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從余文生律師妻子的夢想說開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11日,余文生律師的妻子許豔為營救獄中的丈夫,給中共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14位副委員長,還有一位祕書長,郵寄了16封特快專遞。許豔說,她夢想在2019年給約5,000名人大代表寫信,請求他們對余文生律師案進行監督,並請求人大代表幫助呼籲釋放余文生律師。「這個夢想,雖然困難重重,有夢就去追,萬一夢想成真呢!」這是一個令人心酸的夢想。

余文生是「中國人權律師團」成員,代理過多起法輪功學員的案件。2015年中共對「709」律師進行大抓捕後,他代理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案,不斷受到打壓,2017年7月,他任職的律師事務所在中共的威脅下,不得不解聘他。之後,他申請自己開辦一家律師事務所,沒有得到批准。2018年1月,他的律師證被註銷。同年1月19號,被北京警方強制帶走,之後,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在江蘇徐州。2019年2月1日,被起訴到徐州市法院。
過去一年多來,許豔四處奔忙,呼籲救助丈夫。但是,她聘請的律師一直沒有見到余文生,她向很多部門申請監督余文生案,全都沒有回覆。不僅如此,她還屢遭中共威脅,兩次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她和兒子出境也被限制。儘管如此,許豔表示決不放棄,她從網上查詢得知:全國人大代表2,980名,北京市人大代表759名,石景山區人大代表27名,徐州市人大代表86名,江蘇省人大代表808名,北京市西城區人大代表81名,朝陽區人大代表100名,共約4,841名,一年365天,如果想完成這個夢想,每天約需要寄13封信。每封信22元,共約需要106,502元人民幣。

余文生律師到底因為什麼被抓、被關、被起訴?說到底,是因為他「為了不敢泯滅的良知,為了義不容辭的天職」,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余文生律師曾經在法庭上談到:「(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自1999年至今類似於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一樣的、可以不顧法律事實的政治迫害運動,源於前黨魁(江澤民)欲加之罪的非法意志。」「其錯誤之明顯、嚴重,為禍之烈,範圍之廣,持續時間之長,牽涉善良無辜之多,恐怕是空絕千古!」「十多年來,上百位律師,上千場無罪辯護已從法律上講清了這個法律真相——刑法第三百條及其解釋完全不適用於法輪功信仰者。所謂依法打擊實際上完全是蓄意錯用法律的枉法強加罪名,是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者的陷害,是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實。」正是這鏗鏘有力、震憾人心的辯護詞,讓中共政法系統迫害法輪功的人權惡棍對余文生律師恨之入骨,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

律師是什麼?律師是指受當事人委託或法院指定,依法協助當事人進行訴訟,出庭辯護,以及處理有關法律事務的專業人員。在正常的法治國家裡,律師可以依法為當事人做充分的辯護,依法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律師本人的合法權益也可得到法律的充分保障。但是,在中國大陸,由於「黨高於法、權大於法」,公、檢、法、司全部處於黨的「絕對領導」之下。黨的「絕對領導」集中表現在將公、檢、法、司官員的烏紗帽緊緊攥在手心裡。不聽黨的話,就把你的烏紗帽摘了,把你的飯碗砸了。如此一來,所有公、檢、法、司官員都是中共的馴服工具。在中共一黨專政下,根本不可能做到「依法治國」、「依法行政」、「依法辦事」。中共設置律師制度的目地,不是捍衛公平正義,而是讓律師配合法官演戲,裝點一下「法治」的門面而已。一旦律師不配合,非較真不可,就會碰得頭破血流,甚至身陷牢籠,飽受迫害。

高智晟律師因為依法替法輪功學員說話,多次反覆被非法抓捕,並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3年,受盡非人的酷刑折磨。2014年出獄後,長期被軟禁在陝北老家。2017年8月13日,又被中共強制失蹤,至今已經539天!王全璋律師因為替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從2015年7月10日起,被中共強制失蹤1,097天,期間,他的所有親友都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之後是祕密審判。再之後,是被非法判處刑4年半。至今為止,他的妻子李文足聘請的所有律師都沒能見到王全璋!2018年,余文生、程海、楊金柱、李和平、謝燕益、劉正清等一批維權律師的執業證書被吊銷,被稱為「吊銷維權律師證年!」楊金柱律師怒吼道:「現在的關鍵是,法院可以違法,檢察院可以違法,公安局可以違法,但是律師,只能夠配合,只能夠給他們強姦!」

由許豔2019年的夢想,我想到自己在中國大陸的遭遇。從1999年7月20日起,我因為在法輪功問題上給江澤民等講真話一直受迫害。為反對沒完沒了的迫害,我跟許豔一樣,也選擇了以寄掛號信的方式,呼喚良知、道德、正義與人性。我曾給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所有中共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副主席,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國務委員,中共中央所屬委、部、局、辦的主要領導,國務院所屬委、部、局、辦的主要領導,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中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中共黨委書記、紀委書記,中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100個縣(市)委書記,中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100所高等院校的校長(院長),中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100家報刊雜誌的主編,中國幾十家電台、電視台的台長,寄過掛號信。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卻因為寄這些掛號信,遭到江澤民的兩大親信——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的打擊報復,被關進監獄5年。我曾經是中共體制內官員,修煉法輪功之後,沒有花中紀委監察部1分錢醫藥費,身體狀況良好,同時,嚴格按照「真、善、忍」的要求,自覺做到不貪1分錢的財。即便在長期被迫害的極端險惡的環境下,我一沒有自殺,二沒有殺人,三沒有採取任何過激行動,而是一直堅持以寄掛號信這種最和平的方式表達訴求。但是,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的做法:一是極右,無論你寫了多少封信,多長時間的信,措辭多麼尖銳激烈的信,全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一是極左,抓你、關你、判你、折磨你,讓你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我是法學博士,曾經在中紀委法規室工作過,是中共《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成員,中共《黨員權利保障條例》的解釋者之一,曾經是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我在中國大陸以最和平的方式依法維權16年,沒有一個中共官員依法保障我的合法權益!我得出的結論是:中共是全世界最邪惡的流氓政黨,不要對中共「依法治國」抱一絲一毫的幻想,不要對中共抱一絲一毫的幻想。我的親身經歷充分證明: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對中共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邪惡本質的揭露千真萬確。

進入2019年,中共敗象盡顯。北大教授鄭也夫年初喊出了「中共退出歷史舞台」的時代強音。據大紀元最新統計,目前,已有3億2千多萬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對於有良知的中國人來說,利用一切有利形式揭露中共的邪惡,儘快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拋棄中共,解體中共,中國才能真正迎來「法治的春天」。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