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述】孔傑榮:中國之變可能早於人們想像(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12月29日訊】【今日點擊】(3350-2)

【石濤評述】

提要
孔傑榮:中國之變可能早於人們想像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這是2018年瞠目結舌的最後一期節目,因為是在過年期間嘛,所以也沒有什麼太多的新聞,那大多都是總結性的內容。

大家看完這期節目呢,就進入了萬劫不復在劫難逃的2019,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習近平把鄧小平的偽裝外衣給扒了,所以你看到習近平的治理下的共產黨,是完整的裸奔的最邪惡的,一個生命的共產黨。所以人們認為他叫大倒退,大倒退的說法是在利益上的說法,太多的人希望吃好的、喝好的,男的玩女的、女的玩男的,這就是在利益、慾望的層面,一個最大的自我自由的放縱,生命的倒退,沒人去認識只想自己得到。

習近平的做法,卻把這個東西給喀嚓了,所以人都不買他的帳。而同時呢,他又把共產黨的那一份的邪惡,連骨頭都沒有完全展現在人的面前。一個人大多數人,從自己利益的角度受到傷害,而反對他習近平、反對共產黨,可是他呢自己又是一個共產黨的,生命理念受害者,他自己就是一個,淫蕩下流的生命的本身。可是這個東西呢,又被習近平的純正的共產黨給喀嚓了,他就反他、罵他、恨他,客觀的結果造成了人在反共,你說他習近平偉大不偉大,個人。

所以很多人根本看不懂,這是我跟大家講,習近平個人選擇,是他個人的事情,而他生命的存在,已經完完全全用了半年時間,把共產黨推到這兒這是真的。歷史上沒有這樣的人,他正好經歷了一個毛澤東、一個鄧小平,共產黨正反兩面。就是手心手背兩面,這是一個完整的共產黨,當他經歷過之後,他七哩喀嚓把衣服全給扒了,把共產黨的衣服都扒了,跨,給落在這兒。他叫純淨黨的隊伍,他說了一句叫純淨黨的隊伍,又給共產黨立了規矩,叫共產黨員管理條例,一看那個東西跟正常生命全對立的。

孔杰榮:中國之變可能早於人們的想像

孔杰榮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說:習近平是今天的大老闆。是,他不是大老闆他也沒能力給弄成這樣,他必須對中共令人震驚的,壓制政策全面負責。沒錯,你可以這麼說,全面壓制政策,沒跟你說嘛,他共產黨把褲叉都給扒了,自己都脫了,我就是這東西,所有人都知道他就這東西。但人們在選擇,你能不能從中選擇到你生命的善,而不是選擇你生命的利益,這是需要一種悟性。但是客觀上你只要反共,在神的慈悲的框架下,它又等於是救了你,它等於是救了你。

習近平倒行逆施,使他成為毛澤東所說的反面教材,它的作用促使中國的改變來的更快。你看,不就這事嗎,反面教材,共產黨裸奔,那老百姓知道共產黨是什麼東西,它也就生存不了,凍也凍死了,大冬天的喔。孔杰榮目睹了從文革到開放,到習近平專制的歷史變遷,雖然他可能活著看不到,習近平專制結束的那一天。你看,菁英他就不知道人的定數,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到哪一天,這是他自己說的,但是呢毛澤東不會永遠活下去,那他對習近平有同樣的感受。沒人能活下去,不就是定數的表現嗎,不就是定數的表現。

68年文革最糟糕的時候,發表了關於刑事司法的書,毛澤東不會永遠活下去,可怕的文革壓迫不會長久,中國人民不會容忍,會改變,會有改革的,我今天對習近平有同樣的感受。改革鄧小平出現了,你接受嗎?孔杰榮先生接受嗎?他以改革之名殺了學生,扭臉他又是更大的改革家,你接受嗎?殺掉別人滿足自己的自由,和慾望的放縱,這就是今天很多中國人,面對89六四的態度。有這個態度的基礎,就有了十幾年前活摘器官大規模出現,而人們卻漠視它、接受它、認可它,因為覺得只要有一天我老在外頭淘氣,腎不行了我換個腎,有地方換,我跟你講很多人是這個對吧。所以站在利益上,站在放縱上,你一定是惡的。

孔杰榮79年80年81年,我和太太住在那裡教書,訓練中國的經濟官員。所以他是最早接觸了改革開放的年代,最早接觸,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79年開始大開放,77級78級剛開始讀書,79級正經八百,開始有學校上來的學生。所以他在這個時間裡頭,第一時間裡頭進入到北京,去訓練官員,讓他們懂得國際商務法。所以他的基礎站在了當年那個基礎上,而那三年是傷痕文學的年代,所以他在社會上,可以看到很多人性的東西,那是真實的,傷痕文學的年代。所以就像我說張藝謀的電影,張藝謀電影很多人喜歡看,它就是縱慾,在一個禁慾的背景之下,縱慾,就成了大道爺了,真邪了門了。

孔杰榮講,我幫了他們制定了稅法,當時沒有,我幫助了他們,很多美國公司個人繳納中國稅,當時需要外匯,一切都為了賺取更多的外匯,美國財政部批准了中國的稅收立法,我們幫助了他們,那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時期。沒錯,沒有人認為中國會成為一個民主國家,會成為一個更秩序的國家,尊重法治和人權。他經歷了那個年代,他卻迴避了89六四的屠殺對吧,大家可以看到說40年後如何如何,美國出現對中國的敵意等等等等。他這裡根本就沒談到89六四,他是個專家他是個學者他經歷過,但是在他的生命理念上,他意識不到他的做法中,就是他意識不到中國共產黨是一個邪惡的生命,他只是在政治跟社會的層面,去尋求更好的生活。

習近平是個獨裁者,是可以這麼講,相信法律統治是個獨裁者,一切按照他的命令行事,希望用法律作為控制人的武器進行操作,不允許自由存在、不允許辯護律師,他不允許人權活動,什麼都不允許。是,他其實這裡有一個背景的東西,

就是在中國社會已經徹底被摧毀了人的信仰。那人的自由、人的權利、人的公平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慾望的基礎上,這個東西如果是改成美國社會的話,很可怕的。

朋友說我不信,沒什麼不信的,開著法拉利去搶老玉米,就是這個生命基礎。在今年聖誕節很多地方送火雞,給那些無家可歸的人,你知道有多少大陸人的老人去搶火雞,家裡住著三百萬的房子。搶火雞吃不了繞世界送,有朋友說你胡說,我身邊就有,有人還要送我火雞咧。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這是金科玉律,他失去了人的認識,失去了尊嚴的本身,用面子代替人的尊嚴。當不懂得尊重別人的時候你說他是人嗎?尊重別人就是約束自己,才能談到尊重別人。

相信中國一定會發生改變 ,權力壟斷不結束,永遠沒有真正的法治。他只能談法治,你跟高級動物它能有法治嗎,所以這是一個沒有人性的回歸,哪裡有什麼真正的法治。他很有名的學者,這個紐約大學的終身教授應該,在我眼睛裡不過如此,真的不過如此。要有人的認識才去談真正的法治,在一個極端放縱的高級動物的社會環境中,沒有什麼公平沒,有什麼這個那個的,所謂現在西方社會的框架結構,那是很難的。今天的中國人最需要先樹立的,是對人自我的認識,生命來源的認識。2019萬劫不復,在劫難逃,大家新年快樂。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