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川金二會三方角力 誰是贏家?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2月28日訊】【熱點互動】二次川金會 牽動美中朝三方角力?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2月27日星期三。

就在今天早上、也就是越南時間的週三傍晚,美國總統川普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越南河內的大都會酒店見面握手,標誌著美朝第二次峰會正式拉開帷幕。外界關注這一次峰會會取得什麼樣的成果,在朝鮮去核問題上是否能取得實質性的進展?

而白宮今天則說在週四的時候,川普總統會和金正恩簽署一份聯合協議,但是沒有公布協議的內容。

那麼這一次美朝峰會,美國和朝鮮各自都想得到什麼?川金會的結果是否會影響3月份的川習會美中朝三方這次峰會之後,誰會成為最大贏家?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就美朝二度峰會來做一些解讀和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陳破空:您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習教授謝田教授,謝田教授您好。

謝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二位,在節目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週三晚上6點半,美國總統川普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越南河內大都會酒店會面,兩人握手長達9秒鐘。

金正恩表示,峰會前他克服了許多困難。他對會談將取得受眾人歡迎的成果,抱有信心。

川普回應說,第一次川金會非常成功,他期待這次峰會一樣不負眾望,甚至更加成功。

川普表示,朝鮮擁有巨大經濟潛力,美國願意幫助朝鮮實現經濟發展。

美國總統 川普:「我認為你的國家擁有巨大經濟潛力,不可思議,不可限量。我認為你可擁有遠大前程,和你的國家一起,(成為)了不起的領導人。我期待看到這樣,也期待幫助其實現,我們會幫助其實現。」

會談開始前,媒體詢問川普是否會正式宣布朝鮮戰爭「停戰」?川普回應將拭目以待,並表示不會在朝鮮無核化問題上讓步。按計劃,川普和金正恩將進行20分鐘的一對一會談,並參加晚宴。

晚宴中川普表示,明天的會談需要解決許多問題,他期待促成長期的美好局面。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白宮代理幕僚長米克·馬爾瓦尼、朝鮮高級特使金英哲,以及朝鮮外務相李勇浩,陪同參加了晚宴。

週三早上,川普發推文表示,他將和金正恩合作,努力推動朝鮮無核化,以及發展朝鮮經濟。

推文說:「金正恩和我將會非常努力,解決(朝鮮)無核化問題,以及使朝鮮成為經濟強國。我相信中國、俄羅斯、日本和韓國將會非常願意幫忙!」

週四,兩人將舉行一系列會議,會面地點還沒有公布。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和我們互動,您可以通過手機簡訊,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和我們文字互動。

破空想先問您一下,現在我們做節目的時間正好是週四的早上,正式的峰會馬上要開始了,我們現在得到的信息是前一天晚上他們見面之後的晚宴。川普在見面之前說他對這次峰會非常樂觀,並且他說如果朝鮮放棄核武,美越關係就是美朝關係的榜樣。您怎麼看川普迄今為止的這些表態?

陳破空:川普說如果朝鮮放棄核武,那麼美越關係可能是美朝關係的榜樣的時候是一語雙關,甚至一語多關,這個意思可以很明顯,就是說越南是個一黨制的國家,是個社會主義國家,但他沒有用核武器,沒有對外威脅,但是他照樣發展得很好,而且這個黨還存在。因為金正恩非常擔心他的政權倒台。這個是一個意思。

第二個意思就是,越南沒有核武器,但是越南的經濟是蓬勃增長,越南在1986年搞革新開放之後,越南的經濟可以說成為亞洲的一個亮麗的風景點,最保守的估計,每年經濟增長6%、8%,蓬勃向上,9千萬人口,他的勞動力非常年輕。這是第二點。

為什麼說他不只一語雙關呢?還有一關就是實際上現在美越關係是援越抗中,越南是親美遠中,因為越南在國家安全上、在主權上跟共產中國有根本的分歧和爭端,跟美國反而在戰略上是默契的,現在越南是以美國為盟友去抗衡共產中國。

實際上川普另一層涵義就是,朝鮮這些國家生活在共產中國的陰影下,朝鮮可以像越南一樣,將來的美朝關係完全可以壓倒中朝關係,不至於受中共的擺布和壓制,而美朝關係把朝鮮帶向世界。

我再說一句,當說到經濟的時候,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是在美國的引領下走向繁榮的,戰後的歐洲如此,戰後的日本、韓國如此,後來的共產中國也是如此,所以說北朝鮮有經濟潛力和走向世界舞台,它一定是在美國的引導下,川普說出了這一點,而且金正恩應該有所認識。

主持人:破空,當然川普這一次主要以經濟用意來希望能夠推動朝鮮去核,用經濟的前景來吸引金正恩。您認為金正恩第一次去了新加坡,這次又到了越南河內,您覺得他看到這樣的經濟情況會讓他動心嗎?

