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霉變食品事件鬧爆兩會 中共如何維穩?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3月16日訊】【熱點互動成都七中驚爆霉變食品家長反被「維穩」?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3月15日星期五。

近日,成都溫江區七中實驗學校驚爆長期給學生提供霉變甚至腐爛食物,家長去學校維權反遭到警察暴力趨逐並使用了辣椒水。最新的消息是官方檢測過七中的食材之後,宣稱全部合格;而家長則遭到一對一的約談,強力維穩。

另外港媒披露,今年中共的維穩費預算高達1.4萬億元,是5年前的1倍。為什麼收費如此昂貴的私立學校會發生如此的黑心事件?中共管控中國,為何越「維」越「不穩」?

今天我們請來兩位嘉賓就這個最新的熱點事件來做一些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您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在節目開始,我們還是先來看一個背景短片。

四川成都七中實驗學校被學生家長發現:小學部食堂,使用發霉變質食材。12日晚上,七中食堂轉移食品的卡車被家長攔下,家長當場報警,其他許多家長聞訊趕到。

13日,幾千名家長到學校抗議,校方沒有人出面解決,家長卻遭警方毆打、被噴辣椒水驅散,有12人被警方帶走。隨後被釋放。

《中國經營報》報導,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的食堂承包方是:四川德羽後勤管理服務有限公司。持有85%股權的吳春雷,是「德羽集團」的控制人。而德羽集團旗下,有一個四川省中學校長協會--校長之家,這個校長之家是吳春雷贊助的。

報導說,「四川德羽」業務遍布雲南、貴州、四川、重慶20多個城市。公司官網此前宣稱,四川德羽服務的學校包括成都七中、廣元中學、簡陽中學、雲南昭通學院、重慶江北中學等30多所學校,服務學生超過20萬人。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成都七中學生家長表示,很多孩子經醫生檢查都發現問題,但至今沒有人出面解決。

這位家長透露,他們手中有孩子檢驗出來的醫學數據,但官方不讓他們公布這個證據。

學生家長:「都有證據,問題是我們發微信、發微博,或者發抖音,全都跟我們屏蔽了,發不出去。昨天還有一個家長去,手裡拿著證據,檢查出來東西,

他們就想把證據沒收了。幾千個學生,這麼大的事情,政府都能夠壓下來。」

有網友說,看來成都七中學生食物中毒事件是一個關乎所有孩子生命安全的大案!全國一盤棋啊!所有的孩子都是低端人口!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互動,就這個事件來談談您的看法,您可以發手機簡訊,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和我們文字互動。

破空我想先問問您,看一下最新的事態發展,官方稱說他們檢查了食材,但食材是合格的,而且並且說十幾個還幾十個小朋友去醫院檢查,體檢也都沒有問題。一個是您怎麼看政府這樣所謂的調查結果;另外跟我們談談,成都七中這樣一個學校,它是不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學校,它跟出事的學校之間是什麼關係?

陳破空:官方目前對成都七中實驗中學,溫江區實驗中學學校所發生的毒食堂,毒食物的事情所做出的這些做法是自相矛盾的,不能自圓其說。一方面說,36個學生送到醫院沒有檢查出食源性疾病,也就是說學生的身體沒問題,跟食品無關;另外說檢查了18種食材,也沒有問題,沒有變質。這是一個結論,就認為食堂沒問題,學生健康也沒問題,是不是全體的小學生、全體上千名家長在撒謊?

但是與此同時,溫江區的教育局長、副局長卻被帶走調查,停職調查,這什麼原因?沒有問題怎麼要停職調查他們?再一個,這個學校立即跟所謂「德羽集團」中斷了合約,中斷了食堂合約,這不是叫欲蓋彌彰,不打自招嗎?所以它是自相矛盾的。

另外,家長本來手中有證據,有醫學檢查報告,卻封殺,如果家長出示他就沒收;家長上網傳,他就給封殺。在這樣的情況下,官方得出的結論不足為信,而且官方本身就有下論說不採不報,叫各地媒體對這個事情不採不報,是兩會期間,特別維穩。

回頭說成都七中。因為我在靠近成都的地區長大,成長讀書,我的一個姪子是成都七中讀高中畢業的,成都七中以前確實是很有名的學校,說一般的叫省重點,說得好聽一點是明星高中,這個學校老師當時要特級教師,或者優秀教師。當時我在80年代去過這個學校,去探望我的姪子,感覺相當不錯。

但是後來從90年代開始發生什麼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說是很悲觀的,或是很遺憾的看到一個巨大的變化,用兩句話來總結,一句話就是以前那裡的教師,至少80年代,那裡的特級教師是以一件事為自豪,就是我教出了多少考上名牌大學的學生,高材生為自豪。結果現在看來,這裡的教師以分了多少錢為自豪。

