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委內瑞拉變天 中共到底怕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兩天,委內瑞拉發生政變的消息已傳遍世界。然而,中國官民之間所表現出的完全割裂的反應,卻著實耐人尋味。

最先做出強烈反應的,是中共網信辦。自由亞洲電台第一時間報導稱,「網信辦緊急通知對全國網站實施嚴厲管控,要求所有的門戶和新聞網站,必須按照官方的口徑,對委內瑞拉的事件進行報導,嚴禁私自發境外媒體或網路消息、圖片和視頻」。另有知情人士透露,「網信辦要求各網站……強調是美國等西方勢力在背後操控」;「對委內瑞拉民不聊生的慘況,也要說成是美國對其實施經濟封鎖所致」;甚至「嚴禁提及由前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Hugo Chávez)開始的社會主義試驗破產」。

遠在南美的一個小國發生政變,竟能讓中國的傳媒界風聲鶴唳?一直就沒給過中國人言論自由的中共當局,竟在此時再次勒緊網媒的咽喉?而「統一口徑」的做法,也往往是在大事發生時,才會拿出來應急。可見,在中共眼裡,委國的這次政變不容小覷。

中共如此「高度重視」,緊張兮兮,不過就是因為其內心的恐慌難以抑制。網信辦一時之間方寸大亂,竟在政令中泄露了別人家政權倒台、中共卻怕得要命的原因。除上述禁令外,網信辦還特意指出,「必須嚴管新聞下方的留言,禁止網民藉此攻擊黨和政府」。自此,大陸網媒上凡是涉及委內瑞拉政變新聞的評論,幾乎就全被刪除了。

原來,中共害怕的,是像委國政府一樣,遭到自己國民的「攻擊」。一直彪榜自己「偉、光、正」,總吹自己很有群眾基礎的中共,怎麼就覺得自己倒台在即?這「厲害了,我的國」呢?整天掛嘴上的「大國自信」呢?

與其說,委內瑞拉政變給中國人上了一堂生動的民主法治課;倒不如說,是給中共講了一堂什麼叫「失民心者失天下」的政治課。中共恐慌的不僅是委國獨裁政權的轟然坍塌,更是中國人對這一政變的清醒認識。

在被提前摘選出來的評論中,有不少人都欣喜的說道,「終於被人民拋棄了」;「亡黨亡國了」。在論及原因時,有人從體制角度指出,「人民已經不堪忍受馬杜羅的毒菜(獨裁)統治」;從意識形態的角度指出,「搞成這樣最大原因是因為搞社會主義」;從經濟的角度指出,「連飯都吃不飽,就早晚而已」;「經濟搞得這麼差,還不早點下台」。

這些留言一語中的,仿佛就是中國人在不久的將來會再說一遍的話。因為中共的獨裁暴政、與謊言無異的意識形態,也同樣給中國人帶來了巨大的傷害;更重要的是,委國經濟全面崩塌的現狀,也將是中國未來極有可能上演的真實寫照。

瘋傳於網路的一篇「展示委內瑞拉惡性通貨膨脹」的文章寫道,如今該國「真正實現了人人是億萬富翁、人人又是窮光蛋的非凡境地」。相比200萬億津巴布韋幣兌換1美元的慘狀,600萬委內瑞拉幣兌換1美元雖是「小巫見大巫」,但卻足以引發全民抗議、導致強權暴政倒台。

文章還指出,「惡性通貨膨脹的原因是政府發行的紙幣太多了」,「不值錢」了。「通常情況下,微小的通貨膨脹不影響經濟增長和穩定(3%以下)」,「更高一點的通貨膨脹可以實現當局稀釋國民財富的目的,變相地榨取民間錢財」。此情此景,是否像極了中國的過去和現在?而「惡性的通貨膨脹是作死的狀態,法定貨幣直接崩盤,與此同時,使普通民眾陷入悲慘境地」,又是否預示著中國不久之後的將來?

一篇《人民幣貶值有多快》的網文顯示,若「按照國家統計局公布的CIP數據來估算,1978年的1萬元,相當於今天的6.34萬元」;若「按照貨幣對應的真實財富比例來估算,1978年的1萬元,相當於今天的30.85萬元」;若按照「每一個年份的真實通脹率數據」來估算,「1978年的1萬元,相當於今天的59.82萬元」;若「按照廣義人民幣供應量,即M2數據來估算,1978年的1萬元,相當於今天的1447萬元」。

這些數據足以讓人驚愕的看到,中國離委內瑞拉也不太遠了。然而,曾經的委內瑞拉是南美洲最發達的國家之一,因石油儲量世界第一而成為最富有的二十個國家之一。相比之下,僅被視為「發展中國家」,且外強中乾、負債纍纍的紅朝中國,又能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這塊假招牌下支撐多久呢?

實際上,對於人民幣的真實價值,花錢的人才是最清楚的。中共一提「工資漲了」、「人民幣厚了」,老百姓就振臂高呼「物價漲了」、「錢不經花了」。不是大家喜歡唱反調,而是迫切的想要表達「新聞聯播」以外的聲音。政府可以不理會百姓的呼聲,但只要民眾的購買力以及生活質量下降,甚至連餬口都難,那麼就會迅速導致民心動搖、社會動盪。

對於這樣的後果,中共當局又怎會不知?就在委國政變前不久,中國省部級以上官員必須參加的「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突然召開了。而公安部則更加赤裸裸的公開表示,要「以防範抵禦『顏色革命』為重點,保衛政治安全」。

對委內瑞拉的變天,中共最怕的就是中國也變天,南美的「顏色革命」,很快也在中國上演。那將是中共的滅頂之災,什麼防範抵禦都無濟於事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