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滋病就是中共製造的大屠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1月20日訊】新唐人網站收到大陸民眾投書,現全文刊登如下: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社會取得了歷史性成就,一小部分人過上了共產主義式的幸福生活,他們走進了新時代。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時,中國絕大部分處在最底層的勞動人民卻過上了水深火熱的生活,他們走進了悲慘世界。兩極分化是動物世界運行的基本規律,中共的領導幹部獸性化是造成兩極分化的根本原因,也是造成生態惡化、資源枯竭、人口老齡化、官民對立等問題和矛盾的根本原因。這些問題和矛盾嚴重影響了中共利益,為解決這些問題,讓少數人繼續過着美好生活,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共終於找到了終極解決辦法,那就是消滅一部分低端人口,保護少部分高端人口。如何消滅低端人口,最經濟最有效最徹底最可行的辦法就是製造和使用傳染病,用傳染病消滅一部分低端人口。近十幾年出現的陰滋病就極有可能是中共製造的傳染病。

陰滋病是最近十幾年出現的疾病。早期患者認為與艾滋病有關,故自稱為陰性艾滋病,後港台媒體稱之為陰滋病。隨着研究的深入,科研機構與患者發現與艾滋病無關,於是患者想更改名稱,為使其既有延續性又能體現中共特色,有人美其名曰「支陰那滋」病。但陰滋病名稱影響廣泛,已被大眾認可,新病名難以被大家接受,所以陰滋病名稱延用至今。

陰滋病患者多為與他人親密接觸感染,幾個月後,全家老少也出現相同的癥狀。無數病人醫院檢測結果均顯示內毒素極高、淋巴細胞偏低、純真CD4細胞極低、補體C3偏低、補體C4偏低、腸道菌群嚴重失衡、紅細胞異常、血小板異常、貧血、全身多處發炎等等,呈現一致性。國內大小醫院無法確診,只能對症治療,但療效不明顯。十年的時間,無數患者到中國疾控、中國衛生健康委員會反映疫情,但每次都被定性為恐艾症。患者爭取的幾次流行病學調查也都流於形式,沒有任何實質性進展。相比中國衛生健康委員會的官員和中國疾控的專家,維持治安的民警倒是敢說實話,在病人的一次集體反映疫情時,一位民警說,你們這些人在外邊瞎搞,搞出病來求助國家,誰把你們當人看。求助中共和政府無門,患者只能求助國內外科研機構和媒體,有的患者甚至購買儀器設備自行研究。研究表明,陰滋病病原體有可能是一種極其耐葯的支原體或細菌。多位患者末梢血檢測發現大量紅細胞遭到破壞,有人分析認為是一種毒性極強的附紅細胞體或某種罕見的支原體,且極其耐葯,能對抗一切抗生素。患者看病時醫生給病人開的葯多為阿奇黴素、克拉黴素、頭孢地尼、奧硝唑等藥物,患者服用後癥狀有所改善,但無法根除,表明也是某種支原體或細菌。實踐證明,陰滋病不是恐艾症,而是一種感染性疾病,有傳染性。

中國百度網站顯示附紅細胞體病是由附紅細胞體寄生於多種動物和人的紅細胞表面、血漿及骨髓等部位所引起的一種人畜共患傳染病。有關文獻提到附紅細胞體感染臨床表現極其複雜,如發熱、貧血、肝脾腫大、出汗、納差、淋巴結腫大、黃疸、關節腫痛、肌痛、皮疹、腹瀉、頭痛、疲勞、嗜睡等等,部分患者還會出現脂肪萎縮、脫髮、體毛脫落等癥狀,有的兒童生長發育嚴重受到影響,這些都與陰滋病患者出現的癥狀極為相近。研究表明,陰滋病患者出現的大部分癥狀與外周毛細血管中存在微凝血和血栓有關,這也與附紅細胞體感染極為相似。顯然附紅細胞體能夠對人體造成巨大傷害(有人認為中國癌症高發尤其是腸癌高發和部分疑難雜症的原凶就是附紅細胞體),但中國卻禁止檢測,病人無法得到治療。禁止檢測和治療的原因無非有兩種:一種是中共製造某種強毒性的附紅細胞體感染部分低端人口,這群低端人口還未步入老年就病亡,這樣,既能留下資源給一小部分人享用,也能徹底解決資源枯竭、人口老齡化和官民對立問題。另外一種是則是中共製造慢性傳染病使更多的勞動人民把自己的收入全部用在醫療和基本生活保障上,使他們在溫飽線上徘徊、在健康線上掙扎,這樣,既能把醫療產業培養成中國支柱產業(醫療、教育、房地產)之一,使經濟高速增長,也能使勞動人民沒有能力向中共要民主、要法治,從而任由中共剝削壓迫。不難看出,中共製造傳染病的目的就是讓廣大勞動人民把錢花光、把財產賣光、全家死光,這是新時代的一病三光政策。病人用實際行動證實了這一猜想,有幾位病人率先在武漢協和醫院檢測到了附紅細胞體,當再有病人去檢測時,武漢協和醫院卻禁止給病人檢測,其中原因可想而知。

