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好一個「校園食物中毒發生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針對成都七中實驗學校小學部食堂食品質量問題」,「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教育部等部門」立即召開了電視電話會議。會議似乎召開的及時,政府也反應迅猛,但只要領導一開口,人們就會發現,政府不是來解決問題,而是來作秀的。

比如,在市場監管總局局長針對學校食品安全提出的三個要求中,這頭一個,即「今年校園食物中毒發生率要控制在萬分之二內」就讓人覺得無比荒唐。一來,這個「萬分之二」的上限到底是如何統計出來的,依據又是什麼,如此關乎性命的概率,負責監管市場的領導為何沒有詳細說明?二來,「中毒發生率」能人為控制嗎?假如真能控制,為何不乾脆杜絕中毒事件的發生?難道政府允許有人投毒?就算政府可以容忍,又有哪個父母願意自己的孩子被淪為小白鼠,去充當那「萬分之二內」的中毒者呢?這不禁讓人想起多年前就存在的另外兩個同樣腦殘、奇葩的官方指標。2014年,河南規定「安全事故死亡人數上限控制在1098人以下」,意即在「工礦商貿、生產經營性道路交通、鐵路交通、農業機械四個領域」工作的人,其死亡概率已被規定為1098分之一。照此看來,不死都不行。2013年,河南某市衛生系統下發文件,要求各個轄區展開「尋找精神病」的行動,「人數不低於轄區人口總數的2‰」。那意思是,你不瘋都不行。

如今,從中央大員的「一聲吼」中,我們不難聽出,這類指標儘管毫無現實意義,但其應用的範圍卻仍在不斷擴大。以前是地方性的,現在是全國性的。以前只針對事故高發的領域,現在卻指向了最不該出現安全事故的食品加工領域以及教育領域。如果說,中國到處是衛生狀況不佳的小飯館也尚可被理解,那麼學校食堂能做出讓學生中毒的飯菜,卻著實令人匪夷所思。

監管總局局長口口聲聲說,「學生和兒童是祖國的未來和希望,他們的健康是天大的事」,但為何孩子們每天在學校的吃食卻無法得到保障?且不論味道如何,就連「吃了不中毒」都做不到。既然領導們深知,對於學校的食品安全問題,「社會的容忍度為零」,那為何還要拿「萬分之二」的中毒發生率跟億萬父母、乃至整個社會叫板?

此外,「各地食安辦領導對學校食堂及周邊排查隱患」為何到今天才進行?以前不排查或者排查無果,從而導致中毒發生率無法得到控制的原因又是什麼呢?從成都七中所在溫江區的教育局局長、市場監督管理局副局長被停職檢查的處理結果來看,這起中毒事件的發生極有可能與官商勾結、官官相護有關。而這兩大頑疾卻顯然是依附於「一黨獨裁」的體制而存,由以權謀私的貪慾所致。說白了,這類竟會在最該保障安全的校園裡發生的中毒事件,哪怕只發生一件,都跟體制脫不了干係。因為中共治下,基層官員都是聽命於上級、「對上負責」的。倘若「刑不上大夫」,被懲治的就永遠只能是「替罪羊」。

如今的中國就是這樣。走了一撥「替罪羊」,再換一撥「替死鬼」,而中共卻照樣在吸附人民的血汗。中共政府若真關心人民的生命健康,就不會玩命榨取他們的血汗。「便宜沒好貨」的道理全世界都懂,只是想從中謀利的貪官、暴政,不想理人民的死活罷了。

於是,領導們會說,學生食物中毒的原因不是「食堂食材」有問題,而是學校的「明廚亮灶」不達標。其實,監管局長還提出的「學校的『明廚亮灶』比例要達到70%」的要求同樣令人無比困惑。假如學生中毒真與廚房、灶台不衛生有關,那麼,食堂以及校方的管理者為何卻沒有接受審查?可見,官方如今草草結案,並不是真的想解決問題、查找原因、杜絕事件的再次發生,而是急於堵住悠悠之口、以平息沸騰的民怨。

但話沒說清楚,人民的質疑就不會消除;不公開肇始之因,就難以服眾。無論是中毒事件,還是食品安全事件,中國人的憤怒顯然直指中共極權所導致的腐敗。領導們若覺得自己無辜,也不是沒有辦法自證清白。比如,可參照日本政府保證學生午餐安全的措施之一,即請校長在學生用餐前一小時先行試吃。

眾目睽睽之下,只要校長不中毒,學生的安全就能得到保障。到那時,中國人會發現,什麼「明廚亮灶」都是虛的,什麼「中毒發生率要控制在萬分之二內」都是胡扯。這跟監管總局局長被記者追問「是否點過外賣」是一個道理,但遺憾的是,局長的回答是「沒點過」。在這樣一個流行點外賣的國家,負責監管外賣等餐飲市場的局長沒點過外賣,直叫人細思極恐。假如校長也沒吃過校餐,那可想而知,中國孩子的午餐到底會怎麼樣了。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