陳破空:當然,因為對金正恩來說是這樣,雙方的目標是不一樣,金正恩的目標是希望通過美國,親美,或者是美國總統跟他會見,不僅提高他國內的地位,而且使封閉的北朝鮮走向國際舞台,這是他的主要目標。

而美國的目標是要他放棄核武器,但金正恩手上持有這個武器,持有這麼一個籌碼,所以他不願意輕易放棄,他需要能夠討到一些好處,那美國看到了這一點。美國現在的重點還不是真正只針對朝鮮,美國的重點是要穩住朝鮮針對中國,因為美國現在最大的敵人並不是北朝鮮,最大的敵人是共產中國,是中共。

所以在處理大小關係的時候,美國是把朝鮮核威脅放到次要的位置,把中共這個大威脅放到主要位置,因為他只要能穩住北朝鮮,北朝鮮不再搞導彈試射,不再搞核武試爆,不再搞威脅,穩住了,美國就能騰出手來對付共產中國。現在美國正在這樣一個戰略考量下,好像看上去對北朝鮮有點軟了一點,甚至立場退後一點,實際上川普有他非常精明的考慮。

主持人:謝田教授,剛才請破空談了一下越南的情況,我想問您,我們看到越南作為第二次美朝峰會的東道主,您覺得他在這中間扮演了什麼角色呢?

謝田:我看來首先選擇越南的時候,美國肯定是經過一些深思熟慮的,首先,越南是兩方都可以接受的,北朝鮮和美國都可以接受的一個中立的國家。另外一點,其實我們看到美國兩次在亞洲發動戰爭,參與戰爭的時候,一個是韓戰、一個是越戰,現在事實上通過這一次見面,把兩個昔日的對手都拉到了談判桌上,都在友好的形勢下進行交談,我覺得這個是川普的一個國際戰略,國家外交上一個相當大的一個成功。

但另外一點,我想他選擇越南還有一個更大的優勢,就在於越南和北朝鮮都跟中共有這種非常千絲萬縷的聯繫,甚至有一定程度上的對立,尤其是越南。現在越南對朝鮮來說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川普可以用越南的例子,讓金正恩看到越南現在經濟的發展,現在美國對越南經濟的支持,美國和越南的外貿關係是外貿投資的發展,讓他看到雖然原來也是美國的敵人,現在我們可以有這麼好的經貿關係,實際上是用這個胡蘿蔔加大棒,同時向北朝鮮展示放棄核武器以後的美好前景。

像川普和越南總理會面的時候,越南總理就說非常感謝川普同意把峰會放在這裡舉行。我想越南也有這個要求,希望跟美國保持更加緊密的聯繫,並且現在看來越南和美國的官員第一次會談馬上就取得很大的經濟效果,越南同意購買大概2百多億美元的產品,包括很多飛機,下一步美國的投資可能也會增加。這幾點我覺得都是美國在,你可以說是一箭雙鵰或者一箭三鵰,這一次會談可以同時搞定震懾了三個共產主義國家:越南、北韓和中國。

主持人:您這點倒跟破空不謀而合。破空,我們來看一下這次二度的美朝峰會,第一次新加坡峰會之後,基本上有一個大的框架是無核的意向,但是大家沒有看到時間表或者是路線圖,所以這次外界關注在朝鮮無核問題上到底能不能有實質性的進展?這個問題您怎麼看?

陳破空:不會有實質性的進展,因為剛才我講到一點,是美國放鬆了一點,因為現在川普的戰略已經變了,川普在上任和金正恩當時搞瘋狂訛詐的時候,川普的戰略目標是要打擊金正恩。當時金正恩政權是所謂面臨美國的軍事打擊,大兵壓境、制裁的緊縮,雙重壓力之下。

但世界上的事情就是有必然也有偶然。當初那個偶然的因素就是韓國發生政局變化,前總統因為政治上的事情下台,結果選擇了一個自由派、左派的總統,這個總統上來又遞出和平的橄欖枝給金正恩,那麼這個橄欖枝相對救了金正恩。那個時候如果說金正恩繼續搞核武挑釁,然後美國繼續搞經濟封鎖,金正恩政權可以說是面臨垮台或者滅頂之災。

