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碩鳴:「李銳現象」是一種悲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2月19日訊】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秘書李銳去世後,其坎坷的一生給人們留下了反思,日前,有文章對李銳對中共高層敢言,確安然無恙的現象進行了分析。有資深媒體人則表示李銳現象是一種悲哀。

台媒2月19日刊登胡顯中的文章《中國有個李銳 還有一種「李銳現象」》提出,李銳在中共層級序列裡應屬第二等級,但和其他高幹不同:「他對當今所謂『核心』根本不買帳,不看齊,更不表忠心」,甚至公開貶損。李銳為什麼安然無恙?

文章稱,近年來出現一個新詞兒,叫做「兩頭真」,許多老人紛紛自動站隊,進入這個行列裡。第一個「真」就是人生第一段追求真理,為了真理不惜拋頭顱、灑熱血,前仆後繼。而且認為:共產黨就是真理的代表和化身。參加黨,參與黨的事業,就是進步的表現。

但很快這種決心就被現實擊得粉碎。為了自保求存,不得不把內心的不滿和懷疑掩藏起來,「欲說還休」。於是說些假、大、空的豪言壯語,花言巧語,甜言蜜語,矇混上面。

許多老人第二個「真」也正是追隨李銳的筆鋒紛紛去追尋真相,揭示真相。膽子再大一點的就要進一步追究責任者,撕下其莊嚴神聖的畫皮,還他以真面目。因此,李銳的親身經歷無疑具有典型意義,具有代表性。

和李銳情況類似的還有《炎黃春秋》前社長杜導正。資深媒體人紀碩鳴對美國之音說說,「李銳現象」、「杜導正現象」,其實是一種悲哀。「悲哀的是,這個現象只是一個有限的可以發表言論,或者言論自由的現象,而且只限於這麼幾個老人,而且把他們限制得最小。」

胡顯中的文章還提到,綜觀李銳百餘年漫長的一生,大體可以劃分為如下三個階段:早期是共產主義理論狂熱的信仰者、共產主義實踐積極的參與者。中期則成為共產主義隊伍內鬥的受害者;通過親身體驗與痛苦思考,始對自己早年的信仰產生懷疑、動搖。晚年則徹底認清了共產主義的理論和實踐的本質與虛偽、虛妄性,成為對這一理論堅定的批判者。

文章表示,對於李銳的另一場更殘酷的考驗就是廬山會議後被發配北大荒勞改期間差一點餓死。由於對自己挨餓的經歷刻骨銘心,同時對幾千萬餓死的饑民無限同情,李銳進行了深刻的反思和追尋,終於看清楚當年自己所熱情追求的目標和眼見的現實竟然是適得其反,他終於對這個主義、這個黨,有了痛徹心扉的認識和評價。這就是李銳的人生第二部曲。

由於「受害者」的特殊身份,由於幾乎被餓死的慘痛經歷,使得他對這個理論和實踐以及由此而產生的體制有着切膚之痛,有着切身的體驗和認識。因而他對這個理論、這個黨、這個體制的批判具有更深刻的內涵。他的批判因而成為時代的最強音。通過長期思考,反覆驗證。李銳得出的結論是:「何時憲政大開張?」

文章指出,奇怪的是:距離我們並不遙遠的20世紀60年代那場大饑荒,竟然悄悄地被人為地「虛無」了,在中學教科書裡消失了,在公開宣傳資料中不見了。而這場災難的始作俑者卻從來不檢討自己,不進行自我批評,而且不許別人批評,甚至不許任何人再提起此事。否則就是「抹黑」,就是「煽動」!如此霸道,真令人「仰天長嘯,空悲切!」

據報導,李銳生前曾多次表示死後不蓋黨旗,不進八寶山。但中共卻安排李銳的葬禮在八寶山舉行,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已對官方葬禮安排表態,16日她在起草書面聲明時說:「如果他知道一面染滿人的鮮血的腥紅的黨旗蓋在他的身上,他的在天之靈不能容忍。我不能接受他們把這面黨旗蓋在我父親的遺體上!」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李若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