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中共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被判無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12月27日訊】【今日點擊】(3348-1)

提要
中國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三宗罪被判無期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過了聖誕節,沒想到還在演繹著瞠目結舌,在大家說到底2019年會甚麼年的時候,26日美國股市,美國道瓊斯股市創造了它的,歷史上的最大的漲點,漲了1086點。從來沒有過,大概接近6%,標準普爾跟那斯達也都漲了6%,那斯達漲了6%點多。這應該在整個美國股市的歷史中,很少有的現象。

進入12月分,也就是習近平跟川普進行峰會之後,12月21日美國股市一路跌市,每天2%、3%,2%、3%沒見過。川普玩命講話,沒用,一直跌到了在聖誕節前,在聖誕節前夜的時候,聖誕節夜的時候就24日這天,它其實才開半天的,結果它還跌了3%點多,沒有過,很少這樣。通常在12月20日之後呢,在交易所當中都很清淡沒人去做股票,都出去過節去了,但是今年就顯得非常地不一樣。結果誰也沒想到在26日瘋漲,漲了天下沒人知道為甚麼。

與此同時,在26日對王全璋律師進行公開,它叫祕密審理。王全璋律師是2015年709事件當中,最後一個還沒有得到,就是沒有一個結果的維權律師。從被迫害的角度來講,他們共同的特點,跟709事件當中第一個被抓的律師,王宇律師是一樣的。在過去時間裡他們都像高智晟律師一樣,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從而遭受迫害。709律師當中絕大多數都是這樣,一共涉及到大概2、300人,但是呢大家要知道全球有多少律師啊,老了去了。而這2、300人呢,幾乎他們都有著共同的,與高智晟律師共同的類似的經歷。

他們真正以所謂法治的概念,只能這麼講,在中國社會中以法治的概念,按照法律的條文,對人真正的人提供的保護。那當他尊崇這條路的時候,卻遭到了這個政權的迫害,709律師是非常非常典型的。結果選在2018年突然的祕密開庭,24日才通知家屬但又不許家屬去,把李文足他的太太都給關到,就是國安公安都給他們堵在家門裡。在天津二院開庭,說他涉及到國家祕密,所以叫祕密開庭。

一個維權律師涉及到國家祕密,如果這麼個說法的話,外頭撿破爛的同樣涉及到國家祕密對吧。這就是中共下的法律,你聽起來有沒有道理?有道理啊,關係到國家安全問題。但它是不是渾球?它連渾球都配不上,渾球是人,它不是人。它渾球是人不是人,渾球在怎麼渾球他是個人,他知道一個基本的,人應該是這樣吧,我做不好但人應該是這樣。那不是人它不是,那不是人它跟你講道理,馬建打個嗝然後那邊你正好,用一個管子把他嗝給收走了。那是國安的最高的領導人哪,把他嗝給收走了,你就能分析出來他昨天吃了幾瓣蒜,這都甚麼東西啊這個。

但一個維權律師涉及到國家機密,它就是這麼個連繫,所以我說它根本不是人,因為你聽起來是有道理的,你一順著它道理你就是傻出圈了。而當他們涉及到法輪功的問題的時候,那中共的出手就跟其他問題就不一樣。王全璋律師很厲害,在開庭之後突然宣布他解約,官方給他請的律師應該是劉衛國,他給解約他把律師給廢了。他把律師一廢呢這庭審就沒戲了,它往下走不了了,所以又休庭了。

這是圍繞著26日同樣出現的事情,在我個人的眼睛裡就是,你會看到一些,很多表現是出乎意表的,而這出乎意表的表現呢,在給明年瞠目結舌,在劫難逃的2019年做著鋪墊,我以為是做著鋪墊。大家會看到目不暇給的看到很多故事,而這個故事呢有一個算一個,被朋友們能夠應接不暇吧,所以又瞠目結舌超過自己的觀點,超過自己的看法。

也在26日,然後中共又把馬建給判了,判了無期。所以他在年前,他在這個聖誕節跟普通的新年之間,經常在這個期間處理大案子,原因就是海外的媒體全都休息了,絕大多數人都休息。所以它真正懼怕,中共懼怕在海外正常媒體的報導,對真相的解釋。所以它自己的選擇時間,它自己在安排這件事情的本身上,它自己知道自己做的,是跟人類的正常價值觀是對立的。

中國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三宗罪被判無期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馬建被判三宗罪被判無期。在宣判書裡面呢它提到了郭文貴,這個它講說情節特別嚴重,影響特別惡劣。那如果這麼個說法呢,也就是中共在判馬建的時候呢,很多原因是這2年跟郭文貴有關係。很顯然郭文貴的曝料的,郭文貴的所作所為,對今天的中共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頁。判他是大連中院,鑑於馬建的犯罪事實,證據涉及到國家機密,8月16日依法對該案,進行了不公開的審理,那馬建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服從判決不上訴,幾乎成為了在近期所有案子當中的,與中共有關係的,無論是貪腐案、受賄案,只要有跟中共有關係的,基本都是這麼做的,基本的結果是這個結果。當官的人知道在中共的司法體系中的,它的殘酷性,也知道在任何的做法中只能,他如果上訴按照司法的角度上訴的話,他將遭致更加殘酷的對待。馬建就是這種直接執行者當中的,主要在過去10年裡主要的執行者之一,他從2006年到2016年,一直是公安部副部長。同時他主管國安體系,特別是在香港和海外,營建的這種間諜跟特務系統,所以他太知道是怎麼樣了。

三宗罪、受賄罪、強迫交易罪和內幕交易罪,所以只判他錢上的罪,沒有任何政治罪。你會看到在現在的環境中,習近平在3月分之後,在所有被判的官員當中,他們的政治罪名幾乎都沒了。這是在我眼睛裡認為,當習近平完全獲得權力之後,突然又從國家體系轉向黨的體系,他一路走過來2013年到2018年,無論是修改憲法、十九大,他一路走過來,是樹立國家的權力體系。當國家的權力體系他通過改變之後,獲得權力之後,他反過來又走到共產黨身上;當反過來走到共產黨身上的時候,那些被他打下來的官,全都失去了政治罪,全都按經濟罪名。

其實馬建本身呢卻是在,他是真正真正的曾慶紅的馬仔,那他是替江澤民、曾慶紅來打擊,來看家護院打擊習近平的人。結果在最後判他罪的時候,人家成為一體的了嘛,所以就變成了他個人的經濟罪。那個人的經濟罪呢,也就是馬建替曾慶紅、江澤民背了黑鍋。打擊的是他具體辦事的人,結果留下了主子,現在看就是這麼回事。當以經濟罪判的時候就無所謂了,他想怎麼判就怎麼判,就瞎掰了,已經失去了被抓捕的意義,失去了被抓捕的真正順天意而為之的那種意義,我覺得沒了。

然後文章裡,它談到馬建跟郭文貴之間的關係,這個原來其實都是一種回復了,這是相互你說誰是誰的手套,這種事情太多了對吧。沒有官,生意做不大;沒有做生意的人,官那個錢弄不出來。你說誰是誰的手套,沒辦法說,這是攣兄弟,孿生姊妹,他是配著對來的,這個體制之下是要這種狀況,才能掙著錢、才能辦了事,害的是每一個人、每一個家庭。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