但是這個韓國的新總統文在寅給他伸出橄欖枝,金正恩在絕望之後抓住了這個橄欖枝,所以突然發生戲劇性的變化,就是在韓國的推動下,推動了一個韓朝峰會,又推動一個美朝峰會。

這時候連中共都急了,中共冷淡了五六年的關係,習近平和金正恩的關係冷淡六七年,互相不理睬,突然之間搶著要跟金正恩友好。這樣棋就活了!這個棋活了,美國是要他棄核,但是美國後來這個目標開始變化,就看到整個世界是一個大棋,大棋是共產中國才是最大的敵人,而北朝鮮是次要的。

當北朝鮮停止核武試射、停止導彈試射,而且象徵性地炸了一些核武彈坑,或者導彈發射的時候,美國覺得至少把他穩住了,穩住了,美國可以騰出手來好好解決中共這個問題,就貿易戰這個問題。

這次越南我補充一句話就是說,為什麼選越南?美國上次選了新加坡,新加坡意識形態和美國不同,但是地緣政治上是盟友,美國是新加坡的軍事保護國,而新加坡的軍港和軍事基地對美國開放,軍事上有同盟條約,這是可以理解。

但這次選越南就更加重要,越南是共產國家、又是緊鄰中國,而美國不會選北京,中共非常希望美朝在北京會談,但不會選北京,是因為中共砸了自己的牌子,當年小布什給它這個機會六方會談,它是演雙簧,自己砸了自己的牌子和信譽,所以不會再給它這個機會。

所以選擇越南更重大的意義就是美國發出重要的信號就是,我可以跟中國周邊的這些國家都打交道、都建立友好關係,哪怕是共產國家,我都可以跟他友好往來,最後形成對中共最大程度的包圍。別的國家就不用說了,非共產國家不用說,跟美國都很友好,就是共產國家不僅越南跟美國現在是越來越緊密,好像準同盟關係一樣,連朝鮮都可能導向美國,所以讓中共進一步緊張。雖然中共很龐大,但它連周邊的小國都支配不了,所以這時候美國發這個信號就很明確。

美國這一次在朝鮮的動作也好、在越南的動作也好,實際上暗地裡瞄準的、劍指的是中共,劍指北京,讓中共老實一點,要就範,不要再占美國的便宜,不要再破壞世界經濟秩序或者國際秩序,尤其是不要在地緣政治上甚至軍事上來破壞。所以現在對北朝鮮的施壓放鬆,實際上是為更大的戰略目標服務,就針對中共。

主持人:謝田教授,破空剛才很明確地認為說這一次峰會在朝鮮去核問題上不會有實質性的進展,這個問題您怎麼看?

謝田:我倒是認為非常有可能有些突破、有些進展,因為27日星期三川普和金正恩晚宴之後,發了一個推特,告訴大家說他們有些非常重大、非常好的交談,他們談話的祕密是很多人會不惜用一切代價來獲得的,原話是這樣講的,他確實有很多東西讓川普覺得很有信心,覺得第二天、星期四可以達成一個什麼樣的協議。

我覺得為什麼有希望有這個可能呢?最早的時候,北朝鮮的核武器確實對美國構成一定的威脅,至少對夏威夷、關島和加州西岸、美國西岸。但是川普在跟北朝鮮一步步在交往的時候,從最開始在聯合國大會上罵他是一個「小火箭人」,比較強勢的時候,慢慢轉化成他認為有可能用和平手段把他給解決掉。

後來美國發現每一次跟北朝鮮有一些突破、有一些進展的時候,金正恩就跑到北京去了,跑到北京完了以後,馬上就變了調子,改變了態度,又變得強硬起來,這個已經出現兩三次了。讓美國方面更加明確的認識到,北韓這個流氓政權的背後有個更大的流氓,就是中共政權!而必須打擊中共政權才能解決北韓的問題。

這就是隨後而來,我們就看到中美貿易戰就開始一步一步地升級、一步一步地加劇。到今天為止,我們知道中美貿易戰可能會有一些突破,3月1日那個也快到了,第七輪談判也進行了,在這個時候川普應該認識到,現在是解決北朝鮮問題的時候了。

所以在這個時候,我想北朝鮮也認識到,他們原來的金主、背後的靠山,在美國這種打擊之下根本就不堪一擊。他本來對中國就有一種非常強力的不信感,從他的父親、祖父其實都是這樣。