教育產業化之後,成都七中成立所謂的教育集團到處去建立分校,然後有一個高達投資出資建立了其中之一就是溫江區,原來溫江縣改成區的,郊區的所謂實驗中學,那邊出錢、這邊出師資、出名號,最後就成了一個金錢交易。

這裡面不僅是教育局的領導、學校的領導,甚至連老師都捲入了,很不幸的捲入了某種形式的腐敗。所以這樣一種蛻變的過程,對這個名校可以說是直接砸了這個名校的牌子,道德淪喪,整個社會道德淪喪的縮影。

主持人:出事的七中實驗小學,唐靖遠先生,我們知道它其實是一個私立學校,一年的學費三四萬,這樣一個收費昂貴的學校卻發生這樣一個事情,您覺得到底什麼原因會導致這樣的事件發生?而且它歷史比較長,一兩年,甚至兩三年,學校方面難道沒有監督嗎?

唐靖遠:這個問題我是這樣看,從表面上看,毫無疑問它就是一個利益的關係,因為經濟利益的誘惑;但是如果從更深層次來看,我覺得它的原因其實是由於整個這個社會,政府的正常的機制被扭曲了所造成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共這種黨天下的體制本身就是一種權力失衡的機制,因為絕對權力嘛,所以它絕對權力必然會帶來一個結果,就是造成整個社會正常的運行狀態會被扭曲,扭曲帶來的結果是什麼呢?就是我們看到的這種犯罪行為,違法犯罪行為和懲罰機制之間,這種本來是一個相互制衡的關係,但是這種平衡它失去了。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社會上面的亂象,就是違法犯罪的成本非常的低,但是受到懲罰的人卻非常的少,而且即使受到了懲罰,它那個懲罰的力度也都是非常弱的。它客觀上帶來的一個結果就是鼓勵犯罪、鼓勵造假、鼓勵違法,它其實客觀上造成這麼一個結果,而這個結果它必然造成整個社會的腐敗、社會不公等等。

所以我們看到的,你說這是個私立學校,收費很昂貴的,按說它應該獲得相應的回報,相應的高品質的服務。我們再舉一個例子,也就是近期才曝光出來的,不少車主購買國產的奧迪車,我們知道奧迪車定位不是低檔車,你花費了很多的錢,你買了一輛價格不斐的國產奧迪車,但是結果這個車是有毒的,材料是有毒的,最後很多車主甚至被檢查出來得了白血病,得了絕症。

就說你付出的成本雖然很高,但是在這樣一個社會不公的背景下,在這樣一個整個社會運行已經被扭曲了的這種機制下,你完全有可能就是你付出很高的成本,你卻完全得不到相應的回報,這種現象很普遍的。

同時從另外一個角度我也覺得,你看成都七中實驗學校這個事情,包括剛才提到像奧迪車的事情,它都反映出來一個特徵,就是說在這種社會不公的情況下,這種受害維權的群體,已經從過去的草根階層現在逐漸擴散蔓延到了這些所謂的中產階層、甚至是精英階層,它這個越來越惡化、越來越擴大,其實是這麼一個現狀。

主持人:其實我覺得唐靖遠先生談到社會的根源,破空我還想請您深入談談,您剛才說的利益和腐敗,因為這個承包食堂的集團,據說它承包了20多所學校,有的說有牽扯到10萬學生,有的說牽扯到20萬學生,這中間您覺得到底會有什麼樣的利益糾葛,以至於它做出這樣的不顧學生性命的事?

陳破空:腐敗、官商勾結、權錢交易、利益鏈,這個可以說是非常清晰的一個圖線,為什麼呢?你想學生繳費那麼的貴,要考這個貴族學校,這個成都七中實驗中學每個學生每年繳的費是3萬多人民幣,3萬多人民幣在中國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數目,那麼這個家長的話應該是中產階級,或者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庭才負擔得起,也算貴族學校了。

這樣的貴族學校應該說學生去了之後,既然繳了這麼貴的費,那麼他們吃的食物至少是保證的、精美的、優秀的、健康的、非常可口的,家長、學生都非常滿意,因為是貴族學校的服務。

但是為什麼居然小學生普遍反應什麼爛肉、腐肉、過期食品,什麼爛菜都來了,為什麼呢?就是成本問題。就說明這個承包,這個學校不是自己來經營食堂,而是叫人家來承包來經營食堂,就德羽集團。那麼承包了之後,承包商顯然在壓低這個價格,就說不惜把給監獄犯人吃的那些陳化糧、過期的食品拿來給小學生吃,還是貴族學校,所謂貴族學校。

