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中共任意執法 加國召回6大使研議解決危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1月17日訊】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被中共法院判死刑,持續引發各界關注,兩國關係急劇惡化。加拿大政府緊急召回駐中、美、英、法、德、聯合國等6名資深大使,共商如何解決加中關係危機。

中央社報導,加拿大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及內閣成員,當地時間16日晚將聽取6名大使的簡報。6位大使包括駐北京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駐聯合國大使布朗夏(Marc-André Blanchard)、駐英高級專員夏赫特(Janice Charette)、德國大使和歐盟特使狄安(Stéphane Dion)、駐法大使赫頓(Isabelle Hudon)和駐美大使麥諾頓(David MacNaughton)。

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週三(16日)在魁北克省告訴媒體,「這是加拿大與中國關係的艱難時刻。」她說,加拿大感謝近幾天來自美、英、德、法、荷、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的支持。

方慧蘭表示,下週她將出席瑞士達沃斯(Davos)世界經濟論壇,向國際政商界領袖提出中國有關行動。

她強調:「加拿大與中國關係長遠深厚,這是一個艱難時刻。加拿大很清楚自己的原則和立場,我們也清楚加中關係既廣且深。」

加拿大國會預訂在28日重新開議,特魯多政府內閣成員正在雪布魯克(Sherbrooke)舉行為期3天的會議。

加中關係自上個月初,加拿大應美國要求逮捕了中國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財務長孟晚舟之後,急速降至冰點。美國就孟晚舟和華為涉嫌違反伊朗制裁一事要求引渡孟。

中共在加國抓捕孟晚舟後,曾威脅加國政府釋放孟,「否則必將造成嚴重後果。」但加拿大表示,該國政府不能干涉司法程序。

中共隨即抓捕了加拿大前外交官、國際危機組織成員康明凱(Michael Kovrig)以及加拿大商人斯巴沃(Michael Spavor)。理由是兩人涉嫌危害國家安全。加拿大多次要求中共立即釋放這兩人。

霍夫斯特拉大學法學院(Hofstra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教授Julian Ku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CBC)說,中共對康明凱和斯巴沃的拘捕「幾乎就是教科書中定義的『武斷』」。目前仍然不清楚他們正在被指控的罪名是什麼。中共也沒有拿出什麼具體證據,甚至連證據的描述也沒有。

中共法院14日更以走私毒品罪,由之前的15年監禁判處謝倫伯格死刑。這一處罰加劇了加中外交爭端。

特魯多立即公開譴責中共任意執法,方慧蘭指這一處罰不人道且不恰當,要求中共免去加國公民死刑。

而中共對謝倫伯格案的重新審理,更引發外界對此案的廣泛質疑。

36歲的謝倫伯格被指走私冰毒222公斤,2016年被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走私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謝倫伯格不服提起上訴。

案件拖了兩年多,直到2018年12月29日,遼寧高院立案受理,檢方當庭提出一審法庭對謝倫伯格量刑過輕的證據,發回重審。

僅16天後(2019年1月14日),一審法院就公布重審裁決,判處謝倫伯格死刑。

謝倫伯格的辯護律師張冬碩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因為涉及到死刑的案件,在15天之內走完審理程序直到宣判,如此之快,確實是很不尋常。

張冬碩律師認為,現有的證據首先不足以證明,謝倫伯格在大連從事了222多公斤毒品的走私活動。第二,現有的證據也不足以證明,他參與了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第三,公訴方所提出的補充起訴的犯罪事實,不屬於新的犯罪事實。所以,即使被法院採納了,也不能加重謝倫伯格的刑罰。

張冬碩表示,謝倫伯格將提出上訴,而謝倫伯格的辯護將集中在沒有足夠證據證明他加入了販毒集團,或參與了冰毒走私。

《南華早報》說,這次對謝倫伯格判決的時機及其快速性以及中共方面使用的「新證據」,引發了觀察者的質疑。

人權觀察執行主任羅斯(Kenneth Roth)表示,中共正在「玩人質政治」。

觀察人士認為,這一判決是中共對華為案子的最新報復。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和中國法律專家克拉克(Donanld Clarke)表示,謝倫伯格案強化了中共當局對另外兩名加拿大人拘留所釋放出的信息,即中國(中共)認為「人質可以作為一種可接受的外交方式」。

(記者李紅報導/責任編輯:程以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