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釋維穩信號?承諾不搞「大水漫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2月21日訊】李克強20日在國務院常務會上重申,貨幣政策沒有變,不搞「大水漫灌」。有專家認為,這是釋放穩定經濟信號,但是由於中共政策處於混亂時期,中共對「大水漫灌」的表述也相互矛盾,顯示中共進退失據的危險處境。

中共政府網消息稱,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月20日在國務院常務會上重申,中共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貨幣政策,不會搞「大水漫灌」的强刺激措施。

針對央行2019年1月份兩次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共計1個百分點,同時對第一季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MLF)不再續做。李克強解釋說,是為了順應市場主體呼聲。

他說,這也是因中國存款準備金率比較高,在這方面有充足的空間,而且在降準過程中也適當回收了流動性。

不過,他也承認,降准信號發出後,社會融資總規模上升幅度比較大,在票據融資、短期貸款方面上升比較快,這不僅有可能造成套利和資金空轉等行為,也可能帶來新的潛在風險。

李克強要求金融機構,要讓更多貸款流向實體經濟和中小微企業,特別是要加大中長期貸款。

中共對「大水漫灌」的矛盾表述

李克強去年11月13日在新加坡也曾表示,中共不搞「大水漫灌」式的強刺激措施。但是,央行同月9日發布的第三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刪除了「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堅持不搞大水漫灌強刺激」的表述。

財經評論人士「小白讀財經」分析認為,央行此舉實屬「罕見」,雖然這並不一定意味着中共會重返2008年4萬億的強刺激,但2019年M2增速或許會有反彈。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鑒於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中共決策者正試圖增加放貸,不過,由於上一輪刺激餘波尚存,中共再度出台大規模信貸刺激措施,似乎缺乏理據。

而全球領先的投資管理公司柏瑞投資首席經濟師Markus Schomer去年11月15日在記者會上說,中共政策目前處於混亂時期,去槓桿的同時又推出刺激措施,如果中美貿易戰進一步升級,中共恐怕會採取更加激烈的措施提振經濟,包括放棄去槓桿化、推出更多財政刺激措施以及再槓桿化。

央行2019年1月4日宣布全面降准,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加上中共開展的定向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動態考核所釋放的資金,再考慮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不再續做的因素後,凈釋放長期資金約8000億元。

降准為了救大陸日益下滑的經濟

由于央行此次降準的力度超出以往。業界不少觀點認為,中共此次降准主要是為了救大陸日益下滑的經濟。

去年底,召開的中共經濟會議承認經濟面臨下行壓力。同年12月18日,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教授許小年,在杭州就經濟問題發表演說時表示,中國經濟有工業化的紅利已經耗盡、債務等三隻灰犀牛,所以未來3至5年難以反彈。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中共央行原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余永定,在接受陸媒第一財經專訪時也表示,中國經濟面臨經濟體制改革、經濟結構調整、金融風險的防範、房地產泡沫、企業槓桿率過高、影子銀行風險、地方融資平台違約等等諸多問題。而最緊迫的問題是經濟增速的持續下降。

中國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在公開演講時披露,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的研究小組內部報告稱,中國2018年的GDP增速實際為1.67%,甚至為負值等等。

但有經濟學家認為,政策刺激措施只是中共在年底之前給增長設置一個底線,但不會帶來經濟的復甦,並且預測央行2019年還有3次降准。

路透報導稱,知名對沖基金經理人巴斯(Kyle Bass)去年11月15日在紐約「路透全球投資2019年展望高峰會」上已警告,中國的金融體系已經槓桿過度,恐將面臨全面破產。

巴斯表示,由於中共政府不肯放寬對企業的管制,導致金融體系過度槓桿,從企業違約率、破產率、M1(狹義貨幣)、M2(廣義貨幣)供應量、40多年來最為緩慢的貨幣成長速度來看,他認為中共將出現全面破產,這是「很難躲開的」。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