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709案家屬剃髮明志:「我可以無髮 你不能無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12月18日訊】【今日點擊】(3341-1)

提要
709案家屬剃髮明志:「我可以無髮 你不能無法」
六四人物袁木去世 官方稱其「共產主義戰士」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們在節目中講,我記得在西遊記、封神演義,這是我們中國人看得多的。裡面在談到妖怪的時候,女的喔,談到妖怪的時候,基本都是跟性有關,跟這些淫亂有關。妖怪去吃唐僧肉,女妖怪吃唐僧肉,一定是以誘惑的方式,以男女的概念故事來出來,一切,一定是這樣,一定是這樣。偶然咱們說起伊甸園,後來講夏娃背後也是被那條蛇,被這個妖怪給誘惑之後,內心中類似出現了這種,有人說她是因為她不聽神的話,從修煉者從信仰者的角度來講,是這麼回事。古蛇,撒旦,只要讓夏娃知道廉恥之後,他就得手了。當她一旦知道廉恥,她就去誘惑亞當。亞當無防,不設防,被她誘惑之後,他自然就是一個墮落的過程。

人間,有了人間了,人間是生命墮落的過程,肉慾的過程。所以到了今天,性感的一切到處都是,到處都是。餐館起名字叫豔遇,不累死你王八羔咧,你天天吃驢你也受不了。豔遇啊,你媳婦進去你放心,你媳婦還說,看人這名字,起得挺跩,你小子懸了。其實就這麼回事,但今天太多人根本看不懂。所以生命內在的概念,男女之間內在的概念在於他的靈性上。男女的存在,是世界是陰陽對應的,否則的話就存在不了,就不平衡。可是這神造的一切他有靈性,他們自個兒就能幹在一塊兒了。被誘惑的時候,才出現了現在的環境,才自然產生出現在的環境,就是人的環境,它就是髒的,就是髒的。

有朋友說甚麼叫髒。你看談情說愛的,樂得屁顛屁顛的對不對,各個都屁顛屁顛的。一幹了那種事情的時候,個個都說是髒的,你那髒東西,那髒東西,全是那麼說,沒語言差距。所以生命內在的屬性是一樣的,只不過今天沒有能力認識了。因為他老想自個兒偷著樂,老想自個兒偷著樂,髒東西都給別人,老覺得自個兒乾淨,其實是髒的。

709家屬剃髮明志:「我可以無髮 你不能無法」

自由亞洲電台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709案的家屬剃髮明志,我們可以無髮,你們不能無法,昨天發生的,挺感人的。那王全璋的太太呢做為第一個,一共4個人,那女士們把自己頭髮給剃掉,然後就是一種行為上的表達,我們可以無髮,女人,但你不能無法,來抗爭這個制度。我個人看,在推特上我個人看到之後,我個人也挺感觸的。人們頌揚的,人們能夠接受的,是這一份生命內在的這種尊嚴對吧。那做為妻子去營救自己的先生,面對邪惡的一切,你說她要獲得甚麼,其實她真正要的就是生命的尊嚴,一個個體生命的尊嚴。

這個社會,任何一個社會,只要扼殺個體它就是邪惡的,扼殺個體就在扼殺整個世界。因為這個社會中,沒有任何第二個個體跟你是一樣的。你的獨立,你的天, 你的地,你的尊嚴,你的一切,都是獨立的,所以扼殺個體的就是邪惡的,就在扼殺世界。這共產黨的邪惡的生命品質就在這裡,而今天的人認識不到,是因為今天太多人是貪慾、慾望、性感。所以讓中共有了一個藉口,扼殺掉你們惡的,其實它是萬惡之源。

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原珊珊,針對的概念就是王全璋律師、李和平律師、 謝燕益律師,和709的公民翟嚴民早前被酷刑的問題,所以這是一個相當感人的故事啦。王全璋是709事件當中,至今關押到現在,沒有任何結果的律師。我早在節目中跟大家講過,從王宇律師開始,所有這些被打壓的律師,都是,他的根本原因都是他們替法輪功學員打官司而造成的。2015年當時我說,2015年是個大審判之年,審判生命的善與惡,他的定位。

2015年之後,16、17、18,你看到的習近平的做法完全轉向,跟原來不同。2015年之前,2013到2015是一個他,2016到2018是另外一個他,很有趣的。而就在2015年,交錯的出現了相應的一些事情,甭管是709事件,天津大爆炸和這個金融政變,這些事情沒有正面去推動習近平意識到中共的邪惡,卻反向走出來。他在同年推出了中國製造2025和人類命運共同體,人類命運共同體。而在當時比較積極的現象呢,就是9月3日他第一次大閱兵,用了當時中華民國的老兵節。在10月底他見了馬英九,能夠接受馬英九的中華民國總統的概念,所以在那一年他是交錯的。結果到了2016年就出現相當大的改變,出現相當大的改變。所以善與惡的過程中呢,不好說啦,就是說各自的選擇啦。

李文足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王全璋案各級司法部門和主審法官,完全無視法律規定,自編自導辦案流程。她就講了主審法官在赤裸裸的違法,導致嚴重超出規定辦案期限。其實在我眼睛裡,沒人願意承擔這份責任,這恐怕是關鍵。他上到最高的政法委的書記,他也不敢判這個案子,可能是這個,可能是這個。所以王全璋的案子拖到今天,是中共上面在反腐打壓中,習近平跟他的另外政治,跟他的敵對政治勢力對壘過程中,出現交錯和沒有結果的一種表現。

六四人物袁木去世 官方稱其「共產主義戰士」

1989六四,1989六四的代表式人物袁木死了,官方稱他是共產主義的戰士。有人說他是不是死了見馬克思,不知道,有的人說能見,有人說不能見。晚年的兒孫滿堂,幸福,生活幸福,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是中共優秀的黨員。他的兒孫呢永遠背著他的這一份稱號,永遠背著他的這一份稱號。所以咱說不好,他們的兒孫在未來的時間裡會怎麼樣,但是在當年89年,在他謊言殺了學生之後,他自己的女兒卻透過他的關係到美國留學,這是很奇怪的,到美國留學。

在辦簽證的時候,當時的簽證官大聲的問她你爸爸是誰,做女兒的呢,我相信她永遠會記住那一幕,一生她都忘不了。簽證官並沒有因為她是袁木的女兒而拒簽她,所以這就是司法獨立的一種標誌,這是司法獨立的概念。而中國人大陸人根本不明白,也不願意明白,因為不關自己的事。只要跟自己利益所關,都順著自己利益的角度說,快到有一個算一個,說實話有一個算一個,全順著自己利益的角度說,所以其實就是惡的,就是惡的。

那在他當時的環境中呢,形成了一段佳話。袁木給他的女兒帶來的傷害,將是永久的一生的。他死去了,兒孫滿堂,兒孫滿堂。換個角度來講,這兒孫的一切,在人的利益角度來講他是幸福的,在生命內在的煎熬的角度來講,你問問他們,誰難受誰知道,跟李蓮英一樣,誰難受誰知道。那好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