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李南央:黨旗覆蓋李銳遺體是對其最大侮辱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2月19日訊】【今日點擊】(3393-1)

提要
李南央黨旗覆蓋李銳遺體是對其最大侮辱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因為時差的原因,所以今天是20日。李銳,前毛澤東的祕書,後來是中組部的常務副部長。按照中共的說法,李銳應該是今天在八寶山開追悼會。但是他的女兒李南央呢,明確講說父親不進八寶山,因為八寶山的人不喜歡他,不蓋黨旗,不開追悼會。因為這是有一個時差的問題。

那另外一個呢中共在媒體報導中,我看到香港01的報導,香港01呢香港的媒體,但是是跟多維新聞網是一個老闆,現在就表現出它,在我眼睛裡表現出,越來越像中宣布在控制。它在兩三天前在報導這個類似,就是李銳死了之後,在報導這件事情的時候,有關追悼會的時候,它去突出了李銳的遺孀,就是他後來的太太,跟李南央之間的衝突。說家屬之間有衝突,這是中共報導的手法。

這個說法相當不地道。這個人他講的對不對,他講的可能是事實,對不對,但是那針對的是死去的人,沒錯吧。李南央講的是他的父親,不要黨旗,不進八寶山,要跟整個共產黨一起隔開。它香港01不這麼報,它香港01說是他們家屬之間有衝突,用這個概念去掩蓋很大的爭執,就是在李銳自身對中共的看法。跟黨走,你想是個人,很難很難的,你想是個好人幾乎不可能。為甚麼,連人都難了,甚麼叫好人呢,沒有好人的標準對吧。一切是宣傳,而不是事情的真相。就這麼一句話,邪惡透頂了,邪惡透頂了。用客觀事實去掩蓋事情的真髓,去掩蓋事情的核心的真諦,那邪惡無比。我不騙你,這是邪惡無比咧。

那這種宣傳的手法,在我眼睛裡那就卑鄙都談不上,卑鄙是指人,我只說這東西到底是人是妖,這個是這麼看的。所以李南央呢,今天如果在大家看我這期節目的時候,你會看到結果應該出來了,是不是在八寶山開了,蓋不蓋黨旗,應該。最新的說法說叫尊重李銳的遺囑,那最後會怎麼樣,我們不知道。但是李銳的另外一個特點,李南央自己講,李銳的手稿、日記,從1935年遵義會議,1935年一直到2018年3月26日。3月26日習近平見金正恩,公開承認金正恩到了北京。這個人寫的這東西,那才叫真正真正的時間是個神,都不錯天的。

1935年遵義會議毛澤東上臺,共產黨開始走成。2016年3月26日習近平修改憲法,把原來的一切全翻了車了,他完全走入了一個獨立的人,獨立的獨裁者,以見,公布見金正恩做為標誌,你查吧。哎呀,如果按照定數上說,給走成這樣的話,沒戲了我說。我說沒戲的意思沒有任何緩衝餘地了,是妖的就是妖,是魔的是魔,是鬼的是鬼,該死的死,該出事的時候,那豬該死了你就就,提溜三根毛你都提溜不起它,什麼事都定了格了,我眼睛裡。

李南央:黨旗覆蓋李銳遺體是對其最大侮辱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黨旗蓋在李銳遺體上是對其最大的侮辱。他蓋不蓋,對吧,他要在八寶山給李銳開會,而八寶山裡頭全是中共蓋黨旗的,他要不蓋那就是個事兒。他要在八寶山給李銳開這個追悼會,而沒蓋黨旗,他就把裡面所有死的全給罵了,全給罵了。但他如果蓋了,那就是一直侮辱強姦了,強姦了李銳的,強姦了李銳,我不好說甚麼了。所以當他決定要在八寶山開的時候,按照我以為中共會給他蓋,中共會給他蓋,那表現出它強大的意志。因為絕不能對外有任何分歧,但卻是對個體生命的真正的侮辱。但這一份侮辱,李銳用自己的屍體,去揭示了中共生命之邪惡,所以就看你怎麼看了。

16日李銳去世,旅居在舊金山灣區的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對記者講,父親生前表示去世後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他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如果在父親的遺體上蓋上黨旗,就是對父親的最大侮辱。1996年李銳說:今生只缺一揮手,告別無須八寶山,請問骨灰何處撒,樓前樹底作肥源。這是相當開明的人了,不喜歡八寶山的人,八寶山人也不喜歡他,所以這就是這麼概念。1937年加入了共產黨,是中共黨史專家,所以他留那東西厲害了。中組部常務副部長,中組部常務副部長,那是當時胡耀邦年代讓他做的。

所以他從1976年之後,就他成為中組部常務副部長的時候,整個改革開放的這群人怎麼來的,他都清楚,全是他一手給辦的。是小蔥是白菜是蘿蔔是臭豆腐,都是他調的菜。生前說黨旗上的鐮刀斧頭,這是個不尊重知識,不尊重知識份子的標誌。那是殺人哪。如果給父親身上蓋黨旗,不但違背老人的遺願,也是對他最大的侮辱。紅色是非常讓人不舒服的顏色,現代人一天到晚都是紅顏色,讓人很難受,他說很多人會罵人的。李銳你最後蓋上那面黨旗,沾滿了人民的鮮血,他恨透了那面黨旗。

那李銳把他畢生的經歷畢生的技術,就是說對共產黨的歷史也好,論證也好黨史也好,他的日記的一切都交給了他的女兒。他女兒一點一點從國內帶出去,為甚麼,發現了就給它扣了,抄他們家。一點一點給帶出去,這是對中共最大的洩密,今天蓋棺定論。香港明報有一篇報導說李銳是馬克思主義者,李南央聲明,父親說過他不是馬克思主義者。開追悼會,按正部級,就夠馬克思主義者,我爸說這是一個很滑稽的事情。引述了炎黃春秋,炎黃春秋被封殺了,吳思的話說:李銳是誰?李銳不是馬克思主義者。我覺得吳思講的話是對的。

這就是我們看到的,20日追悼會之前李南央對記者的說法,那她直接表現出李銳的態度。20日舉行告別儀式,李南央講,做為女兒與父親理念相同,心心相印,每年都回國陪伴父親。這一次想見父親最後一面,但她決定還是不回去參加中組部舉辦的,違背父親遺願,侮辱父親人格的追悼會。所以還是給他放在了中組部的部長的位置,常務副部長,他是在中共官場中是正部級啦。那如果中組部給他開追悼會,告別儀式不給他蓋黨旗,這個那中組部自己說共產黨完蛋了。怎麼你看都看不出,都會,他有可能蓋黨旗,有可能蓋黨旗。而真正李南央,有朋友可能問,那李南央也是一個,就是官宦子弟,這真正紅二代。

李南央是1989年6月4日,他的父親在木樨地的部長樓,直接看到軍人對學生和市民的屠殺之後,他的父親跟她說你趕快走吧,你帶著孩子走吧,這個地方不是人待的地方,所以每個人情況還是有差距的。她李南央聲明說,我不需要顧及世人怎麼看我,我需要是面對父親,面對自己。父親絕對不能接受,將他定位為一個共產黨的正部級幹部進行追悼。父親在天有靈,一定會對那面蓋著沾滿了人的鮮血的,腥紅的黨旗下的李銳慟哭長嘯。

明白的人誰都知道,中共的黨旗,中共國家的國旗上頭都是中國人的血。所以當你舞動著紅旗的時候,你舞動的是那些,你欠下的是那些死去的,上億人的鮮血,他們的命。如果他們有鬼魂的話,他們一定追著你不放。我說這話是說給那些愛國者們聽的。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