那為什麼?因為這就說明這個承包商把錢,他用貴族學校的錢,他有分一部分嘛,他承包了,先拿去幹別的用途了。別的用途幹什麼呢?他去賄賂領導、賄賂官員去了,比如說這個德羽集團贊助了所謂校長什麼聯合會,校長聯盟,這些校長手上有權力,他去贊助了,給他們校長俱樂部,讓他們去享受,給你哪裡去按摩,哪裡去旅遊,他出錢,他要出這個錢。

第二,他要出什麼錢呢?他這個證件怎麼來的?這個成都七中是公立學校,公立名校,是國家資源,但你辦一個私校,你要取得各方面的批准,什麼教育的批文,什麼監管、工商的,又是企業、又是學校,還有衛生部各種批文,你必須打點當地的這些領導。比如說教育局局長、副局長為什麼被查?他們經常去那裡視察,他們肯定口袋裡塞滿了錢。

所以這些承包商要打點的方向太多了,他自己還要賺錢,所剩無幾,就在學生和學生家長身上去勒索做文章,就提供腐肉、敗肉、過期食品給學生。所以這裡面就充滿了整個的腐敗,而這個就是教育產業化的過程中,如果說別的國家講教育裡邊有些經濟來往、金錢來往,那人家有自己的機制。但中共這個體制,一黨專政,一條線下來之後,一旦教育產業化,必然就跟腐敗掛勾,最後就是一個腐敗的重災區。

教育腐敗跟其它領域一樣,官場的任何領域腐敗,你只要跟政府發生聯繫,公立、私立什麼雙軌制,一發生聯繫,這裡面腐敗氾濫、行賄受賄、偷工減料,工程偷工減料,然後辦學校是品質下降,然後辦食堂是腐敗食物,都會出來,所以整個裡面就是一句話,確實是這個社會的腐敗,而且是整個制度所帶來的社會性腐敗。

主持人:對,所以學校的領導可能都參與其中,不然的話不可能這麼長時間不監督。

陳破空:教師都急著分錢,那肯定都參與其中了。

唐靖遠:我簡單補充一下,我們都知道,你說學校的監督它其實是有一個前提的,就是學校監督它一定是要服從學校的領導,那麼學校的領導他其實也要服從更高一級的教育系統的這些官員的,所以一旦這裡面有了官商勾結,有了它的利益關係在裡面的話,這種監督其實它完全就是形同虛設的一個東西。

主持人:對。

陳破空:一句話,德羽集團有什麼能耐,它包了,其實我看了很嚇人啊,這整個西南地區的二三十所學校被它包下,它供應二十萬的學生,它這個範圍不只是成都,它是四川省,不只四川省,還有雲南、貴州省、還有重慶,獨立出去的重慶直轄市,就雲貴川渝整個西南地區的服務被它覆蓋了,哪有這麼大的能耐啊?就說明它賄賂的範圍還不只是縣市級的、區級的領導,恐怕到達了省級、直轄市這一級的領導,才有這通天的本領。

主持人:對,所以我覺得就是像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之後,就是現在其實可以說是鬧得非常大,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講,我不知道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就是這樣的事情如果發生在國外,其實也很簡單,就是說你犯罪了,你該抓的抓,你如果有責任,那麼你該撤職的、該查辦的查辦。但是在中國好像這樣的事情是得不到解決的,最終就是說它都必然變成說要上街去維權,就是它是不是根本沒有正規的渠道能夠去解決這樣的事情?

唐靖遠:對,這個問題我是這樣看,就是說我們都知道在西方國家它都是這種法治社會,它可以用法治來保證、確保社會最基本的公平得以實現。換句話說,如果說你是受害方,你其實不需要去上街,你只需要一個電話打給你的律師就可以了。

我們舉個例子,就像現在我們看到剛曝光出來的,美國不是也有這種腐敗行為,是吧,很多富人他們通過這種造假、通過賄賂、行賄的方式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名牌大學去讀書。

這個事情你看也是剛剛才曝光的,馬上我們看見它的結果是什麼呢?政府直接就開始採取行動,抓捕了50個人,其中有33個都是家長,而這些家長幾乎全都是這種主流社會人士、社會名流,甚至還包括好萊塢的明星。

主持人:就他去賄賂。

唐靖遠:對,也就是說,其實在西方這種法治社會,他通過這種方式,你沒有例外,哪怕你是上流社會、哪怕你是明星,你犯了法該抓就照樣抓,他通過這種方式實現了一種社會公平,他能夠保護住、維護住整個政府的信用,我覺得這個是最關鍵的問題。

為什麼在中國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感覺解決不了?很多人動不動就我只能上街,或者是採取其它一些極端的方式來喊冤?關鍵的問題是因為這個政府的信用破產了!

