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西班牙化的「契卡」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26)作者:史蒂芬‧庫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讓-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在6月16日和17日針對POUM的行動之後,對托派等所有「叛徒」的系統性搜捕就開始了。共產黨人利用警方蒐集的信息展開這些行動。他們設立了非法監獄,稱為瑟卡(ceka),即把俄羅斯首個祕密警察機構契卡(Cheka)的名字西班牙化了。現已知曉這些地方的名字:巴塞羅那的中央瑟卡位於天使門大道(Avenida Puerta del Angel)24號;其它分支位於加泰羅尼亞廣場的科隆酒店、馬德里的前阿托查(Atocha)修道院、瓦倫西亞的聖烏爾蘇拉(Santa Ursula),以及埃納雷斯堡(Alcaláde Henares)。一些私人住宅也被徵用,作為拘留、審訊和處決的中心。

1938年初,約200名反法西斯主義者和反斯大林主義者被關押在聖烏爾蘇拉瑟卡。該瑟卡很快被稱為西班牙共和國的達豪。「當斯大林主義者決定開放一個瑟卡時」,一名受害人回憶說,「附近就有一座小墓地正在被清掃。契卡主義者有一個惡魔般的主意:他們會把墓地的墳墓打開,讓骨骸和正在腐爛的屍體完全暴露在人們眼前。即使最難以馴服的犯人也會在此屈服。他們有一些特別殘忍的酷刑手段。許多囚犯被用腳整天倒掛著。他們把其他人鎖在很小的櫥櫃裡,只在靠近臉部處留一個細小的氣孔用於呼吸……最惡劣的手段之一被稱為『抽屜』:囚犯們被迫蹲在方形小箱子裡好幾天。一些人關在那裡8到10天都無法動彈。」為了幹這種工作,蘇聯特工們使用了道德敗壞的個人。這些人認為,他們的行為已經得到「熱情之花」(多洛雷斯‧伊巴露麗)的批准。她曾在瓦倫西亞的一次會議上說:「寧可殺掉100個無辜者,也不放過一個有罪之人。」

對酷刑的使用是系統性的。一個常見的手段是強迫囚犯喝肥皂水──一種強力的催吐劑。一些手段是典型蘇聯式的,比如剝奪睡眠,或將囚犯關在被稱為櫥櫃牢房的狹小空間內──囚犯在那裡無法坐下或站立,無法移動四肢,幾乎不能呼吸,而且眼睛因被用電燈照射而持續失明。在《古拉格群島》中,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在描述自己抵達盧比揚卡時,就詳細描寫了一間這樣的牢房。

就地處決也是常見的做法:「軍事調查局和NKVD的成員阿斯托加‧巴約(Astorga Vayo)中尉提出了一個防止逃跑的絕佳方法:由於囚犯是5人排成一排,如果有一人失蹤,他們會為此射殺另4名囚犯,他們還揚言,前、後排也要射殺。他的一些同志反對這種做法,但巴約儘管被解除職務,還是被提拔為萊里達省(Lérida Province)奧梅利斯德納蓋阿(Onells de Nagaya)集中營的負責人。該集中營是加泰羅尼亞的主要集中營之一。」

對處決的總數意見不一。卡蒂婭‧蘭道(Katia Landau)給出的數字是,官方和非官方監獄中共有15,000名囚犯,其中包括1,000名POUM成員。當時進行調查的伊夫斯‧利維(Yves Lévy)提到「約有一萬名的文職和軍人革命者在獄中」,包括POUM、全國勞工聯盟(CNT)和伊比利亞無政府主義聯盟(FAI)的成員。一些人死於他們所受的虐待,包括與POUM緊密結盟的獨立工黨(1932年從英國工黨分裂出去的一個激進的社會主義組織)的記者鮑勃‧斯米列(Bob Smilie),以及華金‧毛林的兄弟曼努埃爾‧毛林(Manuel Maurin)──他曾被佛朗哥的追隨者囚禁過,但在巴塞羅那的模範監獄(cárcel madelo)裡得免一死。據朱利安‧戈爾金說,到1937年底,聖克拉拉(Santa Clara)約有62人被判處死刑。

POUM被鎮壓下去,社會黨人也被以計謀擊敗和邊緣化,就剩下無政府主義者了。在共和派對那份軍事宣言(譯者註:指佛朗哥的政變宣言)還擊之後的幾個月裡,農業集體農莊(agrarian collectives)在無政府主義者的影響下擴散,特別是在阿拉貢(Aragon)。1937年5月的事件發生幾週後,阿拉貢的村莊和城鎮被突擊部隊圍攻。集體農莊代表大會(Congress of Collectives)被接管;8月11日發布了一項命令,命令解散阿拉貢議會(Aragon Council)。議會主席華金‧阿斯卡索(Joaquín Ascaso)被逮捕並被控盜竊。他被一個名叫何塞‧伊格納西奧‧曼特孔(José Ignacio Mantecón)的總督接替。此人是一名共和左翼成員、共產黨的內奸。這是對CNT的直接攻擊,旨在破壞其基礎。

共產黨人恩里克‧利斯特(Enrique Lister,他已在卡斯提爾﹝Castile﹞進行大量行動,如對農民團體的處決和暴力)的指揮下,在第27師(被稱為加泰羅尼亞統一社會黨的「卡爾‧馬克思」師)和第30師的協助下,第11師解散了集體農莊。數百名自由鬥士被逮捕,並被從市議會中剔除,由共產黨人取而代之。已經變成集體農莊的土地物歸原主。這次行動,選擇與針對薩拉戈薩(Zaragoza)的一場大規模行動同時進行,為的是那場攻勢的準備工作使這些行動顯得好像名正言順。儘管數百人遭屠殺,但農民們還是成立了更多的集體農莊。在卡斯提爾,針對農民的行動是由知名共產黨將領、綽號「農夫」(El Campesino)的瓦倫丁‧岡薩雷斯(Valentín González)所領導的。據塞薩爾‧M‧洛倫索(César M.Lorenzo,譯者註:1939年—2015年,西班牙歷史學家)說,岡薩雷斯甚至超過了利斯特的殘忍。又有數百農民被屠殺,村莊被燒毀。不過,這一次全國勞工聯盟以武力反擊,並制止了「農夫」的運動。#(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