這一次他為什麼坐火車去越南呢?坊間、媒體有各種各樣的推測,我覺得第一個原因是他怕死,他不敢坐飛機,可能飛不到,或者性能不好。第二個,他上次去新加坡的時候借了中共的飛機,也展示他對中共的依賴,這一次他不想再依賴中共了,中共是靠不住的,所以他才會採取坐火車。坐火車,他甚至不願意省點時間坐中共的高鐵,非要他自己的裝甲列車慢慢地動過去。我們也知道實際上他對中共的看法,尤其在美國的強大壓力之下,事實上有所改變。

而現在看來,我認為金正恩最終起作用的,一個是美國讓他知道他的靠山靠不住,經濟上現在已經要崩潰了。第二個就是說對北韓的經濟制裁也讓他覺得沒辦法維持,如果川普再把有著非常美妙前景的越南給他展現的話,更容易說服他讓他放棄,所以我覺得這個希望還是蠻大的。

主持人:其實我覺得很好奇,破空剛才您說它不會實質性的在去核化上達成突破,如果這樣的話,美國為什麼要舉行這一次美朝峰會,他們想要得到的是什麼?

陳破空:首先,據我所知,這次去核化不會達成實質性的進展,但是有一個會達成,就是說可能洲際導彈,比如讓朝鮮放棄洲際導彈,或者銷毀洲際導彈,這有可能會是其中的一個重點突破。

因為洲際導彈是對美國的直接威脅,它的短中程導彈是對周邊國家和地區的威脅,或者他號稱自衛。那麼洲際導彈消除的話,他是表了一個態,我不針對美國,他可以表這個態,這是一個。

再一個,很多人問這個問題,非常好,很多人問既然不能達成去核,既然金正恩要拖延,就跟中共一樣要打拖延戰,而且不僅金正恩要打拖延戰,中共還在背後教他拖延,既然這樣,美國總統為什麼要見面?這就是一盤大棋了,這就是一個大戰略了,我就說誰是主要的敵人、誰是次要的敵人,誰是最大的敵人、誰是第二大敵人。

北朝鮮不算什麼!北朝鮮那些導彈、核武器加在一起,川普原來說了一句輕鬆的話,你不要炫耀,我們美國比你要多得多,按鈕更大!就是那個是小敵人。但是最龐大的敵人還是盤據北京這個最大的專制堡壘,所以美國現在一心一意要對付的是北京。在這個前後美國跟中共又有貿易戰、又有貿易談判、又有軍艦進入南海或者台灣海峽,然後又跟朝鮮在平穩的談判。

甚至於有人還提出這麼一個,就第一次川金會已經舉行過了,幹嘛還舉行第二次呢?又沒有去核。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是為了改善美朝關係嗎?

陳破空:不是改善美朝關係,是穩住北朝鮮,不要添亂。對金正恩來說,他非常需要這個東西,不是川普不需要這個東西,金正恩非常需要。所以金正恩這次反覆講,在第一次我們見面之後過去261天,他數得很清楚,每天都在數日子,過去261天有一些誤會,但是我們雙方都在努力,所以這次有第二次會見。

他非常需要這個會見,為什麼?他為什麼不坐中國的火車,他除了防範中國,剛才那些人講得很對,除了防範以外,他經過中國的主要原因是他經濟上、物質上必須依賴中國,所以他一路走,空車而來滿載而歸,21車廂拉滿物資,而且沿途特供,中共供過來的。然後他面子上要靠美國,跟美國總統見面是最大的面子,跟美國總統見面可以讓他走向國際舞台。

所以這兩個東西,一個是對中共物質的依賴,一個是對美國面子上的依賴,都會反過來強化他在國內的統治,他的地位和他的權位,這是他最需要的東西。川普看得很清楚他需要這個,川普在給他面子、給他台階下,給他這個東西,為什麼給他?就是要穩住他,穩住他不至於給美國添亂,等美國騰出手來好好解決北京這個最龐大的這麼一個獨裁政權,所以川普一心一意的對付北京。

甚至川普都想聯俄抗中嘛,因為通俄門事件的阻擾,所以不行嘛。所以川普連越抗中、連朝抗中,連周圍所有的國家去抗中,甚至連台抗中,所以川普的大戰略是非常大的,這個方面可以說棋高一著。

主持人:謝田教授您是否同意破空的意見,在您看來這一次的美朝峰會,美國想得到什麼,朝鮮又想得到什麼呢?