中共整個信用,就是中共政府的整個信用破產以後它就會……,我們都知道在過去很多這樣的例子已經都充分說明,就是在中共這種極權的體制之下的話,中共政府往往要嘛它本身就是這個問題製造者的一方,或者要嘛就是它是製造問題,就是貪污腐敗的一些企業的這種利益相關方。所以無論如何,它都不可能去自己去查自己,它要保住他自己的這個個人的政績,或者它要保住政府這個GDP的數字等等,各種政治上的原因。

它覺得你草民這麼一點點所謂的權利、人權,跟它需要保住的那個東西相比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它這個造成一個就是說這種普通的老百姓你想要去維權,你的成本會非常的高,我們看到實際的情況是,像這次七中的這些家長,是因為靠著人多,你要嘛就只能靠著人多,你就上街去把交通給阻斷了等等,用這種方式來造成社會影響,迫使政府不得不來解決你的一些問題。

或者要嘛我們看到還有更慘烈的、更高代價的。就像以前曾經有一個女大學生為了她的母親維權,為了她的母親申冤,不得不到天安門去裸跪,是吧,採取這樣極端的方式來引起大眾、引起輿論關注。

主持人:因為根本沒有正常渠道去解決。

唐靖遠:對,它其實客觀上就是說明整個正常的渠道其實已經是被堵死的,它這個政府的信用已經破產了,所它沒法完成這樣一個功能,所以民眾只好採取正常渠道以外的這種方式來解決,是這樣。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剛才唐先生講這個中美之間的對比非常好,制度的對比。我想講的是有一個概念,就是叫operating system,就操作系統,你看電腦之所以成功,之所以普及,是它有一個operating system,包括蘋果手機,首先建立一個操作系統。

西方制度它的民主制度為什麼成功?他首先建立一個operating system,自動起作用,你比如說新聞獨立、司法獨立、三權分立,還有定期的選舉、人民的監督等等。所以當西方出了事之後,各種系統自動的起作用,就跟人操作電腦一樣,只要按按鈕,它自動這個系統就開始作用了。

所以你看這次美國所發生的名校,有富人通過某種手段,自己的孩子成績不夠,硬塞進名校,以高價錢行賄,結果馬上各種系統啟作用,法官、檢察官。

主持人:包括輿論。

陳破空:新聞,還有各方的律師都出來起作用了,自動起作用,根本用不著什麼中央政府、聯邦政府下指令,也用不著去封鎖媒體,用不著去不採不報,什麼部隊、警察去鎮壓這個。如果美國按照中國那樣去鎮壓反應問題的人,而去包庇那些明星,包庇那些腐化的富人,包庇校方,不是,完全相反。所以說不是沒有問題,是有問題你怎麼解決,就美國有自動的平台機制去解決問題。

而中國那邊,中共建政70年,大半個世紀,從來不願意建立operating system,就不願意建立一個制度,它就是迷信人治。人治有個好處,就是由領導說了算,由官員說了算,由獨裁者說了算。

從中央一級官員、到省部級官員、到下面,都喜歡官員治,就是一把手。為什麼呢?由官員說了算有個好處,就是要嘛我扮演包青天,得到人民的歡呼,我是一個青天,我在解決問題,那這個是很少的一個情況;要嘛就是我手中因為掌握大權,我可以中飽私囊,從中營利,然後官商勾結、權錢交易,我自己先飽了再說。

所以中國實際上數千年、數百年、數十年都沒有解決問題,就是沒有解決制度,所以始終陷入這個人治。這是比較人治跟法治,比較中美之間。

我還要補充一個就是說,中日之間有個對照,除了制度之外,中日之間還有個道德水準,國民素質的比較。最近這個事情出來之後,網民都在盛傳日本的一個故事,就可以看出來對照,道德水準。

日本有一個學校,日本有一個縣叫香川縣,它有一個島叫小豆島,這個小豆島只有3萬多人口,那麼這個小豆島的小學校有一個規定,一個獨特的規定,說這個學校的食堂開飯前,校長必須在半小時之前提前到食堂吃飯,品嚐食物。

結果有記者去採訪,說為什麼你校長有這個特權啊?就質問這個校長。結果學校就怎麼解釋呢?就說我們的校規規定校長必須這麼做,為什麼這麼做呢?他必須品嘗有沒有發霉的食品、有沒有異味,食物能不能讓學生們嚐,是否健康?另外還說了一句非常狠的話,說如果要毒就毒死校長一個人。這就是日本的素質,國民道德就是這個程度,人家首先保障的是孩子。

