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全面對峙】是美國對中共早已開啟的「新冷戰」的回應和反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以中美貿易戰為開端的【中美對峙】將成為新的世界格局,這個分析和預測在前一篇文章中已經有初步的論述。(以中美貿易爭端為中心展開的〝中美對峙〞對中國民主化進程的影響http://www.ntdtv.com/xtr/gb/2018/11/16/a1399572.html … … … …)。在此,我們將進一步分析【中美全面對峙】的新冷戰的必然性及其對以美國為主導的文明世界的挑戰。

文章概要:
對中共的殘酷、邪惡和反人類的揭露和批判已經很多。然而對中共政權的崛起和擴張本性還需要從意識形態與極權主義相結合的角度進一步分析,特別需要揭示近20年來中共對國際社會,特別是西方社會的滲透、傷害和威脅,以加深理解【中美全面對峙】的全部意義。我們的分析是:中共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的新冷戰早已經秘密開始,美國遲來的覺醒與反擊正是對中共新冷戰的回應,雙方沒有退路。未來這場新冷戰必將成為新的世界格局。我們預測,不論在12月初阿根廷G20 峰會上川習是否達成協議,達成什麼樣的協議,都不會改變這場不可避免的,已經開始的中美全面對峙。同時我們希望,那些仍然對中共抱有同情,幻想和有利益關係的某些華爾街集團等,深刻認識中共政權的本性及其威脅, 拋棄幻想和綏靖,由此對民主世界的安危,對世界和平發展,對中國民主化進程都尤為重要。最後,中國人該怎樣藉助國際局勢契機,在各個戰場,與中共暴政決戰!

深刻理解共產極權專制政權的本質、崛起及其被忽視的現實

有人經常把共產專制政權與法西斯相比較,好像最壞不過法西斯。其實共產極權主義及其政體比法西斯極權主義政體更為可怕。後者雖然給這個世界帶來了巨大的災難,然而它出現的歷史時期最為短暫,並且由於西方世界對其極大的警惕,這個極權政體在二次大戰後就走向絕跡。而西方對共產極權專制主義的認識在前蘇聯解體後卻走入歧途:他們忽視了共產黨勢力對外擴張、滲透和顛覆的必然性,倡導與其合作,導致被滲透和侵害。其原因是複雜的。

世界上最早出現的極權主義是共產黨極權主義,它與歷史上所有的專制政權都不相同。這種黨國極權主義,包括單一執政黨、獲得權力的途徑完全是封閉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世界觀、真理觀和意識形態、用量體裁衣的憲法保障他們唯一的領導地位、對經濟的國家控制、壟斷大眾媒體、實施政治恐怖、消滅私人空間、在冷戰中對抗西方,極力推行世界革命。現階段,世界革命的形式是隱秘新冷戰。

「極權主義概念」在民主與專制對峙的冷戰時期發揮了巨大的積極作用。它在意識形態上讓極權主義統治者無處藏身,啟發歐洲和美國等民主世界的民眾與社會對他們的警惕、對抗專制共產黨勢力的擴張、滲透和顛覆。最終導致前蘇聯共產極權的覆滅。

然而,在前蘇聯解體後,出現在理論上開始否定極權,宣傳威權,不是反對專制,而是和解、共存,寄希望於演化。他們提出的所謂「為落後國家現代化提出另外一條路」 ,不僅麻痹了國內民眾對於維權人士,異議人士,追求民主人士的理解和支持,而且大大舒緩了共產黨專制在國際社會的壓力。

在實踐上,西方不再把共產黨看成對自己的威脅,不再警惕共產極權的危害,而看重的是中國的市場,勞動力,以及有毒工業加工地。於是就有了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和美中戰略合作關係的確立。其結果是以經濟發展為支撐的共產極權制度進入一個新階段。這個新階段的特點是:高舉民族主義大旗的紅色帝國崛起,這種崛起和黨國中興的「中國夢」相結合,重新回到個人獨裁和馬列毛原教旨主義,拒絕普世價值、嚴厲鎮壓異議聲音。這個極權政體對內重複進行欺騙,仇恨,鎮壓和恐怖的循環,對外加緊對外擴張、滲透和試圖顛覆民主制度。而後者因為隱藏進行而被西方世界長時間所忽視。 
 
中共一直視美國為天然死敵(天敵),請拋棄幻想,正面迎戰!