謝田:我可能不是太同意破空的看法。首先,我覺得美國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去核化。

主持人:您認為他們還是要抓住去核。

謝田:對,核武器是最關鍵的,至於導彈呢,載具呢,這可能是第二部分的。但是並不是說朝鮮放棄那個洲際彈道導彈,美國就可以放它一馬,不是這樣的。

因為美國事實上對他亞洲的盟友,尤其是日本、韓國、台灣都有這些戰略的承諾,尤其是對日本。

事實上北朝鮮的核武器它最大的敵人,第一個敵人並不是美國,實際上是日本。它在煽動它的愛國主義情緒也好,或者什麼樣也好,它的中程導彈、短程導彈,事實上核武器是針對日本的。

所以美國首先必須做到的就是一定要讓它放棄核武器,或者使它的核武器項目徹底的失效。如果沒有核武器,它的導彈能打到哪兒也無所謂,常規彈頭也沒什麼用處。所以我覺得美國這個國策或既定的目標,這是沒有變化的,也確實是能夠達到。

我覺得對金正恩來說,他最大的考量事實上和中共有點像,就是說他要保住他的金家政權,保住他自己的政權。那當然破空也提到,保住他政權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擁有核武器。在他看來是擁有核武器。但這個核武器確實把他這個國民經濟給折騰得一塌糊塗,傾盡國力來搞這個,他也知道這個事實上是維持不下去了。

那現在如果川普能夠確實讓他相信去掉核武器以後,他還有辦法維持他的統治的話,他可能就會放棄。我覺得這是有可能的。

但現在看來就是國際社會,國際局勢確實變化多端。今天剛剛出現一個新的消息,說是金正男的兒子,金正恩的哥哥被殺了,他的兒子剛剛放出消息,就在這兩天馬上要放出新的爆料,這個新的爆料可能會展示出金正恩更多的這些暴君啊、殘忍啊、侵犯人權的一面的話,他可能會給川普或者川金會帶來更大的壓力,不應該這麼輕易地放過金正恩一馬。這個局勢我想可能會變得更加錯綜複雜,但是我想美國的要求是不會變的。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這個我強調一下,我說的是這一次,說的是二次川金會,說的是2月27日、28日在越南河內的這次會談,我說無核化不會達成,或者沒有這個目標。目標可能是洲際導彈,或是別的一些階段性的推進,互相階段性的一個推進。

但是我說了,長遠說來當然,長遠目標或最終的目標,美國一定要朝鮮去核化,無核化。川普也強調了,當記者問他是不是沒有無核化這個目標?他說不會,這個仍然是個目標,這肯定的,這是個基本的東西。因為它不符合所有的這個條約、聯合國的決議,或者是核武器禁止條約等等。我只是在講這一次什麼情況。

另外,剛才謝田教授講了個很重要的情況,說他同父異母的大哥金正男的兒子最近要放風的話,這背後是中共。因為這個金正男是在中共的保護下,後來被金正恩所殺死,那麼金正男的兒子被迅速轉移了,轉移其實也是跟中共有關。

主持人:您認為是被中共保護起來?

陳破空:因為他們原來住在澳門或者住在北京,那麼中共是其中的最大保護者。所以這一次如果是金正男的兒子出來放風,那是中共在背後做這個事情,就中共絕對不想讓習近平跟金正恩成為真正的朋友,也不想跟美朝關係真正達到如膠似漆的地步,絕對不希望朝鮮變成另一個越南,也就是說朝鮮真的是親美而遠中了。所以中共在背後放這個風。

而且中共放出兩個信息,一個是它要讓金正男的兒子發聲來干擾這個川金會。還有一點,當然,金正恩是個獨夫民賊,大家都知道,殘忍、殘暴,非常壞,沒有什麼值得給他辯護的,是非常壞的人,徹底的一個壞蛋。這個川普只是在利用他而已。

然後中共的兩個意圖,一個意圖就是它放這個風呢,讓川金會或者是川金搞不成,最後搞不成事兒。還有一個作用就是說暗示還有一個備胎在這裡,原來中共是把金正男當備胎,隨時準備對金正恩取而代之。那麼現在告訴金正恩,金正男被你殺了,他的兒子還在,二十多歲,風華正茂,隨時可以取代你,比你還年輕。就如果是你不聽中共的,就範的話,中共是認為自己的國力、軍力、物力、特務力量是可以做到這一點的。所以我認為對金正恩是個警告。

主持人:所以您認為中共北京方面對於這一次的川金會是不是比較複雜,一方面也許它是不希望像您說的,看到美朝關係的改善;另外一方面,它是不是也不願意朝鮮擁核呢?就是很多人認為在它的邊上有一個……。