就像日本地震,地震一來了就到學校去躲避,為什麼?給孩子建立的學校、教室、宿舍是最堅固的,連一般的老百姓都要去學校躲避地震,就是人家首先保護的是孩子。

而中國地震一倒,首先倒的是校舍、倒的是教學樓,因為那是豆腐渣工程,首先坑得就是孩子!中國這個國家、一黨專制的國家,到處是坑孩子,首先拿祖國的花朵下手,校舍坑孩子、食物坑孩子、學費上坑孩子,這些醫療各方面都坑孩子;跟日本完全相反,日本就在孩子上做保障。

日本的首相安倍是最長的首相,當了4屆了,結果最近爆出安倍回到家照樣洗碗,安倍過得是普通的生活;而退休的首相村山富市據說是平民生活,房子都付不起了,租最便宜的,像個貧窮的老頭一樣住在鄉下,退休就是這個情況。所以道德水準跟中國那邊是形成了巨大的對照。

主持人:是,您提到日本這個,我插一句,中國的網民也在說,你官方說檢測食物合格,說好啊,你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的校長去品嘗這些食物,我給你1千塊錢。

陳破空:他就像日本的校長那麼做一下就行了。

主持人:人家說既安全又給錢,何樂而不為?其實我們看到說,剛才唐靖遠先生您說他沒有正常的途徑去反映,還不單單是這樣,我們看到中共的模式,它不但說你反映得不到解決,它反而反過來要來解決你這些提問題的人。

那麼我們看到這次事件很典型,一開始家長去維權,他用辣椒水暴力驅散,校領導沒等來,等來了警方;現在這些家長又被一個個約談,甚至說什麼東西都不能發,甚至說你有證據也不允許拿出來。您怎麼看中共的這樣一套維穩模式呢?

唐靖遠:我是這樣看,的確,妳剛才提到了一個非常關鍵的東西,就是中共這套維穩模式,它這個體制,它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它是反過來的。什麼意思呢?這個是中共政府體制它特有的,它不是去解決問題的本身,而是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那麼它為什麼會反過來?是因為我覺得中共它這種極權體制,它有一種反社會、反人類的這樣一個特徵、這樣一個模式。從它的一開始,我們知道中共一開始發動歷次政治運動,它都表現出來一個特徵,它就是逼著人說假話,說假話的人你就可以過得好,而說真話的人你要受到打壓、受到迫害。

它為什麼會有這種特點?我覺得它的目的就是一個通過這種方式來摧毀人的道德,那麼也就是說中共體制它這種本質,就像剛才陳破空先生也提到這一點,它的確表現出很多方面跟正常的社會,它完全是反的,也就是說中共這種政權它不是一個正常的政權,我們不能夠用正常社會這種人的思維去看待它,你用正常社會的思維去看待它,你就會覺得匪夷所思。

我們舉個很簡單例子,比如就像三鹿奶粉一樣,三鹿奶粉當初那個事情一爆發,所有人正常的思維都會覺得你應該趕快一查到底,把這些黑幕都曝光,然後涉事的這些人該處罰的處罰、該罰款的罰款、該坐牢的坐牢等等,這樣你才能夠杜絕以後這樣的事情重演。

但是其實就像我們剛才說的,中共這種政權它的思維它不是這樣的,它是一種非常,就是由於中共它創造出來的黨文化,它會創造出一個人的一種變異的一種思維,什麼思維呢?中國人不是這樣看的,他是覺得你把這個事情給曝光出來,你其實是在給偉光正抹黑,你其實是無形中,哪怕你是無心的,但是你客觀上你在挑戰中共的合法性,你在質疑中共的執政能力,所以他會先把你看作敵人,他一定會先來對你進行維穩,先來解決掉你,這就是它思維的這種差異的所在。

所以出現這種狀態以後,我們看到一個比較突出的現象就是,就像三鹿奶粉,剛才舉的例子,你看這些官員為什麼過了幾年之後,他又重新回來做官?因為有一個原因,這些官員就是它藉以維穩的基本盤,這是它保住政權的骨幹力量,所以它必須要保的,哪怕是暫時做一個姿態讓他下台,轉個圈回過頭它又會讓他重新來做官。所以為什麼我們會說它是反社會的、反人類的,我覺得就是這樣一個原因。

主持人:破空,您對中共這樣一個,它現在已經運作得很成熟的這樣一個維穩模式,您有什麼樣的評價?另外一個,我們看到最近香港媒體披露說,中共現在維穩經費逐年遞增,今年是1.4萬億,已經比5年前翻了一番,它的維穩經費為什麼還是會逐年遞增?

