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立國原則之五:造物主創造一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8年12月16日訊】(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美國史話》製作人方偉綜述)美國的先父們在第五項立國原則中向人民宣示:世間萬物均由上帝創造,因此,在上帝面前,所有人類均享有同等的庇佑,亦承擔同等的責任。

英國在17世紀有一位哲學家,也是位醫生,他的名字叫約翰‧洛克,是文藝復興時代的一位重要的啟蒙思想家,他的思想後來影響到法國的盧梭、伏爾泰,還有許多人,包括美國的建國先父。

在建國先父的先賢榜上,除了西塞羅、孟德斯鳩,還有這一位約翰‧洛克。

約翰‧洛克:上帝存在是理性思維下的簡單結論

我們中國大陸出來的大多數人都是無神論者,「上帝存在嗎?我怎麼看不見。」上帝或者神是否存在,對我們來說,常常是個太複雜、太玄的問題。

但是對約翰‧洛克來說,這件事情再簡單不過,上帝當然存在了。為什麼呢?

我們人人都知道自己存在,這個不需要證明,好比笛卡爾說過:「我思故我在」,人感受自己就足以知道自己存在。

所以約翰‧洛克說,上帝存在是同樣的道理,是用理性思維想一下就能夠得出的簡單結論。

他說,世界上的萬物,星球的運轉,萬物的生長,人的眼睛、耳朵、器官的神奇等等這一切東西,能是用自然力隨機碰撞出來的嗎?即使我們手裡的一支鉛筆,我們都知道不是隨機碰撞出來的,而是人造的。這個宇宙充滿了讓人驚異的萬物和萬物背後的各種機制,整個宇宙天體的存在和有序運轉,它能是隨機碰出來的嗎?你用理性去思考,有可能嗎?有多少可能,碰撞出九大行星有序地圍繞太陽運轉?背後是同樣的物理規律?有多少隨機的因素,可能碰撞出一個人體,甚至是一朵花、一片葉?

無神論是沒有理性思考「神是否存在」的問題的人

約翰‧洛克認為,這和自然法是一樣的,用你簡單的理性思維,就足以知道那些精密的、美麗的、不可思議的世界上的萬物,當然是由比這個世界更高、更智慧的生命才能造得出來的。

無神論是不願意思考神的問題的人,卻敢盲目下結論。無神論常說有神論者是不理性的,其實,無神論者才是不理性的,才是真正的迷信,因為他「堅定不移」地相信所有這一切神奇的世界一定是沒有緣由而「自然」出現的,儘管他所有的人生經歷和理性思維都告訴他,這個宇宙,再隨機都碰撞不出一支簡單的鉛筆。

上帝是高於人的生命 是偉大的藝術家

洛克接著往下推理說,我們知道人是理性的,有思考和推理的能力,而創造人的那個生命比人高,所以他當然也具備思維和推理的能力,只不過更強。那麼,我們人很自然有對與錯的標準,有著正義、不正義的標準,那麼造人的那個神更高,這些標準他也一定有,只是更高、更準確。

當人聽到別人對錯誤的懺悔,會寬恕他,而造我們生命的那個生命一定有同樣的特質,否則他不會把我們造成這個樣子,他肯定有這個東西,只不過更偉大。洛克甚至認為,上帝一定很幽默,因為人有幽默的特質。上帝也一定是一個偉大的藝術家,因為從他造的世界的美好中,你可以看出來他的藝術。

所以上帝的存在,其實放眼世界你就會知道,就如同你知道自己存在一樣,這叫不證自明。

布萊克斯頓:上帝創世 也給了世界應該遵循的規則

另外一位英國法學家,叫威廉‧布萊克斯頓,他創建了牛津大學的第一個法學院的課程,他所在時期早過美國憲法幾十年。布萊克斯頓對當時美國的建國先父們也頗具影響。

布萊克斯頓說,上帝造了世界,當然也給了世界它應該遵循的規則。他並且說,上帝並不是冷漠和超然的,上帝其實會回應禱告。

所以那個時候在美國,很多的人經常會禱告,甚至經常不吃飯,沐浴然後節食。因為他有事情要對上帝講,他就要純凈自己的身體和自己的心靈去向上帝禱告。

華盛頓在他的第一次就職演說中,就說過這樣的話,他說:「沒有一個國家比美國人更能夠認可和崇拜上帝的那隻無形之手。」在整個美國獨立戰爭中,如果沒有上帝那隻手來干預的話,他有67次危難都沒法過去。華盛頓說,他經歷67次的神蹟,因為他禱告。

其他的建國先父也記錄了很多文字,在整個確立憲法的過程中,很多難關也都是在神的指點和庇佑之下才走過來的。

所以布萊克斯頓說上帝其實是回應禱告的,上帝是在我們身邊的,他並不是超然的、冷漠的,他造了世界之後不是高高在上不理我們了,他就在我們身邊。

上帝的神力,這就是華盛頓當時的看法,以及這些建國先父們的看法。

「我們相信上帝(In God We Trust)」,這是美國這個國家法定的座右銘,這句話按美國法律必須出現在美國所有的貨幣上。美國人在法院出庭的時候、在國會聽證前、在總統就職的時候,都要向上帝宣誓,講實話或忠於職守,斯考森先生說,這不是走一個形式,而是這個國家所篤信的,是美國的立國原則之一。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