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委內瑞拉街頭抗議 馬杜羅壓力漸升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1月31日訊】【今日點擊】(3377-2)

提要
委內瑞拉街頭抗議 馬杜羅壓力漸升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有個朋友在YouTube上留言,他說濤哥其實你談到七的定數,在諾查丹瑪斯的大預言中有。諾查丹瑪斯那是在文藝復興時期,出現在法國的,他的概念呢我給對比成,如果文藝復興時期當初是,在繪畫、雕塑上有三傑的話,就有點像中國明朝的四大名著。那諾查丹瑪斯呢就像中國的封神演義,同時間出現,但他不在傳統人們認為的文化中。原因就是諾查丹瑪斯涉及到的預言,那是有另外空間、另外生命的概念。

而封神演義呢卻在人們,中國有文字的前後,有文字的前後、有歷史記述的前後,在朝代的演變中,卻同樣展現出與人相關的神的存在。包括魔、鬼、妖,沒有鬼,其實魔、妖這些東西,和它與人相關的,被人們稱為神也好仙也好,祂的生命的來處跟歸處,而諾查丹瑪斯的預言有著類似之處。他說在諾查丹瑪斯的預言中,有兩個地方談到了一人叫馬爾斯,那我們知道1999年恐怖大王從天而降,自己的師父曾經解過這首詩,那裡面講得是馬爾斯,馬爾斯就是馬克思。這個朋友引述的是另外,這是1999年,這是在諾查丹瑪斯的大預言當中,很少有一個直接點名哪一年。

1999年江澤民以中共之名,開始迫害法輪功,迫害法輪功。那諾查丹瑪斯的,另外一個談到馬爾斯的詩,他拿出來了,我印象中他拿出來之後,才想起來上大學時候看過,看過這首詩,看不懂就是看不懂。馬爾斯在空中揮舞著手中的利劍,流血長達七十回,流血長達七十回,不是原話,他玷汙流著聖徒的血,那人們對聖徒的崇敬,又同時呢又遭到了聖徒們遭到了汙辱,遭到了什麼什麼,大概是這麼個意思。因為那是翻譯成中文,大概是這麼個概念,朋友寫出來的意思他就說,馬克思的理論在任何一個地方,超不過70年的,它是從七的定數來。

蘇聯解體69年沒達到70,今天中共的時間到了10月1日,今年的10月1日70歲生日,那在25日習近平、王滬寧他們的說法,提出七個方面的努力,防止黑天鵝或者灰犀牛。目的什麼?目的穩定穩定再穩定,來確保70年大慶。面對的是可能出現的最壞的狀況,這是王滬寧、習近平的原話,他們也知道就完了,誰都知道完了。所以就破釜沉舟了,他們上了一條船,真的上了一條船,共產黨起家是南湖的一條船,習近平他們最後,這一次發誓上的是同樣是一條船,1月25日上的這條船,照片是1月27日拿出來的,28日美國人就給沉了舟了。

中共起家在船上,南湖的一條船,今天死的是孟晚舟。算命的你能算的出來嗎?大家這麼一聽呢,誒!媽呀!就這麼回事咧!這事兒誰都看得明白,誰都會嚇一跳,他自己走的,啊!他自己走的,這事兒就這麼回事兒了。而且習近平最後拿出來的照片,叫同舟共濟,也叫破釜沉舟,面對狂風雨驟。圈圓了,我說這圈圓了,大家別等著說,就等著共產黨死,你今天是黨員、是團員、是少先隊員,你趕快退了。我一再說那個話,別把它看成政治,你就是你奶奶那個嘴兒,這不是罵人,這是一種嘲諷人的愚蠢就在於人的聰明,展現出來的貪婪。

委內瑞拉街頭抗議 馬杜羅壓力漸升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委內瑞拉街頭抗議,馬杜羅壓力漸升。馬杜羅可不是壓力漸升了,這是委內瑞拉,現在對馬杜羅的說法,社會主義革命家,啊,社會主義革命家。那目前的狀況,最早最新的消息,歐盟已經承認反對派領袖,瓜伊多作為委內瑞拉的臨時大總統,今天出現的,完全承認他。所以馬杜羅在國際社會中,基本就是一個非法政權,掌握著軍隊的非法政權,而他呢同時在做逃亡,你只能說同時在做逃跑的準備。

在星期一,一架波音777,從莫斯科飛到了委內瑞拉的首都,前委內瑞拉的中央央行的行長說,他可能運走了20噸的黃金。20噸的黃金大概不到10億美元,而俄羅斯跟中共和土耳其,是對馬杜羅的最強烈的支持者。而馬杜羅在去年,透過飛機向土耳其運去了大概,它也是8億多9億美金的黃金。所以馬杜羅在盜取國家資產,給自己拖時間跑路,這是大的背景。

瓜伊多,昨天再次走上街頭,要求馬杜羅下台,委內瑞拉各個城市都響應,人們吹著號角,舉著軍人們重拾你們的尊嚴,瓜伊多是我們的總統,對獨裁說不。軍隊的高級將領,分錢了嘛,高級將領依然支持馬杜羅,但是他的中級和下級軍官,以及到士兵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這一次的瓜伊多的遊行,是為了能夠分化他的軍隊。臨時總統瓜伊多,在加拉加斯對軍隊喊話,不要攻擊民眾,不要向他們開槍,他們在為你們的家人爭取權益。而瓜伊多呢,在委內瑞拉最高法院禁止他出境,但是他說對他沒有影響,我們不想離開這個國家。原因就是最高法院,控制在馬杜羅手裡面,說他違法,最高檢察院要說他違法。

違法是為甚麼呢?要聯手川普,聯手外國人,推翻馬杜羅,這是違法的。而這件事情呢,也確實是川普策畫的,這也是沒錯。在同時間,昨天川普打電話給瓜伊多,祝賀他成為委內瑞拉的臨時大總統。所以美國的壓力巨大,馬杜羅按道理上說,出於他自己保命的角度,一個沒有理念,一個沒有理性,一個怎麼說呢,沒有生命認識,只認識貪婪跟金錢的人,一定是出賣的,包括出賣他自己,出賣他自己就是他會投降的,你別殺了我啊,這事咱好辦。

這幾天馬杜羅天天出現在官方電視台,被軍方環繞,以憲法的名義,以國家的名義,在維持自己的統治,跟中共的做法完全一樣的,全是騙子。在動盪的過程中,比較特別的就是土耳其總統,打電話給馬杜羅說,哥兒們你要撐住。土耳其的總統,他在我眼睛裡,他同樣是一個陰謀的篡權者。他所謂的土耳其曾經出現的政變,前年吧,基本上是他一手策畫。所以這是一個,這種人以他人的生命為代價,來維護自己權力的人,是相當邪惡的。

馬杜羅在社交網站上,有很多支持者,希望他能夠繼續留任,這也是為甚麼瓜伊多宣佈就任臨時總統之後,馬杜羅把第一個專訪的機會,交給了土耳其電視去做。裡面應該就是我說的,他把黃金,偷來的黃金,運到了土耳其,而土耳其總統本身就是個篡權者,就是一個利益本身的追逐者。所以這些人,我眼睛裡就是個笑話,跟嫖客,不如嫖客、不如娼妓,嫖客說今天嫖妓拿錢去買,娼妓說我這活就幹這個,他們不是,他們都是穿著上等的西服,戴著真正的金絲眼鏡的,那個東西,所以就變成了加了一個騙,他不光明磊落。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