陳破空:這個維穩經費在周永康時代就第一次突破超越了軍費,最高開支,軍費已經受國際詬病了,所以遠高於國民經濟的增長速度,而支出遠大於,醫療、教育、衛生全部加在一起不及軍費。結果沒有想到有一筆更大的費用出現了,就是維穩費,當時周永康時代超越了。

那麼現在更嚇人了,這麼多年過去了,僅僅跟5年前相比,維穩費在5年中翻了一番,今年的維穩費,他們叫公共安全支出,是1萬4千億人民幣,那麼軍費是1萬1千億人民幣,軍費大概有隱瞞的部分,所以有些東西還沒有公布,但是公布出來說維穩費高於軍費2、30%這個程度。

也就是說軍費,如果我們把它簡單理解為對外,當然必要的時候也鎮壓人民,實際上是維穩的一部分。但是維穩費是整個針對人民,也就是說中共的敵人還不是外部,主要敵人是內部。所以原來達賴喇嘛就說一句話,非常反諷,維穩費超過軍費,就是內部的敵人超過外部的敵人,你不覺得這是個很諷刺的事情嗎?當時達賴喇嘛就說。

這件事情我們回頭來看,首先,你要知道維穩和維穩費的概念是什麼。維穩當然是控制人民,是針對人民的一個鎮壓措施,中國共產黨政權。維穩費怎麼理解?我們打一個比方,一個黑社會集團控制了一個村鎮,控制一個村鎮他的錢哪兒來?他就靠打家劫舍和勒索當地的村民,從他們身上敲詐來的錢養黑社會。

那黑社會要進一步控制這些村民就範怎麼辦呢?其中一部分錢拿出來僱打手也好,搞凶器也好,或者設置設備也好,甚至現代監控設備也好,也是老百姓的血汗錢,就是說我從你老百姓拿錢來養活我自己,過著驕奢淫佚的生活,你老百姓幹苦力;同時還把你老百姓的血汗錢拿來控制你,讓你永遠當我的奴隸。

共產黨就是一個放大的黑社會集團,這個維穩費的概念就是這樣,從13億人民身上收刮的血汗錢養活了中共所謂兩套班子、五套班子、8千萬黨員、幾千萬官僚,無數吸血蟲、還有他們的家屬子女等等。

反過來,其中中國人民血汗錢的一部分又拿來維穩老百姓、針對老百姓,監視起來、監控起來、監聽起來,最後一有風吹草動,什麼抗議示威請願,立即予以鎮壓,然後封口、毆打等等。就像這次成都七中的家長,人家就是來說說公道,說孩子食品的問題,被毆打、被噴辣椒水、被抓捕、被威脅等等。從所有這些事件證明,維穩費和維穩這個東西本身的存在證明中國共產黨承認它是一個龐大的、世界上最大的黑社會集團。

唐靖遠:我先簡單補充一下,中共這種維穩它的本質就是在製造敵人,為什麼它會越維穩越不穩?會出現這樣一個怪現象、怪圈?很多人都覺得很奇怪。其實我覺得這個一點都不難理解,就是因為維穩的本質它是在製造敵人,而製造的敵人越多,它就會越頻繁的去啟動維穩,這樣必然會把它維穩的成本和費用會越推越高,也就是說它維穩的規模會越來越大,這是必然它控制不住的。

那麼維穩的規模越大,製造的敵人就會越來越多,所以敵人越多,你當然就是不穩定的,它其實就是形成了這麼一個,陷入一個惡性循環的一個怪圈。所以我們為什麼一再說這個體制遲早都會要自己在這種越推越高,最後架不住、最後要崩潰,其實就是這個意思。

主持人:您能不能進一步闡述一下為什麼維穩的本質是製造敵人呢?為什麼您這麼說呢?

唐靖遠:維穩它的本質,我覺得它的基本的目的它是……,我們這麼說吧,維穩它主要靠的是監控來實現這個手段,監控它代表一個什麼意義呢?監控首先代表的就是對你的不信任,只有我把你視為敵人,或者是視為潛在的敵人的時候,我才會來監控你,才會來對你進行維穩的。如果我把你視為是我自己的一員,是完全信得過的,我就不會來對你進行監控。

但是其實我們都知道中共它是一種極權體制,這種極權體制注定它是不可能信任任何人的!任何一個人或者任何一個團體,他的權力一旦坐大,它都會讓最高權力者,掌握最高權力的那個人,他會覺得對他構成威脅。

所以它必然的,他不但要對普通民眾進行這樣的監控和維穩,其實包括這些權力部門、強力部門、維穩的部門本身其實也會被更高的這樣一個權力系統來對它進行監控,其實我們看中紀委或者是這樣的一個系統來對它進行一個維穩,對維穩系統的維穩,它其實就是會不斷的陷入這種惡性循環這個怪圈之中,最後讓自己徹底崩潰掉。我覺得是這樣。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線上有留言,我們很快讀一下我們觀眾留言。那麼一位觀眾是在YouTube上發言說:吃霉菌物品得病是個漫長的過程,現在一時查不出來,不見得以後不得病。那麼還有一位YouTube發言說:若在自由地區,校長早就被轟下台,政府官員、領導應該負連帶處分。這個剛才其實我們已經談到了在自由社會會怎麼樣。

破空還想問一下,您怎麼看?當然剛才唐靖遠先生提到了維穩其實是在製造敵人,那您怎麼看?為什麼中共好像是越維越不穩呢?

