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牆外文摘:中國將會出現大動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1月21日訊】【今日點擊】(3368-2)

提要
牆外文摘:中國將會出現大動盪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今天的另外一期節目中,我的開篇頭比較長,講了14就這7的定數,但一想想呢開篇太長了,其實很多大家聽起來很新奇的東西,就是我個人在做節目中隨著出來的。在今天另外那一期節目中,在講十的定數的時候,前半部分的14,14萬億稅收、14萬億股市,股市摔跌,14萬億樓市的交易量,中國的經濟虛榮的一切表現的一切,就在股市上、房市上、樓市上對不對。那中共政權仰仗的就是稅收上,你找出第三個數來嗎,工業產值那都是旁的。

工業產值、服務行業產值、金融產值,金融行業服務業的手續費,那都在稅收的行業中。而今天碩大的老百姓,不是買房子算錢的,就是搗股票算錢的,人人在其中,沒錯吧。沒在樓市上有問題的,就說他買不起樓的,沒在股票上折騰的,你必然在你的收入中,你要向黨國繳稅,全國人民都在14中,這個事兒結了,結在習近平的頭上,這圈完美的畫圓了。所以我在那期節目中開頭篇,主要是講了這部分,這部分是昨天意識到,因為昨天那數才出來。

那今天另外一個部分就談到了趙紫陽,這是今天早上我在節目突然說了說,順口就給說出來,趙紫陽今年是死在了,他的忌日,他的忌日死去了14年,而今年的經濟增長是90年以來最低的,趙紫陽89六四下去的,下一年度是90年,1990年。所以在沒了趙紫陽,槍殺了學生,屠殺了學生扼殺了中國人,其實扼殺了中國人在共產黨的框架下,轉型民主之路。而它的經濟這一圈整個全完了對不對,這一圈整個全完了。而89六四這麼算過來,89年算到今年2019年,在馬雅預言中20年為一圈,它給釘上了,20年一圈這是馬雅文化的說法。

而應在了趙紫陽身上呢叫改革已死,這是今天我才意識到是這問題,改革已死同樣對在14上。改革,什麼改革?中國共產黨的生路。趙紫陽同樣為中共黨的書記,那習近平同樣是中共黨的書記,第一把手,趙紫陽當年是要把中國,帶到民主改革之路。你看一看趙紫陽手握著里根的照片,在他的概念中是一個和平轉型的概念,共產黨單純變成為一個政黨。一個就像民主社會環境中的,美國社會中的民主黨和共和黨一樣,那是可以做到的,被鄧小平殺了,被鄧小平殺了,一己之私利。

殺了之後出了8大老,殺了之後這20年出現了家族勢力,變社會最底層的淫蕩,就像我跟大家形容似的,在那之後就是9幾年90年亞運會,亞運會之後,在北京的三環路到處是歌廳桑拿,賣淫的。我說的意思這20年過來了,今天趙紫陽忌日落在14上,應對了今天習近平的7的定數。而千呼萬呼讓習近平改革開放,習近平的改革是把鄧小平的改革,把鄧小平的改革給它改回去,那趙紫陽的所謂的和平轉型,根本就不存在了。習近平的偉大就偉大在,他將是整個中共帝國的崩潰的概念。

牆外文摘:中國將會出現大動盪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德國之聲做的叫牆外文摘,中國將會出現大動蕩嗎?中國政治的收縮,回檔,超越了改革開放以來的任何一次。你看,改革已死。而且超越過多年,過去多年約定俗成的底線,你看,他趙紫陽死了14年嘛,因此下一波中國的轉型和發展力度,來的將更大更猛。你看他同樣是秉承相生相剋的說法。

台灣上報,文革的迴光返照,和中國政治的鐘擺效應,太複雜了。這塊土地進行後文革時代,這都是社會學者、政治學者,對喪失執政權前景的恐懼感,驅趕著大陸政治習慣性的收縮、回檔,文革迴光返照式地回來。迴光返照式,這些是有著一種生命的說法,迴光返照不也就死了嗎,他其實說的是這意思。現在的回檔、收檔,跟改革初期的清除精神汙染運動,反和平演變的說法,強調是類似的。

清除精神汙染運動,穿喇叭口、跳迪斯可,那個時候是這個,是這麼個說法,後來說那穿喇叭口,不對什麼的。鐘擺效應,其實就是一來一回啦,相生相剋啦。在時間點,在時間的流失的過程中,出現正負的作用,永遠會這樣的,就是有白天有黑夜,永遠是這樣,你永遠看,所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個東西誰都萬歲不了的,人都死了你有什麼萬歲的。文章講,中國政治收縮回檔,就像沼澤裡掙扎,越是用力大陷得越深,每次的回檔都帶來,更大幅度的轉型和發展。很理論很真實,這是相生相剋的一種道理。

此觀點得出的結論,本次收縮回檔,超越了改革開放以來的任何一次,超過了過去多年來,約定俗成的底線,因此將會更大、更猛、更極端,沒了。你以為這社會永遠這麼延續下去,沒了,這個說法非常對,它正好應對著,在一個層面上,應對著我剛才這期節目的開場白,趙紫陽死去14年,中共經濟回檔到89六四的時候,這個圈,兩個圈圓了,社會的圈圓了。那中共改革開放,向政治轉型路已死,應在14上,趙紫陽跟習近平,同為黨的書記,趙紫陽是真正改革的實踐者,習近平號稱是最大的改革者,把他給幹了。

這是一個,這麼講吧,習近平把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延續總體說的改革的東西,用一己之力之身分,完全給它改回去。一開始掰的是右檔,就跟掰那個火車似的,那個扳倒叉的,掰的是右檔,他現在全給它掰回去。你說叫不叫改革,改革上的改革,否定之否定,這都存在的,所以就死了。所以我覺得這個觀點,從政治學角度來講,社會學的角度來講,它裡面包含著相生相剋的道理,是對的。

紐約時報:在中美間走鋼絲,德國能夠堅持多久。我覺得這些就是文人的,當地學者,德國學者的一種探討。堅持多久,就說這個人能活多長啊,得吃這種,每天得吃ABC。當你洞悉生命本身的時候,當你真正明白自己的時候,你活在自己靈魂上的時候,你有這個能力,你的肉身可以不死,非常有可能。沒人知道老子上哪兒去了,對不對。

在藏傳佛教中,有虹化,前兩天還看一個,那個照片那個人,它直接拍的,說那個喇嘛要虹化,那是在那個圈落中,沒有任何名望的一個喇嘛,他叫了他的徒弟,說師父要走了,他徒弟給他拍照,大概是一天之內啊,一天之內是三天之內,這個人塌塌塌就這麼縮了,最後他剩了大概,剩了挺多的,有2尺,我看那個距離大概有2尺高。你說縮走的東西,是生是死對吧,他只不過轉變了一個形式。朋友們不信,你拿壺煮壺水,水沒了,鍋給燒崩了,水上哪兒去了,你只能說蒸氣了,然後呢,水昇華到超越人的認識的能力了,一個道理。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