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中國經濟處處驚心 明年面臨三大關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8年12月27日訊】2018年即將走入尾聲,即將到來的2019年,中國經濟前景是吉是凶?是福是險?有太多的不確定性。有分析認為,每逢八或者九,中國經濟總是發生巨變。展望2019年,中國經濟堪稱處處是危機,有三大關鍵詞尤為重要。

2019中國經濟前景堪憂

英媒《金融時報》12月25日刊登署名評論文章稱,2018年,黑天鵝(是指極不可能發生,實際上卻又發生的事件)成群翱翔,從中東亂局到石油驚天暴跌再到冷戰博弈。對於投行經濟學家而言,往昔的技術指標顯得有些力不從心,而對於2019年的不確定性,則不言而喻。

對於2019年的經濟前景,北京當局也提出罕見論調。在12月18日舉行的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習近平表示,「未來必定會面臨這樣那樣的風險挑戰,甚至會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

隨之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破例指出,「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而中國人大教授、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日前在一場論壇上,也以「四十年未有之大變局」為主體發表演說。

他更透露一個驚人內幕,中共官方稱,今年第三季度GDP增長率下行到6.5%,並預測全年GDP增長率為6.5%。但據官方一個非常重要機構的內部研究小組測算,今年中國的GDP實際增速到目前為止是1.67%;如果採用另外一種測算方法,則GDP增長是負值。

向松祚還指出,今年中國股市已有83檔股票市值跌破93%,1018檔股票跌破80%,2125檔股票跌幅約七成,還有3150檔股票腰斬,這等場景已經堪比1929年華爾街股市大崩盤。由此可見,中國經濟的實際情況有多糟。

《金融時報》的文章梳理了2018年三大關鍵詞:貿易戰、低回報以及軟階層,指這些因素不僅影響了2018,在2019年會更為重要。

貿易戰影響中國道路

回顧2018年,最大的關鍵詞是美中貿易戰,它將影響中國的道路。文章認為中美貿易衝突並不是因為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上臺而驟生,這背後是對於中國加入世界經濟體系後一連串矛盾的集中爆發。

過去四十年中國的經濟成就,加入世界經濟體系的重要度不言而喻。但外界認為,中國自2001年加入世界經濟組織(WTO)以來,並未兌現入世承諾,中共對國企的工業補貼、盜竊知識產權及強制轉讓技術、設置貿易壁壘,在國際上採用不公平貿易競爭手段,大肆傾銷商品,掠奪式攫取財富。

這一切,遭到美國及更多西方自由世界國家的強烈不滿和抵制,貿易戰就在此時爆發。

川普總統一再表示,美國需要的是和中國進行公平貿易,僅此而已。貿易戰是為了促使中國走到公平貿易的道路上來。

11月12日,美、歐、日等國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交了改革方案。主要內容為,如果成員國在未通報WTO的情況下持續對本國產業採取優惠措施,將進行處罰。除了美歐日外,台灣和阿根廷也加入提案陣營。這一提案被指針對中國。

WTO規定,引入可能影響貿易的補貼和制度之際,成員國有義務向WTO通報。然而,中國大陸長期對鋼鐵等產業提供過度補貼,卻幾乎從未提交過報告。

改革方案提出,若未報告的國家在2年之內不改正,則該國無法擔任WTO理事會的主席等職務。如果1年之後仍不改正,則將被認定為「停止活動國」,限制該國的發言機會。也就是說,如果中共堅持不改變,很可能會被踢出WTO。

美中對抗成定局

文章認為,美中貿易摩擦除了實質利益衝突之外,更在於雙方所理解的全球秩序並不一致。美國立場轉化可謂40年來未有之變局。

目前,美國對華戰略已從之前的「戰略接觸」走向「對抗性競爭」。外界普遍認為美中對抗性競爭關係已成為定局,不會因貿易談判結果而改變。

美國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在該中心近日舉行的美中關係是否進入「新冷戰」的研討會上認為:基於川普政府已經和將要採取的更多措施,美中對抗性競爭已成定局。

他表示:「因為中國(中共)的原因,我們已經退出了《中導條約》。我們制定了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也在加強四國聯盟。我們反對『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我前面也提到了非洲戰略,也是從中國的角度出發的。我們看起來也在應對中國的網路入侵。所有這一切,都不會因為中國重新購買我們的在實施關稅前他們就購買的大豆而改變。」

戴博指出,這並非美國單方面動作,而是中共數十年一直把美國當作最大的安全挑戰。他說,這樣的關係先於川普和習近平上臺,在他們之後也將繼續存在,這是歷史性的結構調整。

中國經濟拐點

如果貿易戰衝擊意味著國際秩序的變化,經濟低回報則意味著中國經濟的趨勢拐點到來。中國正進入一個投資回報降低的時代。

文章稱貿易戰,去槓桿,L型增長都是今年媒體頭條的關鍵詞,但是對於大國小民而言,更應該把握經濟的長期趨勢變化,這與企業經營、個人職業、未來人生息息相關。

目前,貿易戰已令中國經濟陷入困境,股市大跌,私營企業紛紛倒閉、外資撤離,以及正在爆發的「失業潮」。

中國軟階層

未來中國面臨的宏觀環境並不那麼友善,往昔之日加大槓桿就能獲得高額回報的時代,基本已經告一段落。對於中國城市中等收入者而言,將會有更多人步入軟階層境地和消費降級。

未來,中國將迎來一個「軟階層」社會。軟階層社會最大特徵並不是剛性的階層固化,而是階層流動的柔性壓抑,表現為階層向上通道變窄,向下的漏口卻真實存在。
通俗的說,就是中國的中產階層根基不穩,在經濟下行的衝擊下,可能不堪一擊,驟然跌落至「低端人口」。目前,中國房租上漲風波已讓不少中產階層焦慮不安,未知的風險和不確定性更會讓他們如履薄冰。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