陳破空:首先我補充一下唐先生的說法,這個敵人是為什麼呢?因為中共這個政權本身是反人民、反人類、反人權的,它本身就是人民的公敵,當然人民就是它的敵人,甚至全人類都是它的敵人。所以中共是靠這個強力的手上掌握的龐大的所謂專政武器,靠暴力起家、又靠暴力來維持,就說明人民就是它的敵人。

再一個,剛才有一位觀眾說了一句話讓我有一個引申,觀眾說,你吃了有毒的食品不見得立即發病,可能立即瀉肚子啊、便血啊,立即吃點藥止住了,但是長期來說是個病,特別少年兒童。實際上對家長來說長期有精神上的一個疾病。

這些家長我要說的是什麼呢?這次家長所表現出來,從平時的馴服到突然起來抗議,先是上百人、後來是上千人。先是跟政府討個說法,最後被辣椒水噴了,然後來罵。而且有一部分家長去了美國駐成都領事館請願,也就是說告本狀告不成告洋狀去了。

這裡面我想說的是,很多家長,其中這些家長有不同的成分,有一少部分可能是自由派,本來就希望中國變革的,那我們暫且不表;還有一部分家長可能根本不關心政治,混混頓頓過日子,什麼都不知道,就成了受害者。

還有一部分家長,很遺憾的說,恐怕平時是被中共洗腦洗到了是支持中國獨裁政權,甚至動不動就以為美國是敵對勢力,要顛覆中國;說中國有人權問題的時候以為是妖魔化中國人。甚至這一批人平時號稱沒事的時候,這方生活盡好,生活盡好的中產階級。

主持人:歲月盡好。

陳破空:歲月盡好的精英階層,這一次碰到他們頭上了,一下成了共產黨的對立面,甚至很遺憾的說,這裡面我想無可避免的包括平時在網上的自乾五成分,甚至五毛黨成分,現在他們都是一家人,自由派也好、不關心政治的也好、逍遙派也好,還是自乾五也好,全體站在共產黨的對立面,只要這個事情落到他們頭上他們就這樣了。

所以我還是呼籲中國的家長早點覺醒,不要因為毒奶粉落到你頭上你醒了,假疫苗落到你頭上你醒了、P2P落到你頭上你醒了,最後毒食物、毒食堂落到你頭上你醒了。你在這之前,你就應該醒過來!你就知道這是個制度問題,這是一黨專政的問題。

你平時面臨的被封網、新聞不自由、言論不自由、司法不獨立,律師請不到,別人的問題就是你的問題!當你看到維權律師被抓了、宗教人士被禁止了、信仰人士被迫害了,或者異議人士又被怎麼拐捕了,或者說中美之間又有什麼對立了,還有人權問題,你就應該想到有一天這種悲劇、這種迫害會落在你頭上,不管你是什麼人,哪怕你就是自乾五都落到你頭上。

所以這一次成都家長再一次向全中國的人發出一個警示,尤其那些號稱生活盡好的這一些中產階級、這些精英層確實是應該覺悟了,你們的對立面,我先不說是不是共產黨,首先是這個制度,這個一黨專政的制度是所有悲劇、醜劇的發源地。他們手上必須有選票、必須有權利、有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只有這樣才能根本的維護自己的權益,保護自己的獨生子、自己的花朵、自己的後代。

主持人:是,我看有人說維護別人的權益其實也在維護你自己,因為有一天你會碰到這樣的悲劇。而且剛才我覺得破空先生說的正好是跟唐靖遠先生說的製造敵人相關,因為其實本來很多這些家長並不是中共的敵人,但它要去解決他們,結果就成了它的敵人。

唐靖遠:對,我還想補充一點,就是說剛才其實我非常有同感陳先生提的這些問題。就是我們看見這樣的事情其實不是一次兩次了,已經是很多次了,而且它表現出來一個特徵是成一種周期性的這樣的一個特點,每一次都是發生了這種維權事件,然後輿論很大,然後最終被中共以各種手段把它最後又平息下去;然後又換了,下一次換一波人、換一個領域,然後又周而復始。

其實我覺得它這樣一個周期性的模式它說明了一個什麼東西呢?就是它說明其實在中共這種極權統治、高壓統治這種模式之下,就是民眾的的確確已經,大陸的民眾已經處在一種沙化的這種狀態,就是說每個人他都已經是變成一種孤立的一個個體。在這個磨難、這個倒楣的事情,悲劇沒有落在自己頭上的時候,他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但一旦落在自己頭上的時候,他會發現他自己起來抗爭的時候,其實是一種孤立的抗爭。