陳破空:中共這一次的表態是有表面一套,暗地一套。表面上像那個《環球時報》、還有外交部長王毅,他們表態都說是支持川金會,支持他們會談。中共實際上是左右為難。如果它不支持這個會談,川普會怪他。比方那次大連,把金正恩叫到大連,金正恩回去改變主意了。

然後川普就說話了嘛,他說我原來很信任習近平主席要幫忙,你不幫忙我們可以自己解決,但是現在看來情況發生變化。就直接指名就說習近平或是共產黨在背後下指導棋亂來,就干擾了這個美朝關係。所以這個讓習近平他們倍感壓力,就覺得這個就讓美國在貿易、軍事對中共更加的施壓了。那現在它不支持會落一個罪名。

那如果支持呢,自己不甘心。不甘心的是說它認為北朝鮮是它的一個棋子,是它的一個籌碼,是一個牌,擋箭牌,是個所謂地緣政治的屏障,現在好像這個就要失去了,又不甘心。所以中共這個互相矛盾的態度啊,它就表現的就說表面上一套、背地裡一套,背地裡的話它就實際上是搞破壞。

包括這一次金正恩去中國,穿越中國就有兩層含義,金正恩穿越中國,當然中共希望他穿越,但是金正恩主要是缺物資、金錢、財物的需要而穿越,那麼在財物上還要依靠中共,因為現在別的國家解除不了制裁,聯合國制裁還在。而美國、韓國、日本是民主國家,要援助還要經過國會批准,就算是政府援助也非常有限。

而中共是個獨裁,想給你多少給你多少,把你當成一個省餵養起來都可以,中國經濟再困難,養一個朝鮮都養得起。就像毛澤東時代,餓死4千3百萬人還可以聲援亞非拉。

所以金正恩看的很清楚。金正恩之所以把他的這個綠皮火車開來開去除了要物資以外,就是反竊聽、反監控,不要中共的東西來監控。如果我坐你的高鐵、坐你的火車就完全被監控了。當然,中國這麼大,華為這麼先進,號稱這麼先進。

主持人:可能還是可以監控。

陳破空:就你的綠皮火車也是能夠監控的!處處在監控。甚至我認為前一段時間習近平向他提個建議說在中國體檢,都是黃鼠狼給雞拜年,體檢就能把你的身體訊息全部掌握,所以我認為金正恩是上了個大當。因為你在北朝鮮是完全可以體檢的,醫療體檢是完全具備的,但是據傳說他在北京做了個體檢。我認為那是非常吃虧的一件事情。那通過這個體檢,假裝勸他體檢,30多歲有什麼好體檢的?體檢完了把他的身體訊息全部掌握,連壽命都可以算出來。

主持人:但是不一定嘛,因為據說這一次他吸菸的這個菸灰都被他妹妹拿菸灰缸接走。

陳破空:對,他妹妹親自接走,他知道這一點。所以說估計他吃了幾次虧之後,他現在非常謹慎。當然這一次在南寧車站曝光之後,雙方的關係可能會緊張,就認為中共方面的保安並不是那麼嚴密,並不是嚴密到沒有漏洞。

而中共方面也會惱火,認為怎麼出了這個漏洞?日本的媒體、日本的記者取到這個鏡頭。人家都說現在媒體是長槍短炮嘛,那這個長槍短炮換成真槍實彈怎麼辦?那早就一槍射殺,金正恩可以在南寧車站一槍斃命。所以這個危險達到這個程度。

這裡面各種因素,我認為現在不排除中共是不是故意放出一個畫面告誡金正恩,你有安全漏洞,中共要讓你完蛋,你是一槍斃命就完蛋的。所以故意給日本的媒體和記者開了一個漏洞,讓金正恩嚇一跳,你別以為可以脫離中國的控制。

主持人:那個鏡頭被廣為流傳。謝田教授也請您分析一下,您認為就是對於這一次的美朝峰會,北京方面它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態,它樂見什麼、不樂見什麼呢?