雖然在歷史上,美國多次幫助過中國,也多次對中共表示過好感和合作的願望,(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智庫的講話也指出了這點),但中共卻一直視美國為天然死敵(天敵)。為什麼?這是由中共和美國對立的國家性質決定的。中共的極權政體性質和意識形態屬性決定了它勢必視美國這個最大的民主國家為敵人。這一點,在中共各個歷史時期從未變過!一如當年斯大林的紅色蘇聯對自由世界的挑戰。

美國民主政體是包容各種思潮和黨派的,也容忍共產黨組織和共產主義思想在本國的存在,因此中共極權和共產意識形態統治下的中國不會是民主美國的敵人,除非中共主動侵害美國利益或者他國主權、本國人權。

而共產黨國家及社會是一個由西方引入的世俗「類宗教化」的社會。共產黨的完全意識形態化不過是一種世俗化的政教合一。這種一黨專制的制度形式和意識形態上的專斷,在公共甚至私人領域都不能容忍其他信仰、獨立意志的存在,而崇尚自由的民主制度及其價值體系就成其為天然的敵人。這個天敵,就好比是羊群中的狼,它的威脅或許是潛在的,或許是現實的,或許是批着羊皮的。經濟的全球化,使得這隻崛起的狼的威脅從潛在變成了欺騙下的現實威脅。這種現實的威脅是以一種「新冷戰」的形式出現。共產意識形態對人類社會的威脅從未斷過。

新冷戰的迷惑性加上美國傳統,使得美國民眾仍然視蘇俄為威脅的觀念根深蒂固,他們對中共的侵略性缺乏認識,沒有把天敵從蘇俄轉向中共,這種近況,引起人們對中美對峙長期性戰略的擔憂。這種戰略會因為誰做總統而改變嗎?怎麼才能喚醒和加深美國各界、美國人民對中共的認識,這是中國民主運動的一個重要任務。請拋棄幻想,正面迎戰!

在上篇文章中我們預測,中美這場民主必勝的零和博弈的路徑是:貿易戰是開端,(新)冷戰是主導,熱戰是局部,高科技軍事威懾是後盾,經濟圍堵和制裁是主要手段,誘使中共進入軍備競賽是拖垮其國力的策略。然而這條覆滅共產極權的生死之戰要走得順利,還需要美國人民深刻認清共產極權的性質,危害和威脅,理解中美兩國本質上,性質上的敵對、對抗、衝突是不可避免的。同時認清什麼是新冷戰,才能掌握應對模式。

中共早已開啟對美國和西方世界「隱秘的新冷戰」,而且 效果已經顯現

「新冷戰」不像傳統冷戰旗號明確、陣線分明、公開對抗。新冷戰在外觀上是不明確的甚至充滿玫瑰色,其特點有:
在宣傳上,中共用一套完整的欺騙性政治和外交術語、概念欺騙全世界。他們使用一套民族主義的蠱惑性語言反對美國霸權,不提意識形態。對內忽悠國內公眾、對外動員「第三世界」追隨者。他們在政治尊重、平等協商、國家安全、經濟發展、文化多元等各個方面提出了所謂「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在這種狡猾、隱晦的「新冷戰思維」下,運用中國經濟已深深融入世界的特點,運用資本家要賺錢,政客要選票的機會影響美國和其他國家政治。而這在舊冷戰年代絕難想像。新冷戰中的衝突更為隱蔽、更技術化、更悄無聲息、也更無孔不入,包括網絡間諜、黑客攻擊、治理模式輸出、文化軟實力滲透等等。讓對方難以抓住把柄。

在現實操上,新冷戰所說與所恰恰相反。中共在南中國海的瘋狂填海造島、拿下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主權、對非洲大陸的腐敗開發和在拉丁美洲的迅速反美推進、對伊朗、朝鮮等國家的明暗支持,破壞貿易規則,偷竊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傾銷產品,不公平補貼等等。真實動機和戰略意圖體現強權推動的新冷戰,體現紅色帝國勃勃上升的雄心和行動原則。體現「合縱連橫」、「遠交近攻」式的中國傳統博弈思想和征伐邏輯。

新冷戰「中國模式」對自由民主價值觀和國際秩序的挑戰。

中國模式利用、放大人性的弱點,並在此基礎上進一步腐蝕人性、摧毀社會良知和法治秩序,嚴重挑戰世界文明,因為它威脅當代人類文明建構中那些最根本的原則——良知、人權、自由、憲政民主和國際正義等等能否存續。

中國模式體現出來的「效率」被廣泛認可,它甚至被想像為西方民主之外的另一種選擇,同時迷惑美國年輕人對社會主義的認識陷入誤區,抽查中有60%的年輕人贊成社會主義。

中國模式不講前提的對外援助,是中共在外交領域攻城略地的重要方法,也是瓦解、顛覆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重要手段。一帶一路對相關國家的債務綁架,主權侵害,腐敗輸出等等是一條有去無回的單行道。大外宣、軟實力輸出與搶佔海外媒體市場成為中共外交領域的重大戰略。

