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華為的大計劃能否實現?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3月26日訊】【世事關心華為的大計劃能否實現?:超過68個國家采用華為5G產品,盡管美國警告有國家安全風險。這意味著什麼?

Declan Ganley(Rivada 網路通訊公司總裁):「如果北京把現在這個戰略推廣成功了,那麼10年之後,大家都沒有未來了。」

美國的盟友們的安全部門基本上在對抗華為上是站在美國這邊的。可是他們為什麼沒有阻止中國的攻勢?

Declan Ganley(Rivada 網路通訊公司總裁):「不是政府該收到警告而沒收到的問題,而是,抵抗美國警告的是各個國家的移動運營商的遊說集團。」

中國的政府補貼給了華為不可抗拒的價格優勢,讓西方的電信供應商可以買到便宜的設備。

Declan Ganley(Rivada 網路通訊公司總裁):「很少有大公司願意調整他們的生意模式。因為如此,他們按照同一種方式運營直到倒閉。」

中國正在操盤一個龐大的遊戲,來控制世界的第五戰略領域。如果安全風險還不足以阻止中國,還有什麼能?

蕭茗(Host/ Simone Gao): 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兩個月前,我們做了一期華為和全球5G應用的節目。那時候華為準備好要接管全世界網絡領域的大部分。我們探討了那種情景下的國家安全問題。我們注意到美國努力提升人們對國家安全風險的認知。兩個月過去了,我們現在討論話題的另一個方面。我們注意到美國的努力讓世界更好的認識到華為帶來的風險,但是華為的腳步並沒有被攔下。事實上,華為和中共正在布更大的局,他們有一套迎合西方權貴資本的狡猾戰略。自由世界能贏得這場戰鬥嗎?贏的成本是什麼?這一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來探討。

華為的慶功宴

對很多人來說,今年二月底舉辦的巴塞羅納世界移動通信大會成了他們的噩夢。大會成了華為的慶功宴,它是來自中國的主要通信設備供應商,將會在全世界建設5G網絡。

Declan Ganley(Rivada 網路通訊公司總裁):「根據《世事關心》的節目信息來源,華為和68個國家簽訂了5G應用合同。如果算上正在測試和計劃使用華為設備,和他們簽署了諒解備忘錄的國家,這個數字要變成80個。2月初《世事關心》報導華為話題的時候,決定採用華為設備的國家只有61個。」

有意思的是,在公開場合,通過要求客戶隱瞞交易,華為將業績報的很低。有些客戶也處於避免政治壓力的原因要求華為這麼做。

在一些重要事件的背景下,華為的成功顯得尤為重要。首先,2018年12月1日,華為的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她被指控破壞美國對與伊朗做交易的禁令。兩個月之後,華為因為盜竊知識產權、匯款欺詐、和妨礙司法在美國被起訴。緊接著,美國警告盟友,使用華為5G設備的國家不會再和美國分享情報。

作為對美國警告的回應,歐盟委員會決定不在歐盟層面對華為實施禁令,而是把決定權留給歐盟國家自己。但是委員會敦促歐盟國家處理5G相關的國際安全問題時分享更多數據。

3月19日,丹麥的電信提供商TDC宣布他們會和瑞典的愛立信合作建設5G網絡。但是德國最近拒絕禁止華為,英國也表明了類似的立場。

蕭茗(Host/ Simone Gao):在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美國派出代表,對華為的安全風險進行新一輪的警告。同一地點,華為正在慶功。一般人看來華為是把美國的代表們壓服了。這個並不讓人驚奇,因為中共在這方面已經用力很久了, 而美國只是最近才認識到。是的,華為準備的更好,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在實行一個很大的計劃,要主導全世界下一代甚至更遠的網絡世界。

過去十年間,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版圖顯著擴大,而美國的在縮小。根據一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經濟委員會在2018年的報告,中國在2005到2016年間在該地區投下了將近900億美元,在電信領域的傾斜越來越明顯。

