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北京出爐對美新戰略 習近平面臨根本體制抉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概述:無疑,10月份到11月份這段時間,是北京高層確定「不對抗、不打冷戰、按步伐開放」新中美戰略的關鍵時期。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在「川習會」前已經知曉了孟晚舟被抓一事,習近平仍然顧全大局承諾結構性改變。但是,僅做到這一步是不夠的,習近平接下去必須儘快對根本體製做出抉擇。

香港媒體日前稱,中興事件使得中方認識到關鍵科技的巨大差別以及習近平定下的對美新戰略這兩大原因,使得中方這次在孟晚舟事件中對美表現冷靜,防範中美關係「滑向更壞局面」。但在我看來,如果中國體制不變,中美關係惡化不僅不可能逆轉,而且新冷戰不可避免,北京最高層已到了抉擇的關鍵時刻。

港媒:北京定下「不打冷戰、按步伐開放」的新戰略

《香港經濟日報》12月10日報道,「川習會」後孟晚舟出事,給中美重啟和談帶來陰影,但是這一次中方對美明顯姿態低很多,皆因中興事件後讓北京認識到關鍵科技差距很大,同時習近平已經定下「不對抗、不打冷戰、按步伐開放、國家核心利益不退讓」的策略,不欲因此影響中美談判大局。

外界觀察到,孟晚舟被抓事件曝光後,官方引導的輿論怒火對美對加區分明顯,主要是針對加拿大扣押孟晚舟,要求加拿大放人;但是對於提出抓捕和引渡要求的美國,卻保持了高度的剋制。

此前,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境外媒體都對華為事件查詢中方反應與立場。由始至終,發言人耿爽回應都沒有激烈措詞,表現冷靜,基本只重申:中方已就此事分別向美加提出嚴正交涉,並表明嚴正立場,要求對方立即對扣押理由作出澄清,立即釋放被扣押人員,切實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正當權益。

《香港經濟日報》的文章稱,外交部這番回答,皆因中央最高層已定下對美「不對抗、不打冷戰、按步伐開放、國家核心利益不退讓」的策略,該退讓的讓,換取戰略機遇期。目的就是要儘力將中美關係拉回正軌、防範滑向更壞局面,傷及中美乃至全球經濟。這個是大局,中方不欲這場「突發性」的華為風暴,破壞此前苦心經營的中美重啟對話安排。

另外,中興事件令全國反省,中美在關鍵技術上差距甚大,之前一些浮誇宣傳誤導最高層,也誤導老百姓。今年中,《科技日報》總編輯劉亞東一次講話引來輿論廣泛關注。他指出,公眾有必要了解更多的東西,尤其應該知道,「我的國」也有不「厲害」的地方,甚至還受制於人!

他舉了一個例子,美國的F135型航空發動機經過改進,其推力竟達到22噸(中國殲20戰機,發動機推力只有13.5噸)。如果精尖技術、硬件、人員交流被歐美封殺,」絕對百害而無一利「。

文章稱,基於上述兩大原因,中方今次顯得冷靜及理性,保持「戰略定力」令中美關係不致脫軌。

經濟和社會危機加劇,才是北京妥協的更根本原因

港媒對於北京高層轉變的原因,筆者不敢苟同。12月初,我曾經撰文,分析稱最根本上還不是中興事件,而是因為10月份開始中國經濟已經開始進入崩潰模式,由此導致的大規模失業接下去會導致在中國新年(春節)和「二會」前激化社會矛盾,危及政權。(詳見《10月起中國經濟開始崩潰 是習近平對川普妥協根本原因》

在該文章中,我分析認為10月份財政收入首次負增長3.1%,不是官方說的財稅政策變化原因,而是稅基(中國經濟總增長)出現了根本問題。目前驅動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也已經失靈,經濟下滑嚴重,而且債務危機積累到了不可能大幅靠加高槓桿發展經濟的老路了,民營企業家和民間的信心喪失,已經無心經營和消費。短期內這是不可逆轉的,也必然會導致經濟危機和金融危機即將爆發。

11月27日路透社報道了第十一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賀慳對2019年經濟的展望,也與筆者的觀點一致。賀鏗認為,「在經濟下行不斷加大的壓力下,困難在增加,積累的風險和隱患暴露越來越嚴重,有可能引發金融危機,明年中國債務違約問題會進一步暴露」。賀鏗還認為,2019年金融機構的「呆壞帳率快速上升,有估計會達到15%」, 這將是一個天文數字。

