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政法委介入「千億礦權案」最高法風雨飄搖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1月09日訊】【今日點擊】(3359-1)

提要
政法委介入「千億礦權案」最高法風雨飄搖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前兩天北京再次出現了,一個男人拿著大槌子,砸傷了大概20來個學生,有3、4個是重傷的,看了照片砸的都是腦袋,那這是最新的一個類似的事件。我個人來講在這種事件本身發生,在我個人的理解上說實話不是新聞,我覺得不是新聞。城管去砸地攤的時候,跟這個東西是一樣的,有人說城管那是執法,他這也是執法,我不騙你。城管執法是在中共政權下,說有那麼個條文;那他的做法是反條文的,那手心是肉手背不是肉嗎,他反條文的。

中共的條文、法律的條文,會造成只要你進入它的體制,你就是一個權力的擁有者,你是一個法律的代言人,你是法律的執行者。當習近平簽署了相關的法律說,警察在執法中,可以對任何人和東西的傷害,不負責任的時候,這可不僅僅是個警察國家,這不僅僅是個警察國家。警察,任何一個警察國家,他同樣是站在人的基點上,他很少聽說是從法律的角度說,一個執法者可以任意打砸,和傷害任意的生命,當他值勤的時候,只要他穿上警服工作的時候,他可以任意這麼做。

國家,他代表的是國家,他對他的任何行為都可以不負責的,那叫警察國家嗎?那可不是啊,那可根本不是,這不是國家,這不是人的國家,這是養豬場。養豬場你說那飼養員對豬傷害了,牠老闆也不幹啊,所以人都不如豬咧!其實裡面的含意是包括這個,那當它的這樣的條文出來之後,北京出現了去打學生的概念,那這個人是在他的具體工作中,在這個體制環境中,他的生活受到了傷害。據說是他的合同是不合、簽不下來還是怎麼樣,沒飯吃。

你沒飯吃我砸你們家的孩子,人說那些孩子跟這個國家沒關係,是我們各自私人的,張三、李四、王五、何六,他不是,他不認為。在這個社會是權力者的社會,當我失去了一個基本生存權的時候,但我又要去表達權利的時候,這是我唯一能夠做到的。很簡單,我死了我繞20個去,有一個算一個。這同樣是一個在展現權力、在展現壓迫、在展現這個社會的生命價值觀呢。政法委這麼幹的,習近平這麼幹的,省長這麼幹的,城管這麼幹的,開窯子這麼幹的,那賣淫的也這麼幹的,殺人越貨也這麼幹的,他的基點是在一條線上。

而中國人的生命基點大多數,大陸人的生命基點全在慾望占有上,所以他就一脈相承,這是一個,中國社會是一個在他的管理過程中,在他運作過程中非常有條不紊,他的內心核心價值,非常清晰的這麼一個社會,而這個社會是反人類的。所以完全是一個慾望的社會,當是慾望社會的時候,權力擁有了絕對的價值。

習近平在去年3月分,宣誓就職改完權力之後,所有的今天中共的領導人從上至下,拿他沒招了,拿他沒辦法啦。這是今天中國社會的權力的根本,那下到最底層他連飯都吃不了的時候,他拿著孩子出氣,你說他不對,他說你對,就這麼回事兒。所以你看討論的社會反應,怎麼又出這個,你找殺當官的、殺這個殺那個殺,他殺得了嗎,擱你殺得了嗎?他殺不了嘛,所以扭臉兒看你兒子他能殺啊。軟的欺負硬的怕,就是這個社會的價值對吧,人人如此,只不過他這是最新的一個表現。我不知道是不是發生在7日我忘了,但這事情是這麼來的。

政法委介入「千億礦權案」最高法風雨飄搖

那與此同時在這個體制中,幹什麼活都有,我只能說幹什麼活的都有。崔永元,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千億礦權案。這是崔永元揭出來的,挺逗的,崔永元揭出來呢被揭示的東西呢,都是這個社會中擁有一番勢力的人,擁有一番背景的人,但崔永元自己也毫不迴避說,我背後我也是替人家幹活的,他是這麼講的。而這件事情呢,他的蹊翹來處是當初在夏天的時候,也就是范冰冰的案子比較火熱的時候,叫做王林清的這個法官,就具體當初處理這個案子的法官,那向崔永元爆了料,但崔永元當時根本就把這事壓下來了,只是最近他把這東西拿出來了。

當他把這東西拿出來的時候呢,現在的問題是,王林清法官到現在是失蹤的,應該是從6日開始失蹤的。那這個案子頂,一下給頂到最高法院了,因為在最高法院的卷宗沒了。政法委8日的晚間的消息,針對網上反應法院二審審理,陝西的相關案件的時候,卷宗失蹤,那由中央政法委牽頭,國家監察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介入聯合調查。政法委針對網上反應最高法院,這話根本都是網上反應多了,你為什麼挑這個,這話就是這樣的。這個國家的社會,從正常一個國家管理的角度來講,完全就是混亂的。但從權力和慾望的角度來講,完全就是有條不紊的,這就是那個角度。

崔永元爆料,最高法院透過媒體說是造謠,在明確一些證據公布之後,最高法院才表示再次通報情況,承認他公布的文件照片是屬實的,啟動了調查程序。但是呢,當時承辦該事件的最高法院的法官,王林清錄了三段視頻,視頻中說,該案子出現了很多不尋常的現象,二審卷宗,在最高法院的大樓裡面離奇失蹤,相關領導並不加以追查。而辦公大樓的監視設備呢,恰恰就出故障,還點名最高法院周強在內的,多名負責人直接干預此案。那最高法院還曾對,他辦理的另一個案子直接插手,那他拒絕配合遭到了領導層的打壓。所以目標,其實目標就衝最高法院去了。

那當這個消息出現之後呢,我想起了一張照片,2017年十九大,當王岐山裸退的時候,王岐山很低調,在走過周強面前的時候,當時的最高法院的院長周強,和最高檢察院的檢察長,兩個人的眼睛看著王岐山,那是很有趣的,非常有趣的。後來我當時評價,我說這張照片就留著,如果那個攝影師要明白的話,到了2018年3月分,王岐山成為國家副主席的時候,你再給他們倆照一張照片,當王岐山從他們倆跟前走著。沒有、沒照,勢利的人、 勢利的生命,權力的間架結構,陰損,那種整個的那個生命品質,都在那張臉上,都在那張臉上。

那很奇怪在政法委的系統中,最高法院跟最高檢察院,卻是一直在他反腐中沒動。那這次為什麼會借助這件事情,卻動用了政法委,再次顯示法律的一切是黨的一切,所以回歸到周永康的年代,那只能就說遭報應了。

1月7日中國的媒體財新網說,接近王林清的人士講,1月3日在單位露面,之後被帶到了最高法院附近的一個賓館,接受最高法院的調查組詢問,那家屬感到這種調查的方向感到擔憂。那此後崔永元講,王林清馬上連繫我確定你的安全,這是我們約好的。在這樣的事情上卻出了一個,崔永元自己來辦這事兒,透網上,這就是這個國家權力的荒謬,一切都是在遊戲,因為裡面滲透著各派勢力的,權力者本身的表現。而案子本身是10多年前的事情,是2003年到05年相關的事情,一直到了2006年,所以這是個老事情,老事情翻出來呢就衝著當時當官的,所以應該講這個案子政法委接手,是衝著周強去的。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 ,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