謝田:首先,我想北京是樂見,甚至有可能是暗地裡支持北朝鮮的核武器的。我覺得首先按照北朝鮮自己的那些科技的力量,或者研發的能力、製造能力的話呢,事實上美國方面一直在懷疑中共是不是在背後支持?現在如果北朝鮮真正的徹底無核化的時候,去核化的時候,我們就可能會發現到底它的核武器是誰幫忙製造的。我想中共很可能擺脫不了干係的。

我記得以前美朝在核武危機的時候有一個說法,說是北朝鮮願意放棄核武器,但事實上它是暗地裡悄悄地把核武器轉移到中國和朝鮮邊界的大山下面,山洞裡邊,或轉到中國一方,讓中國代為保存。我覺得共產黨國家之間它完全可能幹出這種事情來。事實上這更加證明中共很可能確實是北朝鮮核武器的背後黑手。

它這樣做實際上對自己是有利的。首先,北韓的核武器規模很小,不太可能對中國來實施,對北韓來說不是最好的選擇。

第二,實際上北韓對日本、美國構成威脅的時候,會減輕中共的壓力,中共肯定是樂見北韓擁有核武器,給美國製造一些麻煩,搗亂。但是它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作為《核不擴散條約》的成員,當然也知道明面上它是站不住腳的,明面上它也要支持美國來反對朝鮮擁核。

但是你看它的支持,它暗中的支持,每次金正恩到北京去跟中共見面以後,回來又變得強硬,我們就知道中共肯定在背後起作用。那現在到最後呢,現在看來,當然中共對北韓也有點無可奈何,無可奈何就是說,北韓原來至少在半年之前是一直在譴責中共,說中共在走資本主義的路,跟美國眉來眼去,勾勾搭搭的,放棄了它的社會主義兄弟。

那現在看來大家都不說這個話了,現在北朝鮮乾脆公開地跟美國來來往往,甚至跟美國達成交易。所以對中共來說,從國際法上不得不這樣做,不得不反對北韓擁核,確實是無可奈何花落去,看著美國一步步把北朝鮮拉到他那個勢力範圍之內,對中共來說也就是非常沮喪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中共是不願意看到這次美朝峰會的?

謝田:那當然是。金正男他的兒子是不是像陳破空剛剛提到的?這個倒很有趣。

主持人:我們拭目以待。好的。破空我有兩個問題想問您一下,一個是我們有一位觀眾在YouTube上提問,他說:請教專家,中共一直在拉攏朝鮮,那麼根據目前的國際局勢,你們認為朝鮮會選擇美國,還是選擇中共?這是一個問題。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共它是不樂見美朝峰會,但是外界有一種擔心,就是如果這一次朝鮮通過一些虛假的讓步,讓這個局勢向美國從韓國撤軍這方面發展,那這個是不是也是中共樂見的呢?

陳破空:首先,我倒過來談這個問題。撤軍這個事情,這個非常微妙,誰願意撤軍?只有一家願意撤軍,就是中共。

主持人:朝鮮不願意嗎?

陳破空:首先是韓國不願意的,因為美國是他的保護國,美國的軍隊在那裡給韓國巨大的安全感,這第一個,韓國不願意。第二個,北朝鮮的態度是曖昧的,北朝鮮表面也講,不要外國軍隊駐紮朝鮮半島,其實它寧願美國駐軍。

他的父親金正日就表態了,金正日在當時2000年韓國總統金大中會見的時候,就一語挑破了,那時韓朝互動,親人會見,當時金正日就說朝鮮半島遲早要統一,好像是血濃於水啊,同胞之情。其中就說了一句話,他理解美國在朝鮮半島的駐軍,他沒有說美國,他理解外國軍隊在朝鮮半島的駐軍,他對這個表示理解,並沒有提出這個要求。

其實金正恩,我們看到金正恩這次跟美國總統打交道中,從第一次川金會、第二次川金會,從來沒有提出過這樣的要求,口頭上沒有這樣的要求,書面上也沒有這樣的要求,只是新聞報導中有這些東西而已。

我認為中共在反覆提這個東西,中共每次接待金正恩肯定都提出了這個問題,就一個是說你要跟他拖延,你的核武器就是你的武器,你不要輕易地放棄,你放棄了你手上就沒籌碼了,這是一個。但中共肯定在給他灌輸,就朝鮮半島不要有駐軍,不要有這個那個。

這是中共政權的考慮。因為它連韓國部署一個薩德導彈防禦系統,本來是針對北朝鮮的,但由於覆蓋範圍、偵查的範圍會擴大到中國境內、俄羅斯境內,連中共都要跳腳。表面上是針對北朝鮮,實際上是針對中共,所以中共跳腳比北朝鮮還要厲害,那個薩德導彈防禦系統。

那麼反過來,如果美國駐軍的話,實際上是中共如芒刺在背,而不是北朝鮮。北朝鮮如果真正跟美國和解了,跟韓國也是友好的話,雙方在同一陣線上,美國的駐軍對它是有好處的,因為它最大的敵人實際上是中共。

金家三代表面上親中,實際上奉行的是「防華政策」,從金日成就傳下來了,金日成到金正日到金正恩一直往下傳。金日成時代是大規模的清洗延安派,凡是親中共的派別被他清洗了,他塑造他自己的本土派。到金正日的時候是念念不忘,所以他把中共的特工都殺死,到金正恩時代他非常清楚這一點。

主持人:很快再請您回答一下觀眾的問題,就是說朝鮮會選擇美國還是?