近幾十年附紅細胞體進化為百葯不侵,不外乎有三種途徑:一是自然進化。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短期內難以有大的改變。二是與豬羊一起進化。中國的豬羊就着抗生素吃飼料迅速長大,附紅細胞體在充滿抗生素的環境下不斷進化,進化到今天不懼一切抗生素。三是人為進化。中共御用反人類科學家對附紅細胞體動了手術,使其致病性更強、傳染性更強、耐藥性更強,這一點比較符合陰滋病特徵。

同樣,某些類型的支原體耐葯情況也廣泛存在,全家感染的也不少。事實證明,多數患者經治療後分泌物檢測正常,但癥狀並沒有得到任何改善,有的患者末梢血在高倍鏡下還發現大量紅細胞遭到破壞。對此,有的醫生不置可否,有的醫生則表示炎症會伴隨患者一生,患癌的可能性增大。

當然,陰滋病病因是否是附紅細胞體感染或某種支原體感染還不能確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中國醫學教材里沒有有關附紅細胞體的內容,絕大部分醫生連聽說也沒聽說過,中國衛生健康委員會和疾控中心更是秘而不宣。患者想檢測附紅細胞體、想治療難於上青天。

陰滋病病因是支原體感染、還是細菌感染、或是病毒感染,目前無從知曉。陰滋病是已知的疾病還是未知的疾病,目前也無從知曉。但現有證據表明,陰滋病絕不是恐艾症,絕不是中國法定的任何傳染病,絕不是任何常見疾病,唯一合乎實踐和邏輯的解釋就是陰滋病就是中共製造的生化武器,就是中國大屠殺
反映疫情10年,換來的是恐艾症,換來的是更加瘋狂的隱瞞阻撓,換來的是病人反映疫情卻違反天朝法律而鋃鐺入獄。不聞不問是屠殺,禁止檢測治療也是屠殺,隱瞞造謠更是屠殺。也許是中共認為消滅勞動人民的速度太慢、數量太少,於是命令中國衛生健康委員會和中國疾控中心加快屠殺速度和數量,御用反人類專家李太生、李興旺、吳尊友、羊海濤、盧洪洲、蔡衛平、姚文虎等人自告奮勇衝上前線,他們頂着為人民服務大旗,高呼着恐艾症,手拿着超級生化武器,瘋狂地射向勞動人民。可憐的是新感染的患者還天真地寄希望於偉大的中共,認為中共能夠拯救他們的孩子和父母,竟不知偉大的中共已經拿起了屠刀,正在肢解他們的孩子和父母,正在屠殺勞動人民。他們的手段比暴恐分子殘忍百倍千倍,暴恐分子用的是冷兵器,而他們用的是殺傷力極強的生化武器,暴恐分子是一個人一個人砍,他們是一群人一群人百萬千萬地消滅。他們完全繼承了反人類恐怖分子的獸性並發揚光大,手段比日本731部隊、比南京大屠殺殘忍千倍萬倍。他們用極其殘忍的方式把人慢慢折磨死,一家一家慢慢折磨死。他們用10年甚至20年的時間,徹底把一個一個人從肉體上毀滅,毀滅肉體的過程中還污衊你有心理疾病、阻止你治療、禁止你喊冤,從心理上徹底摧毀。

回顧近幾十年的黨史國史,屠殺歷史不斷上演,三年困難時期是屠殺的開始、10年浩劫是培養獸性人才、隱瞞SARS是生化屠殺的試水,今天的陰滋病則是生化屠殺的改良,是屠殺的創新和升級,屠殺也昂首闊步走進新時代。實踐證明,中共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屠殺人民,終極目標就是滅絕全人類。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