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銳遺體被強行蓋黨旗 女兒痛心老友怒斥中共「賤」

【新唐人2019年02月21日訊】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生前早早就留下遺囑,聲明自己死後不蓋黨旗。但中共為了維護「黨」的顏面,違反逝者的意願強行在其遺體上覆蓋中共血旗,讓李悅的女兒十分痛心,老友鮑彤也怒斥中共「賤」。海外輿論紛紛斥責中共對一個已過世的老人仍不放過,不惜以侮辱逝者人格的做法來為「黨」再撐一次場面的做法太卑鄙。

當地時間2月20日,中共官方違反李悅的遺願將其遺體送往北京八寶山舉行了一次走過場性質的「追悼會」。現場遍布中共公安便衣,沒有懸掛任何悼念橫幅和有關李悅生平回顧的文字,也禁止前往悼念送鮮花和花籃,不允許任何人展示悼詞,甚至也禁止非官方安排的拍照。

整個追悼儀式異常簡單低調,現場雖然擺放了習近平、李克強及前總理朱熔基、中組部部長陳希等高層領導所送的花圈裝點一下場面,但據去過追悼會現場的人回憶,有便衣特意站立在習所送的花圈前遮擋眾人的視線。

儘管李悅生前早早就對外公開了自己的遺願,聲明了死後「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但中共為維護「黨」的顏面,強行脅迫李悅的家屬配合「黨」的需要在八寶山舉行了這樣一場「走過場」的追悼會,還強行給遺體蓋上中共的黨旗。這種公然違背逝者意願、侮辱逝者人格的做法讓李銳的女兒李南央感到十分痛心。

李南央拒絕回國參加中共官方組織的追悼會,20日她接受了《自由亞洲電台》的採訪並再次聲明,父親李悅見證了中共建政過程中的血腥歷史,她不希望在父親最後的時刻呈現給公眾的是「中共部級幹部」這個身份,她更痛心父親的遺體被沾滿「暴力鮮血」的旗幟覆蓋。

李南央說:「我也很替我父親遺憾,我也感到很悲哀,特別是那面黨旗,他和我說過很多次,也和很多人都說過,AB團時共產黨殺自己(人)殺了10萬人;而且六四的時候,因為他在木樨地,他們在陽台上親眼看見坦克和機關槍是怎麼殺人的,他在那兒看了一通宵。這面黨旗蓋在李銳身上,我要讓大家知道這不是李銳的真實意願,我也不能夠原諒同意把這面旗子蓋在我父親身上的我的繼母和我的哥哥。」

李南央說,如果給她的父親身上覆蓋黨旗,那不但違背老人的遺願,而且是對爸爸的最大侮辱:「他說紅色是非常讓人不舒服的顏色,現在一天到晚都是紅顏色,讓人很難受。他說很多人會罵人,說李銳你最後蓋着那面黨旗,沾滿了人民的鮮血。我爸心裏清清楚楚,他恨透了那面黨旗。」

為了尊重李銳生前的「三不」遺言,有不少李銳的友人都決定不出席由中共官方組織的葬禮,很多李家的故友和一些異議人士都事先將花圈送到李銳的家中。

前中共中組部幹部閻淮就告訴媒體,自己曾親耳聽到李銳的「三不」遺言,出於對老人家的尊重,自己決定不出席官方舉行的相關儀式性活動。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則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怒斥中共不顧死者遺願強行在李銳遺體上蓋黨旗的做法。他表示,李銳生前是反對中共這種按照行政級別給人蓋黨旗的這種做法,他就是不希望自己被蓋上這個血紅的黨旗,現在還是被官方蓋了黨旗,「這叫胡來」。

鮑彤憤怒地說:「人家不要你還湊上去給人家一個東西(蓋黨旗),這不是『賤』嗎?我說!」

李銳是著名中共黨史專家,曾任中共中央委員、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水電部副部長、毛澤東兼職秘書。他是中共體制內少有的開明派人物,曾因講真話曾多次遭中共的政治運動迫害。李銳還曾是自由派雜誌《炎黃春秋》的顧問,長年呼籲民主憲政。還批評中國最大的問題是缺乏民主,被認為是體制內自由派的代表人物。

另据悉,李銳的長子范苗和妻子張玉珍在追悼會結束後,向部分出席者分發送了感謝信,表示李銳一生追求真相、民主和憲政。她希望各界讓李銳平靜離開。遵照李銳生前囑託,他的骨灰將送回其故鄉湖南平江安葬。

(記者竺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