而且他這種抗爭往往還要求助於體制的。很多人,首先一抗爭,他首先一個前提,就是相信黨和政府能夠來主持公道什麼的。你在這個體制之內去進行這樣的抗爭,其實就像我說的,你其實是一種孤立的抗爭,它只會產生一個結果,就是讓這個極權更加的橫行無忌。

還有一個帶來一個問題就是,剛才也是提到這一點,就是中共它對這種道德的破壞,它已經使整個社會處在一種叢林化的狀態。什麼意思呢?就是很多的人,因為道德被破壞以後,它就變成一種人人都非常極度的這種自私,只要這個事情不傷害到我,好像就與我沒有什麼關係。

我們舉個例子,像前段時間毒大米出現,很多種那個毒大米的,他把那個米呢,他自己留一塊乾淨的地種來自己吃,然後有毒的這個米呢他反正就賣到外地去,兩眼一閉,反正只要我吃不到這個米好像我就是安全的。其實他不知道人人可能都是這樣想的。

就像我們剛才說的奧迪車那個,製造奧迪騎車的那個工人他不知道這是有毒的嗎?他很可能知道這是有毒的,但是他可能想法也是一樣的,他覺得只要我不買這個車,可能我就不是這個受害者;包括生產那個毒疫苗、假疫苗那些工人,他可能也知道這個是有問題的,但他覺得只要我的孩子不使用這個疫苗就行了。大家都這樣想,最後必然就是形成一個結果,就是人人害我、我害人人。

為什麼這樣的事情屢禁不止,一遍又一遍,而且是發生,就這種維權事件啊,食品安全也好、藥品安全也好,越來越多。其實我覺得最主要原因就是在這兒,它已經形成這種人人害我、我害人人這種模式,所以這樣的事情就難以去禁止它。

主持人:那您覺得中國的人們應該怎麼樣抗爭呢?如果不是在體制內這樣去抗爭的話?

唐靖遠:我覺得他們現在最需要,我非常贊同剛才陳先生說的這個觀點,最需要的是他們需要從根本上跳出中共的這種黨文化給他培養的這個觀念去看待中共,他真正的能夠看清楚中共的這個邪惡所在的時候,那麼如果大家都能夠真正看清中共的這種邪惡,他能夠從行動上來退出這個體制,不再跟這個體制發生關係的時候,那個時候你看看,我覺得那個社會可能會發生一些變化。

主持人:也不要相信這個體制宣傳。對,破空還有一點時間想問您一下,因為我們看到這個事情發生正好在兩會,所以剛才您提到確實有這個通知說現在正值兩會,不採不報。那麼有人就是表示說,你兩會其實是不解決問題的。那麼在網上也有篇文章就熱傳說,其實這些兩會代表本身就是問題,怎麼能夠解決問題?您怎麼看這些?

陳破空:而且這個話很精闢,就兩會的代表解決不了問題,他們本來就是問題。但是還有一點,當人民失去自由的時候,兩會的代表也失去了自由,他們這次住的賓館都被鐵絲網拉起來,又不准串門、又不准探親訪友,按時回來,然後不准帶手機到人民大會堂,然後又不准隨便回答記者的問題等等。甚至那個太空人楊利偉也公開承認,說已經通知了,不對記者講話,不對記者講話一下洩漏了國家機密,又說不發言。

所以這個事情延伸了,剛才唐先生講了一個毒大米,其實這個可以往上延伸,上行下效、上樑不正下樑歪。中南海的特供就是這個事情,中南海帶頭持特供食品、特供蔬菜、特供空氣,在到處都是毒食品、毒大米的情況下,中南海下令它有專門的土地,禁止使用化肥,種蔬菜種什麼東西給中央首長吃,保持健康。而當北京霧霾最嚴重的時候,他們有專門的國外進口的最先進的空氣清淨機給中南海特供空氣。中南海那夥人就這個想法,就只要我過的好,我管它外面的人怎麼樣,哪怕它洪水滔天。

所以這個下來了就是一個,中國原來有一個說法叫「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不管閒事是中國傳統文化中一個劣質的部分。但是黨文化就更劣質,黨文化在不斷的抗議國際社會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批評,不斷的抗議國際社會對中國異見人士或者信仰者伸援的時候,就排斥了管閒事。所以使中國老百姓養成一個不管閒事,最後這個社會就像剛才說的人人害我、我害人人,實際上是一個互害社會,最後成了一個公害,這個共產黨成了中國社會的公害,而中國這個國家成了整個世界的公害,整個世界今天的發展趨勢就看到這一點。

主持人:是這樣的。好,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那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