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貴州省紀監委通報釋放微妙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15日陝西省前書記趙正永落馬,同一天,貴州省紀監委則召開了一場新聞發布會高調通報去年(2018)反腐情況,其中有一句話很微妙:「對王三運案、王曉光案所涉人員依紀依法查處」。

王三運是正在等待宣判的甘肅原省委書記,也是2001年就離開貴州的「老虎」。而目前也是待判的王曉光是貴州省原副省長,他與王三運的關係密切,他不僅是王三運的同鄉、學弟、祕書、同事,而且兩人還有同一個腐敗細節:「只喝茅台」。所以貴州省紀監委的這個通報或許意味著,將不會因為王三運案告結而停止調查和他有關的貴州官員,而且不會止於王曉光一人,還很可能延燒茅台酒系統

官方新聞顯示,2012年8月,時任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在省會蘭州會晤茅台集團董事長袁仁國一行,當王三運講到自己在貴州、四川、福建、安徽、甘肅等地工作過時,特別強調「茅台都給予大力支持和幫助」。

公開履歷顯示,王曉光從2006年起任職茅台鎮所屬的貴州省遵義市副市長。官媒報導披露,王三運離開貴州這17年,即便在千里之外,也對老祕書王曉光關照有加,多次為王曉光的仕途進步發揮影響力。

2017年6月王曉光升任貴州省副省長,但不到一個月,7月11日王三運卻落馬了。2018年4月1日王曉光落馬,一個月後,5月10日茅台集團董事長袁仁國突然被免所有職務。袁仁國「裸退」後,茅台高層大換血,茅台酒廠急忙掃除袁的痕跡,袁的多位重要下屬接連落馬,袁也開始深陷媒體「晚節不保」或「平安落地」的各種報導中。

官方履歷顯示,袁仁國在茅台酒廠服務長達43年,1998年接手茅台,2000年12月坐上茅台公司一把手位置,掌舵茅台近20年。因此輿論有茅台「袁仁國時代」的說法。其實這個因果關係應該說是官場「無茅台不歡」造成的。

眾所周知的正式資料與非正式信息如:江澤民主政時開始流行用茅台酒盛宴外賓。曾慶紅嚐一口就能分辨茅台酒真假。軍中巨貪谷俊山2005年曾指示總後勤部向茅台酒廠訂製一批「戰備茅台」,谷俊山2012年落馬後被查獲數百箱的軍用專供茅台酒。遼寧省委書記王珉收賄十幾箱茅台酒,喝酒成性的他,有「茅台書記」之稱。江澤民的侄子吳志明時任上海政法委書記期間,網曝其公函顯示,用公款2,000多萬元採購茅台酒供會議用。

諸如此類的事件還很多,高官都如此嗜飲茅台,那些被茅台醉倒的蠅官小虎更是不計其數。還有權貴親屬、商場大佬、影視紅人等也都明爭暗搶的和袁仁國掌權的茅台合作,這就衍生了不只一條的粗黑腐敗鏈。

在許多媒體調查報導中,茅台酒不但已經成為腐敗的象徵,也沒有哪一種商品能像茅台這樣,和反腐聯繫如此緊密。習近平上任隨即推出的「八項規定」嚴禁公款吃喝送禮,乃至其後的整頓奢華會所,矛頭針對的包括茅台腐敗。

但就如其它腐敗一樣,茅台腐敗不是習近平上台才出現的。胡溫時期2007年落馬、2010年被判死緩的茅台公司原總經理喬洪,被控2002年前即江澤民時期就開始受賄腐敗。袁仁國當時也是因喬洪落馬而有接班機會,誰料11年後,袁仁國也在落地還是落馬邊緣掙扎著。

總之從貴州省紀監委的這個通報來看,王三運即便離開17年之久,貴州官場仍在繼續調查與他有關的人,會不會是深陷被查傳聞的茅台原一把手袁仁國,值得觀察。但如當地坊間所言,袁仁國去年毫無預警被「裸退」,就已經讓茅台系統以外諸多領域的人寢食難安。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