陳破空:肯定是選擇美國。為什麼?朝鮮表面上在講中朝友好,實際上我們看到一直是明爭暗鬥。我們看到,首先,你三個國家一推過來,第一,新加坡也是一黨專政,中共也一黨專政,新加坡從來不選中共,他選的是美國來保護他,絕不選中共來保護他。甚至李光耀在去世之前說,美國應該緊急趕回亞洲制衡中國。這是親中親共的李光耀說的話。

第二個,我們再看越南,越南是共產黨國家,實打實的一黨專政越南國家,但是他跟中國的仇恨大於跟美國的仇恨,越南戰爭那時雙方,美國支持南越,中共和蘇聯支持北越,打了一仗,那麼後來美國撤軍,這種深仇大恨是整個國際大戰的一部分,越南跟美國沒有結大恨,真正結仇的是中國。

1979年那場戰爭越南簡直覺得莫名其妙,就是你的侵略戰爭,就是你大規模的入侵北越,而且把越南北部全部破壞,而且是支持柬埔寨這麼一個罪惡政權,柬埔寨那個紅色高棉是屠殺了四分之一的柬埔寨人,越南是拯救了柬埔寨,推翻了紅色高棉。

再一個再推到北朝鮮,連新加坡、越南走過來走到北朝鮮,北朝鮮可以說幾十年大半個世紀生活在共產中國的陰影下,以至於它是一窮二白,又獨裁、又專制、又貧困、又封鎖,最後是被中共搞成這個樣子,最後唯一有的就是核武器。剛才謝田講了,我也同意,這核武器實際上來源於中共,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它放棄這個東西,等於說放棄了中共。

所以我認為,回答這個問題,朝鮮金正恩在心裡面是親美,他們三代人心裡面都親美,前兩代想投美沒成功,現在金正恩要投美有可能成功,然後實質上他會遠離共產中國。

主持人:就看他這個路線圖怎麼走。謝田教授還有一點時間,我想問您另外一個問題,因為我們現在看到川金會在2月27日和28日舉行,那麼很可能川習會會在3月下旬,或者再晚一點舉行。那麼在川習會之前,川普先和金正恩見面,您覺得這兩個會之間有沒有什麼關係?或者換句話說,川金會的結果會不會影響川習會呢?

謝田:對,剛才破空也提到一點,就是說美國已經意識到要解決中國的問題,要解決中共的問題的話,他一定要把朝鮮的問題先解決掉,他也意識到中共在後面搗亂。所以現在看來,川普已經慢慢接近他的一個戰略目標,就是說可以先把這個朝鮮搞定。

回到妳剛才提的問題,朝鮮會選擇美國還是中國?我覺得這是非常清楚的。因為朝鮮人、北韓人,從這個領袖到民間,他們都把中國作為他的千年宿敵,就是說它實際上最大的戰略上的敵人就是中國,也就是中共。所以現在看來,他不敢輕易地、貿然地倒向美國。

我想對金正來說,他最害怕的就是他個人的安危和自己的金家政權,如果現在美國一直沒有提到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這些東西,但是我想金正恩也很清楚就是美國在越南,北朝鮮之外,在大力地高調地宣揚抵制社會主義,消滅剷除社會主義,包括委內瑞拉的社會主義,所以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金正恩可能一直還抱有這個擔心,但是我看到美國當年的敵人-越南現在走上親美的路,並且可以從經濟上繁榮起來,我想對他是個非常大的刺激。

主持人:還有一點時間,謝田教授,剛才我的問題是說川金會的結果是否會影響川習會?

謝田:會有這影響。如果這個川金會問題解決的話,至少這個會給中共更大的壓力,中共本來想利用朝鮮來作為牽制美國、干擾美國的一個籌碼,這個籌碼可能就不存在,那下面川普可以更加放手的來直接面對中共,解決中共的問題。

川習會第二次能不能發生?我們現在可能馬上就要看到,因為川普說現在已經放棄3月1日的截止日期,但是他現在正在跟中國在下一輪會談中確定具體的可以實施的那些步驟,怎麼樣執法的問題。如果這個執法的問題有可能解決的話,我想這個時候第二次川習會才有可能發生。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那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