指,基因編輯嬰兒實驗,應該是由中共官方秘密推動的計劃。賀建奎這次「不小心洩露國家機密」,給中共製造了一個大麻煩。

(記者栗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