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拘禁奴工案主犯僅判6年 民眾斥責:處罰太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1月21日訊】近日,黑龍江一樁拘禁強迫奴工勞動案件開審,13名罪犯中,最長判刑僅6年,引發輿論強烈反彈。民眾紛紛斥責,該案性質惡劣,相比案中52名受害奴工經歷的慘無人道的遭遇,罪犯所受的懲罰,遠遠小於他們的惡行。

1月4日,中共裁判文書網公布的系列刑事判決書顯示,黑龍江省「4.24強迫勞動案」13名罪犯,分別被判刑1年至6年並處罰金。其中,主犯王彥、劉振華、李雲剛分別被判刑6年、4年、3年6個月。

一審法院認為,這些罪犯在勞務市場、火車站等地以欺騙手段招募工人,以暴力、威脅和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強迫他人勞動,其行為構成強迫勞動罪。

據陸媒報導,該案的52名受害奴工中,不少人是智障、聾啞、文盲、流浪人員,他們在遭遇誘騙、拘禁、毆打之後,被罪犯控制,失去自由和尊嚴,不得不長年累月進行超負荷體力勞動。

今年28歲的孫海達是黑龍江省依安縣人,他在被騙做奴工期間,每天干苦力至少12小時,有時甚至干通宵;不能喊累,更無法逃離。不僅沒有一分錢工資,更不允許與外界聯繫;時刻為他準備的,是監工的拳頭、木棍和鐵鉤。

據孫海達透露,有數名奴工在勞動期間暴亡,他還曾幫忙把屍體抬上車。

對於該判決,很多網民表示強烈質疑,稱罪犯拘禁52名「奴工」長達6年,最重型罰只判6年,說得過去嗎?

北京《新京報》也對此發表評論,稱其中作為主犯、獲刑最重的不過是6年有期徒刑,而孫海達這些受害者中被非法剝奪人身自由、強制勞動時間長的,也是五六年。罪責不相稱,犯罪份子所受懲罰、為其犯罪行為付出的代價,遠遠小於他們的惡行。

山西黑磚窯事件持續上演

近年來,大陸奴工事件屢屢見諸報端。2007年6月震驚世界的山西黑磚窯事件,不僅震驚中共高層,更引發海內外社會各界撻伐。

據中共黨媒報導,山西查明的「黑磚窯」(含小黑煤礦、小黑鐵礦)近800個,從大陸12個省、市,拐騙民工10000多人,其中許多是未成年的孩子,有些「黑磚窯」已經經營達3年之久。

工人像牛馬一樣,每天勞動15個小時以上,年復一年不給工資,不讓吃飽,沒有行動自由。睡在破窩棚裡,院內有打手,有狼狗看守。工頭稍有不滿意,工人就被打、被罵、被罰。更有甚者,有的工人被活活折磨死後,一埋了之,無人過問。那裡簡直就是一座座「人間地獄」。

山西黑奴工現象被媒體曝光後,河南和新疆等地也先後曝光黑磚窯奴工事件。新疆瑪納斯縣一處黑磚廠,非法拘禁30名外地農民工,他們被強迫從事重體力勞動,限制人身自由,不給任何報酬,動輒遭慘打。

奴工事件曝光後,雖然有部分受害奴工被解救,但仍有大批奴工被轉移,而官方卻開始封鎖消息,禁止大陸媒體繼續報導受害奴工的消息。

據澳洲《悉尼晨鋒報》2007年12月發表的獨家報導指,被拐賣到山西黑窯的童工仍有數百名未得到解救,約500名家長苦苦尋找失蹤的孩子,而中共當局則開始阻撓家長,並封殺消息。

報導稱,至少還有數百名被賣到黑窯的孩子從山西被轉賣到河南、山東和河北,繼續過著一天工作20個小時,隨時可能被打死的暗無天日的日子。

一位名叫袁陳(音Yuan Chen)的家長說,據他所知,還有五百個家長在發瘋似的找孩子。丟了的孩子中至少還有三分之二沒找到。

另一位叫苗立松(音,Miao Lisong)的家長說,很多家長奔波在山西和河南之間,一個磚窯一個磚窯去問、去找,晚上他們就睡在路邊。

他經常哭得睡不著覺;可真睡著了卻更糟,因為他經常夢見兒子責怪他:「爸爸,你怎麼不來救我?」

報導還披露說,山西和河南省最高級別的官員阻止家長們尋找孩子。一名家長透露,山西省公安局局長曾經多次盤問她丈夫,還讓她聲明她掌握的孩子失蹤的證據是假的。

許多家長都多次受到威脅,讓他們不要再找了,有的家長找到河南信訪辦,信訪辦官員說:「你們告到聯合國也沒用。」河南《都市頻道》的記者付振中因敢說真話,還受到了死亡威脅,官方說要對他秋後算賬。

事實上,被披露的大陸奴工事件僅僅是冰山一角,更多受害人仍未能得到解救。而且,類似拘禁奴工事件,仍在大陸各地持續上演,悲劇仍在繼續。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鏈接:陸52人求職被騙當「奴工」 天天幹活被虐打
相關鏈接:山西奴工事件曝光後 民怨上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