中國模式用精心包裝的「文化」招牌推出孔子學院。用文化多樣性抵禦普世價值。其結果我們已經看到,中共對美國大學,學術機構,中文媒體,自媒體,華人各種組織的全面滲透。在這個進程中,西方自由的社會條件,是中共社會滲透的基礎。狼被允許在羊群中覓食。

【中美全面對峙】:美國遲來的醒悟及其為民主價值而戰的挑戰

威爾遜總統在一戰結束時提出一個重要的思想是「必須將民主政府向全世界普及」,這是實現人類集體安全的制度保障。為此,我們「必須摧毀任何地方的可能個別、秘密及獨斷獨行地擾亂世界和平的專制強權,如果目前無法摧毀,至少也要壓制它到近乎無能為力的地步」。前蘇聯共產極權的勝利完全符合威爾遜主義的理想。

然而,美國對中共帝國崛起及其內具的挑戰性質,卻表現得遲鈍和誤判。冷戰的結束,美國政治家們就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中蘇,認為蘇聯才是共產主義的惡魔,中國是幫手。即便發生六四天安門屠城,在華爾街的壓力下,美國很快與中國開始了買賣,希拉里·克林頓對中國的新定位是「非敵非友」,某種意義上,這反映了當時美國政治家面對這個新崛起陌生物的深度困惑。

直到2017年底,美國才在它的官方文件《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首次表述了對中國作為全球第一號「戰略對手」的擔憂。這個報告承認,美國必須「重新思考過去20年的政策——這個制度基於這樣一種假設:即與競爭對手的接觸以及將其納入國際機構和全球貿易,將使他們成為良性的參與者和可信賴的合作夥伴。在很大程度上,這個前提被證明是錯誤的」。「中國和俄羅斯正在挑戰美國的實力、影響和利益,企圖侵蝕美國的安全和繁榮。中俄意圖通過削弱經濟自由和公平、擴展軍隊以及控制信息和數據來壓制社會和擴大他們影響力」。

這種遲來的醒悟令人興奮。然而這種醒悟卻將美國價值與「美國優先」的現實主義戰略結合在一起,是以半結果半意識形態為導向的戰略,它沒有揭示21世紀人類正在、或將要經歷的「新叢林」時代的兇險:西方民主制度在自身遭遇問題的情況下,怎麼面對以中共為首的共產極權的崛起以及世界多地區威權主義政權的起死回生、重新興盛。人類民主化的大趨勢不會改變,但局部的動蕩甚至倒退有可能發生。我們必須正視民主遭遇的困境,同時對紅色帝國的未來做出冷靜分析。

中共對博弈之新冷戰性質的刻意遮蔽,使得人們往往看不到這種爭鬥的複雜性、多面性和殘酷性。本文的目的旨在指出和強調,面對新冷戰,美國沒有退路,唯有全面迎戰!美國需要警惕二戰之前英法綏靖退讓導致的張伯倫陷阱 !

我們可否期望:這種不徹底的中美對峙戰略是一個短時間的過渡調整期,是以貿易反擊戰取勝為先的策略,是期待全社會的轉變和支持,也或許是在等待與中共的一場局部戰爭的轉機。我們相信川普說的,他已經為G20 阿根廷的談判準備了「一輩子」。我們敦促和相信,美國終於醒悟,不再為經濟利益而漠視中共的人權侵害,不再以僥倖的心態忽視和迴避中共這個文明世界的「天敵」。世界愛好自由民主的人們在不久的將來,能否看到自由燈塔的美國,將重新為那曾經令人心動的民主價值而戰?!

我們怎麼做

中共紅色帝國的得勢藉助於這個世界提供的諸多偶然,它的衰敗卻植根於自身機體內部的原發病灶,只要這個機體不改變,病灶的擴展、癌化和死亡就是必然的。我們對人類的未來抱有信心。

中國民主化進程有賴於體制內出現新的開明力量並能和民間自由力量相結合。然而民主力量如此之薄弱,中國未來的歷史尚在生成之中。致力於中國民主事業的人士怎麼擴大民主力量?怎麼運用中美全面對峙的契機,促使中共垮台,民主得以實現,任重而道遠。大家需要各盡所能,尋找一切機會,以期達到「全民共振」,全民起義之效果。

民主化過程中,所有人的努力都是寶貴的,所有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力量。只要我們心中有槍, 就知道怎麼與中共全面不合作,在每一個被侵權的事件上勇敢的維護自己的權利,同時支持他人的維權行動。中共最終會在每一個人所加的稻草下壓垮!為自由中國,請大家行動起來,決戰暴政,百折不撓!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