也許有的人不認同我的判斷,認為過於悲觀。但是,請注意,從時間看,北京當局全面緩和持續幾年的強硬去槓桿和大規模的「國進民退」政策、強勁發力拯救股市,始於10月8日劉鶴和「一行二會」領導人的密集講話—–特別提醒當天是星期日。10月31日之後,習近平更是親自出面,連續召開扶植民企的中央高層會議,以及推動出台很多拯救經濟和發展民營經濟的政策。

「春江水暖鴨先知」。不管中國統計局給出如何看似好看的數字,或宣傳部門給出如何漂亮的救市解釋,第三季度的經濟嚴重惡化是無疑的。

以上是經濟危機的分析。關於社會危機,我在前述文章中分析,主要原因會來自大規模失業。

目前僅官方媒體報道的失業人數就有740萬(稱是「回鄉創業「),而官方從主觀上有會縮小真實數字的的傾向。那麼,一旦1月1日加征關稅,考慮到中國企業的習慣是春節前後是企業決定未來,那麼中國新年和「二會」前後會帶來更大規模失業,這會危及社會安定。

而且,還不僅是失業,未來大半年還面臨上千萬年輕人就業難題。11月28日,教育部副部長林蕙青稱, 2019屆畢業的學生僅大學生有843萬人,而今年據國內媒體報道,今年10月起,國內企業已經基本上都凍結了新人招聘,同時卻開始大量裁員或者「優化」。那麼新畢業的年輕人如何對待?

保守估計,到明年夏天,現有失業、新增失業、加上即將畢業即失業的大中專學生,恐怕會超過2000萬人,這些人如果沒飯吃,可能聚集到北京,造成統治危機。

在這種情況下,北京對美妥協,無疑會緩和即將到來的兩大危機,對於老百姓也會減少傷害。在我個人來看,我認為這是明智的選擇。

川普未來會更多採用精準打擊的工具

而且,我認為,川普之所以同意延後加征關稅,不僅是為了談判,還蘊含戰術工具選擇的重大轉變。美國可能越來越多的採取精確打擊的方式,對關鍵企業和關鍵個人進行打擊,這比單純關稅方式帶來的影響更大;而且,對美國本身的傷害也會更小。—–順便說一下,未來一段時間,對新疆百萬人被關押「再教育營」負有責任的陳全國書記和相關高科技企業得小心了。

華為此次遭到的「公主」被抓事件,是之前的李尚福事件加中興事件的放大版。而過去半年,李尚福事件和中興事件,已經對北京高層產生了極大的震撼。

1、中興事件中,美國斷芯幾乎造成中興猝死,那個時候分析人士已經擔心規模更大的華為一旦被制裁不可避免同樣的結局。結果,是福是禍,華為還是沒躲過。

2、李尚福事件,美國對軍委軍需裝備部長凍結了他個人在美國的資產,並且吊銷了其家屬的綠卡。這對中共核心家族的震撼遠超加征關稅。

據我了解,從2018年中開始,特別是李尚福事件後,中國主要利益集團和核心家族已經不再刻意要求北京最高當局對抗美國,而是樂見習近平對美國主動妥協。否則,單靠習近平本人,還是無法完全無視這些核心利益集團的影響。

這次,「川習會」期間,華為「長公主」突然間被抓,更是讓高層膽寒:誰再刻意挑動仇視和對抗美國,誰就可能成為被打的出頭鳥。要知道,中國部長以上官員中,絕大部分都大量有資產和直系親屬在海外,雖然可能不在美國,但是美國既然能夠跨境加拿大抓人,為什麼不能到別國?或者直接凍結瑞士銀行的財產呢?

體制不變,新冷戰不可避免,北京最高層已到抉擇的關鍵時刻

往更深層原因看,中國目前的體制是造成中美關係進入死胡同的根源,北京最高當局應該儘快做出抉擇。前述北京對美「不對抗、不打冷戰、按步伐開放、國家核心利益不退讓」的新戰略,雖然港媒沒有給出具體的制定時間,但是據我觀察,在「川習會」期間,已經有類似內部對美政策的消息流傳。而從中共內部政策制定程序看,往往都需要一個內部達成共識的過程,因此,關鍵變化也很可能發生在10月份深圳市委政策研究室吳思康對中美關係根本轉變的報告在高層內部傳播之後。

10月初,希望之聲獨家獲得的深圳市委書記批示的文件顯示,深圳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吳思康經過調研,得出結論是川普政府將中國從利益攸關方列為挑戰利益的主要戰略對手,對中共政策從「接觸戰略」轉向「全方位圍堵」。而且,美國內部由分裂轉向對遏制政策高度一致,都開始要求中共做出結構性改變,變成「自由民主國家和自由市場經濟」。報告還特別提到現在美國的行政、立法、國防態度一致,美國工商界也因為近年在中國遭到不友好不公正對待,因此支持貿易戰。

