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國三起原告變被告的奇葩案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3月21日訊】最近最高法院千億礦權案的卷宗失竊事件出現大反轉,法官王林清由爆料人變成所謂的「監守自盜」,但類似這樣「原告變被告」的案件,在中共司法史上並非第一次,我們來回顧幾個案件。

2018年底,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在網上曝光中共最高法院丟失「千億礦權案」卷宗的醜聞,並公布了曾經承辦此案的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出於自保而錄製的幾段視頻,以及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等人干預司法的證據。

最高法院最初矢口否認卷宗丟失,但在更多證據曝光後又改口承認。之後,由中央政法委牽頭的聯合調查組聲稱要徹查事件。

2月22號,事件出現了大反轉,聯合調查組公布調查結果說,卷宗是王林清「監守自盜」。而「失蹤」近2個月的王林清,當晚突然在央視的電視節目中露面「認罪」。

舉報人反而成為作案人,引發民間輿論譁然。

原大陸人權律師(紐約大學訪問學者)滕彪:「在網上有很多分析了。作為最高法院的法官,他自己偷自己的案卷,而且自己報案,自己錄視頻(自保)等等,在邏輯上的確是說不通的,沒法讓人信服。和崔永元還有王林清法官自己公布的那些案卷材料都是相矛盾的。」

類似這樣「原告變被告」的案件,在中共司法史上並非第一次。同樣引發民間巨大質疑的包括「呼格吉勒圖案」和「高鶯鶯案」。

1996年4月9號,年僅18歲的呼格吉勒圖在當地毛紡廠女廁裡發現一具被強姦殺害的女屍,他主動找到轄區民警報案,反被認定為凶手。當時正值中共第二次「嚴打」,案發僅61天後,法院判決呼格死刑,並立即執行。

呼格的父母多年上訪無效,2005年真凶落網,呼格的冤情震動全國,但一直無法啟動重審。直到呼格被冤殺18年後,內蒙古高級法院才在2014年判決他無罪。

而高鶯鶯是湖北老河口市一家賓館的女工,2002年3月15號在賓館墜樓身亡。家屬發現屍體有受到性侵的跡象。但法醫草率屍檢後,宣稱高鶯鶯是自殺,警察和武警暴力搶走屍體強行火化,政府強迫死者家屬簽訂賠償協議,而不立案。當時民間輿論質疑襄樊市委書記孫楚寅捲入此案。

2006年7月事件被全國媒體報導,引起廣泛關注。高鶯鶯的父親高天虎堅持女兒是被姦殺,並保存有高鶯鶯死亡時所穿的內褲,上面留有精斑。但湖北省、市組成的聯合復查組聲稱,精斑是高天虎本人所留,並指他誣告。2007年4月,高天虎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罪名為「誣告陷害」。

這三起案件性質不同,但相同的是,法院的判決或調查組的結論,都和民間輿論背道而馳。

滕彪:「但是在目前的情況下,民間的輿論恐怕沒有辦法扭轉案件的結果。因為中共不但操控司法,它也控制了所有的媒體。然後中共它每天又在製造大量的冤案、錯案,平反冤案、錯案是非常偶然的。」

旅美中國問題觀察人士張健表示,這是因為中共法院或調查組都「姓黨」,做事得靠「黨性」,而不是「人性」。

旅美中國問題觀察人士張健:「在中國司法是不可能獨立的,因為當司法和黨內的一些問題產生衝突的時候,那法律一定要『姓黨』。這些案件是由司法來認定的嗎?沒有!就是在黨性的原則下。而黨性又是什麼呢?就是違反人性的罪惡組合。」

但「最高法卷宗丟失案」又有特殊之處,它直接曝光了中共的最高執法官員和機構。

張健:「王林清和崔永元這個事情之後,我最近聽到一些對共產黨還有一點點幻想的年輕人跟我講,說通過這次這個事件,他們實在是感覺到這個政權是無可救藥。把白的說成黑,如此顛倒黑白的事情,太荒唐。」

有網友表示:中共已經邪惡到不屑編排一個像樣的謊言。謊言也總是,必須伴隨暴力,這是中共的統治精髓和治國之本!

採訪/陳漢 編輯/尚燕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