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糜爛醜聞 有律師定期送處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1月20日訊】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被盜案持續發酵,令整個最高法院陷入輿論風暴。有關中共司法腐敗及最高法高官的貪腐淫亂醜聞再次被翻出。知情者揭露,最高法官員之間大搞權色交易,更有律師大法官所好,定期給他送處女

從去年年末至今,中共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踢爆最高法院早年裁決陝西一宗涉千億人民幣大案上訴卷宗離奇「被盜」,矛頭直指中共最高法院長周強。使得整個最高法院陷入輿論風暴。與此同時,有關最高法高官的糜爛好色醜聞再次被翻炒。

張傑披露司法界腐敗淫亂敗象

前中國律師張傑博士2018年2月在發給海外中文媒體視頻中說,與中共官場腐敗一樣,中共最高法院腐敗也是臭名昭著,法官淫亂更是觸目心驚。

張傑在視頻說,中共法院腐敗,上至最高法院,下到各個高級法院、中級法院和基層法院,可謂數不可勝數。

而在法院腐敗中,除了經濟上的貪腐,還有另一類腐敗也是觸目心驚,那就是法官淫亂。它主要發生在法官與女律師、法官與娼妓以及法院院長、庭長與女下屬之間。

張傑說,第一種淫亂關係是法官與女律師之間。這是因為年輕貌美的女律師最缺業務資源,她們剛從法學院畢業,沒有人脈資源和知名度,生活窘迫。一些女律師自然希望走捷徑,得到法官的幫助是一條捷徑。

張傑舉例子,2007年深圳中院副院長裴洪泉腐敗案,美女律師以性愛光碟舉報所謂「明星」法官。

2007年秋,深圳市中級法院腐敗案東窗事發,轟動全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該院副院長裴洪泉財色雙收,中紀委在他家中搜出2700萬元人民幣和95萬美金。

這位所謂全國「明星法官」最搶眼之處,不在於霸佔下屬5名女法官,也不在於與前妻在撈錢上「比翼雙飛」,而在於和女律師葉玲長達6年的風流故事,演變成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惡鬥。最終,女律師巧設玫瑰陷阱,將風流法官送進深牢大獄。

2008年1月初,原深圳中級法院副院長裴洪泉被判處無期徒刑。

2013年12月,網上熱傳短片,稱湖北省高級法院一個名叫張軍的法官嫖娼,但後來據傳與法官開房者是個女律師。法院最初藉文字遊戲否認,後改口承認,並指已免去涉事人的庭長職務。

第二類淫亂是法官嫖娼。2013年8月2日,有網友曝光上海市高級法院法官陳雪明、趙明華等5官員在夜總會集體嫖妓視頻,官方確認後,事件令外界嘩然。而在此事件中,時任上海高院院長崔亞東稱「敵對勢力」攻擊上海,更是引起社會輿論的炮轟。

第三類淫亂是發生在法院系統內部,院長、庭長與年輕的女法官或者上級法院領導與下級法院女法官之間。

張傑表示,中共法官淫亂現象說明,中共沒有法院,也沒有法官,只有辦理案件的官員。法官淫亂的本質就是腐敗。沒有司法獨立,一切司法改革都是瞎折騰。完全消除司法淫亂是不可能的,但控制和減少司法淫亂是完全可能的,但必須司法獨立。

大陸作家披露法院淫邪黑幕

大陸作家慕容雪村2015年10月曾在長篇小說《原諒我紅塵顛倒》英文版新書發布會上,公開揭露大陸司法界的淫邪黑幕。

他舉例提到一個骯髒的情節:「廣東的一個大律師告訴我,有一個在牢里的律師陳卓倫,他是做經濟案件的律師。他當時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關係很好。這個大法官特別喜歡處女,陳卓倫就定期給他送,這樣的交易。」

有美媒就此評論說,司法界行屍走肉的人性墮落與道德腐化令與會的讀者震驚。

2016年12月,《動向》雜誌中署名為王德邦的文章稱,權力擁有者的瘋狂已經完全擺脫了任何監督約束,一些行止遠遠超越了人類歷史上的文字記載的邪惡。

作者披露,更讓人吃驚的是,2003年秋,有一天,自己去看望一個擔任地方某縣政法委書記到北京開會的老鄉,聽到十幾個政法委書記在一塊津津有味聊著退休黨魁喜好年輕美女。

作者說,當時聽得自己渾身起了雞皮疙瘩,深刻體會到何謂衣冠禽獸。所謂上行下效,中共前黨魁退休後仍如此勞民傷財及生活腐化糜爛,自然整個權力系統潰爛到曠古未聞的地步。

早在2009年,海外多家網媒曾刊登消息爆料,江澤民在杭州有高級秘密別墅,每年都去西湖邊渡假兩次。他到杭州後,當地市委市政府領導、公安局長都貼身陪同。

事實上,由於江澤民主政時期色情治國,帶頭淫亂。導致中共各級官員從上到下荒淫無度,包養情婦、育有私生子女,早已是中共官場公開的秘密。近年來,已落馬的中共官員中,有婚外情與私生子的案例頻被曝光。

據中共官方披露,受處分的廳局級幹部中,95%的落馬貪官都包養情人,甚至多個貪官共用一個情人。

中共十八大後,官方通報的省部級落馬官員中,幾乎人人都有「與他人通姦」的行為,這已成為落馬官員罪名中的高頻詞。因此中共被民間諷刺為「通姦黨」。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