該文件還承認,美國現在希望中國做出根本性轉變,走向「自由民主國家和自由市場經濟」。

內部人稱深圳市委的這份文件已經在北京高層廣為流傳。這就是說,儘管以上香港媒體的文章稱北京這次低調,是為了避免「被美極右派拖入科技冷戰的泥沼」,但是那只是媒體說法,實際上,中國高層已經認識到了,現在美國在對待中共的態度上,已經沒有了所謂的極右派。儘管共和黨和民主黨在國內政策上針尖對麥芒、不肯相讓,但是在對中政策上, 是完全一致的。

這意味着,至少從10月份起,北京高層和智庫,開始更冷靜思考和對待中美關係,並且逐漸統一了認識,即:一方面,中國經濟已經面臨崩潰模式,如果對美一味強硬,導致美國對中國的技術封鎖和經濟隔斷(深圳市委文件有分析),中國經濟只能更加惡化,另一方面,既然中美關係發生了根本性轉變,不管是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已經對中共強硬,那麼靠對抗川普、拖延待變、或支持民主黨試圖顛覆川普都已經沒有了意義,直接對川普妥協是唯一出路和更佳選擇。

而且,我還認為,11月4日,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也會使得中國高層面面相覷:原來曾經寄希望於川普下台,美國可能會緩和對華政策,但是現在看來,川普下台,副總統彭斯接任,會對中共更加強硬!那還不如直接對相對靈活的商人川普妥協,還可能有更大的迴旋餘地和溝通空間。

在「川習會」前,我們還觀察到,美國前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11月7日在新加坡的一個國際論壇上警告說,如果美中不解決目前的分歧,兩國之間可能會出現一道「經濟鐵幕」。中國最懂經濟的高層領導人之一,王岐山還親自出席了該論壇,與保爾森還進行了溝通。

幾天後,「老朋友」基辛格親自跑到北京,告訴高層:「中美關係再也回不到過去了,要重新定位」。

北京高層與這些「老朋友」還有什麼私下對話,以及從公開講話中讀懂了什麼更多的內涵,不得而知。

今年對北京的國際盟友政策也是一個沉重打擊。不僅曾經寄希望的歐洲和日本沒有對抗美國的「單邊主義」(北京話語),很多「老朋友」國家還對「一帶一路」上門退貨;G20期間,各國還一致同意改革WTO。

川普APEC期間,美國還有一系列大動作,彭斯發表了更強硬的對中國「一帶一路」擴張野心的抨擊,與日本達成了印太經濟戰略的700億美元扶植相關國家,而且把這個本來由北京贊助的不是主場的主場會議硬生生給攪了局,29年來第一次沒有發佈領袖聯合聲明。

而原來各界認為四處樹敵、會焦頭爛額無力顧及中美貿易戰的川普,竟然奇蹟般的在半年時間完成了或者接近完成與主要經濟體的貿易新協定,北約NATO的國防費用分擔也達成了基本共識,而且,這些國家還可能把美墨加新協定裏面的「毒丸條款」變成合作樣本。

無疑,10月份到11月份這段時間,應該是北京高層決定重新與美國談判,確定「不對抗、不打冷戰、按步伐開放」新國際戰略的關鍵時期。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北京這次在「川習會」前已經知曉了孟晚舟被抓一事,習近平卻不動聲色,而是認真的花了45分鐘,對於中國結構性改變,對川普做出了全面承諾。

……

總之,北京最高層現在已經到了一個抉擇的關鍵時刻:

如果繼續保持現有的體制,90天後結構性改革的承諾就會成為一紙空文,會受到美國以及盟國越來越大的遏制,新冷戰不可避免,而不掌握核心技術的中國經濟,在西方社會的科技和經濟全面遏制下,不可避免的會出現崩潰;

如果北京最高領導者拋棄現有的中共體制,才可能走向世界主要發達國家的期待的「自由民主國家和自由市場經濟」。如此,就會得到西方社會的支持,給予足夠的緩衝和改革時間,中國不僅走過目前這個坎兒,而且會獲得新的戰略發展機遇。

深圳市委書記批示文件

深圳市委文件得到了市委書記和副市長等的批示。(來源:希望之聲獲得的內部文件)

深圳市委文件認為美國行政司法國防對遏制中共高度一致,工商界也支持對中共貿易戰,來源:希望之聲獲得的內部文件

──轉自《希望之聲》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