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歲松有靈 蘇武負雪說勁節

花間集錦 文化漫步 作者:允嘉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8年12月28日訊】

冬至,冬天到了最寒冷的時節,用什麼抗寒最有功效呢?熱澡、暖炕、暖爐……總不如寒松凌風負雪的自在。「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早有傳名!

松樹古來擁有百木長的桂冠,千歲材的美稱。《太平御覽‧天部十二》引《瑞應圖》說 :「王者德至於天,和氣感則甘露降於松柏。」就是說帝王至德能感動天,使得甘露降於松柏,這是一種天人之間瑞應的展現。《史記‧龜策列傳》說「松柏為百木長也,而守門閭(鄉里的門)」;也有說宮殿梁柱就取材於松。從這些書上的記載反映了松樹在中華文化中特立不凡的一面--松不僅僅是千歲之材,而且具有靈性。

松樹古來擁有百木長的桂冠,千歲材的美稱。(pixabay)

松樹靈驗  千歲松示預言

說松樹有靈性的故事,拾掇史書間實在不少。

《開元天寶遺事》卷二有一段「枯松再生」記事,展現松樹的靈性。說唐明皇遭逢安禄山之亂時,金鑾匆匆奔四川。此時,宮中的枯松復生了,枝葉葱葱青青,宛如新植的一般。後來唐肅宗時平定了安史之亂復興唐朝國祚。千歲松樹復生預告了吉祥,一點不假。

五代十國時代的《唐摭言》記載一則和松樹有關的預言夢。一個虔州南康人叫夢鐘輻,他建了山中書齋,並在庭中親手植了一株松樹。不久夢到一個朱衣吏告訴他:「當松圍三尺的時候,你將會及第。」夢鐘輻不喜歡這個夢。後來三十多年過去了,鐘輻才策試錄取。這時他讓人去量一量松樹,松圍果然是三尺大小。

孔子有言:「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論語.子罕》),真是一語萬古新。後來《荀子.大略》說:「歲不寒無以知松柏,事不難無以知君子,無日不在是。」進一步闡發了孔子的話,不管何時、不論何處,君子屹立如寒松,在在展現逆境不改志、不畏難的貞節與操守。「凌風知勁節,負雪見貞心」(南梁‧范雲《詠寒松詩》),可敬可佩!這樣的精神形象,在漢朝的外交大使蘇武身上展露無遺。

蘇武牧羊  歲不寒無以知松柏

蘇武牧羊,《晚笑堂竹荘畫傳》插圖。(公有領域)

北海牧羊十九年的蘇武,傲岸挺立在寒風大雪中,彷彿一棵寒松,展現處變不變、威迫不移的堅定操守。班固《漢書》中,表述有漢一代鑄造偉大功績的人,「奉使則張騫、蘇武」,蘇武和張騫齊名都是使節的代表。

孔子說過:「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就是說志士仁人,沒有貪生怕死出賣正義的,都是捨生忘死維護正義的人。蘇武就是「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偉丈夫。根據《漢書》記載,蘇武出使匈奴,留置胡地十九年,強壯的中郎將出了國門,還國時,鬚髮盡白。

頂天立地的老松。(pixabay)

蘇武和副使張勝出使匈奴。張勝暗中與策反者聯通,蘇武本不知情,因謀反失敗漢使被拘。[1]匈奴單于拿蘇武審問,蘇武不受屈辱、不受威脅,不惜自殺守節,卻被救活了過來。匈奴單于賞識蘇武這樣的威武大丈夫,想盡辦法要讓他歸降,將他幽禁在大窖中,不給吃不給喝。蘇武吞旃毛、飲冰雪,數日不死。匈奴以為他是神人,就流放他到冰天雪地且無人居住的北海邊牧羝羊(公羊),而且不給食物,告訴他說「公羊能哺乳你就能回來」。

牧羊北海邊上的蘇武掘野鼠、嚼一切能找到的草,除了睡覺時,一直持著漢朝天子所賜的使者信物--旌旗,展露堅貞的志節。旗竿上的犛牛尾落盡,也沒動搖自己為使守信的志節。[2]

松果。(pixabay)

後來匈奴單于讓漢朝的降將李陵招降他。李陵和蘇武當年都在漢朝任侍中,是熟識的同事。李陵在北海數日設宴作樂,試圖說服蘇武:你在這無人之地受苦,不降也歸不得,你的信義又有誰能見得?(「終不得歸漢,空自苦亡人之地,信義安所見乎?」)

蘇武說:「我已經死了很久了!匈奴王一定要招降我,請結束今日的樂事,我就死在你面前!」

李陵感佩蘇武死不改志的勁節,想到自己的遭遇與選擇[3],不禁淚流滿衿,說道:「你是真義士!陵與衛律(另一個歸降者)之罪上通於天。」從而與蘇武決別了。

匈奴與漢朝和親關係好轉,蘇武得以歸國。李陵設宴送行,千言萬語難以描述他此時的複雜心情,他舉起衣袖開始起舞而歌。(公有領域,Wikimedia Commons: Ecelan/大紀元合成)

漢昭帝在位時,匈奴與漢朝和親,昭帝遣使要回蘇武。蘇武懷著一顆誠信忠心歷經十九年的苦難,終於回到自己魂縈夢繫的漢土。他回國後受封為「典屬國」一官,掌管蠻夷歸降者。

功成歸來  丹青上麟閣

漢宣帝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匈奴終於朝貢歸降。宣帝回憶往昔輔佐有功的忠貞將相使臣,令人在麒麟閣畫了十一名功臣圖像,表揚功德,典屬國蘇武也在名列中。後人有「功成畫麟閣」、「功名麟閣上」、「丹青上麟閣」的詩句,傳頌著將相名臣的功德事蹟。

松樹終年長青四季不改,「貫四時而不改柯易葉」,君子懷著如松一般不變不易的仁德,神也能感應,「如松柏之有心」神祐庇護也就不求而給了。

-參註-

[1]:匈奴中會緱王與長水虞常等謀反匈奴。虞常早年認識副使節張勝,聯通他謀反之事,張勝給予金錢資助。結果起事前事蹟敗漏,匈奴將漢朝使節拘禁,本不知情的蘇武也被留置。

[2]:在北海數年後,蘇武遇到遊跡北海的單于之弟於靬王,蘇武能網紡繳、檠弓弩得到於靬王的喜愛送給他衣食,後來又給他馬畜、大帳篷。後來於靬王病死了,蘇武的馬畜牲口被劫走,他的生活又回到原來的狀態。

[3]:《漢書‧武帝紀》騎都尉李陵將步兵五千人出居延北,與單于戰,斬首虜萬餘級。陵兵敗,降匈奴。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