自從2011年,華為在全世界推動國家寬帶網絡作為一國新經濟生態系統的核心的理念。

2015年,這個理念在墨西哥成功實施。華為和諾基亞被僱傭來建設投資70億美元的全新寬帶網絡。2018年3月,這個網路的第一部分上線運營。

說道5G,華為的說法很簡單:使用華為的技術和設備,這些國家就會用低得多的成本直接進入5G時代。因為華為既是最便宜的,也是技術最先進的供應商。

他們沒有說錯,但是硬幣的另一面是:買了華為的東西,這些國家就會變得依賴中國的設備、技術、資本和市場。他們會和中國經濟深度勾結在一起,他們的網絡基礎設施會由一個臭名昭著的專制政權的代理人設計、建設和維護,這個政權精於技術盜竊和鎮壓民眾。

很明顯,這個信息並沒有被廣泛接收。和華為簽了合同的68個國家中的很多個,似乎並不在意這種前景。

在發達國家,華為採用了一個,Decan Ganley稱為特洛伊木馬的策略。Decan Ganley是Rivada Networks的總裁,這是一家美國的通信公司。

Declan Ganley(Rivada 網路通訊公司總裁):「我談到過這個事實,就是北京使用這些零售型移動服務運營商作為特洛伊木馬,就是中文說的『殺手鐧』用在這上面了。就是競爭中使用不對稱優勢,還使用對手的力量來制約對手。這些運營商的遊說集團,在各個國家,用了很多很多來自北京的幫助來進行遊說工作。他們願意這麼做的原因,是北京給他們提供了極其誘人的條件,相當於變相為他們的5G網絡的鋪開提供補貼,大大降低了他們的成本。這幫助他們繼續他們的零售模式,這讓他們上癮。這是在西方世界通訊業壟斷現實下對中國補貼的上癮問題。」 

接下來,移動運營商和安全機構之間的攤牌。

移動運營商和安全機構之間的攤牌

網絡領域不僅對經濟、對安全也都是非常重要的。 在戰爭方面,今天有五個戰略領域:陸地、海洋、空中、太空和網絡。 根據Decan Ganley的說法,下一場大規模戰爭的前十分鐘,將在網絡領域進行。 這就是未來珍珠港之戰的發生地, 無論誰主宰了5G的架構,都具有巨大的戰略和安全優勢。

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在5G部署中禁止使用華為技術後,澳大利亞向中國運送煤炭和鐵礦石的船舶在海關清關方面遭遇了嚴重拖延。 一名加拿大商人的毒品走私指控被很快升級,在華為首席財務官在加拿大被捕後不久,他就被判處了死刑。

Declan Ganley(Rivada 網路通訊公司總裁):「有一個來自北京的強有力的擠壓,針對澳洲和新西蘭政府。這兩個國家在太平洋,把設備放進去對北京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英國正在放棄與澳洲和新西蘭的長期兄弟關係,在五眼聯盟內部破壞了這個聯盟關係。這個很有意思, 尤其是你會認為一個脫歐後的英國,應該是想要改進和增強和澳洲還有新西蘭的關係,在主要的英語國家內,破壞了這個關係,就是把整個英語國家團體的安全都至於危險之中,在我看來是很瘋狂的很短視的。」

蕭茗(Host/ Simone Gao):「說回美國國會。你說過美國的議員們發出過非常強力的信號。使用華為設備會對那些國家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為什麼這些信號沒有起到作用?」

Declan Ganley(Rivada 網路通訊公司總裁):「我覺的還是起了作用的。某種意義上看這個作用會慢慢顯現。在這個問題上遇到了一些阻力,但是,不是政府該收到警告而沒收到的問題,而是,抵抗美國警告的是各個國家的移動運營商的遊說集團,看看英國和德國的爭論就知道,德國就是『金融時報』和『華爾街日報』。這兩天說的這種事情的典型,德國的安全機構和外交機構已經認識到問題而且發出了 。反對的勢力來自運營商們,他們做的是去說服他們的朋友,在德國,商業和政府是互相關聯的,運營商跑到他們的商業朋友那裡去說,讓北京的設備進來吧。而國家安全部門的人說不行,這太瘋狂了,運營商就使用殺手鐧,他們就說服大的工業說客力量,來推翻國家安全部門的說法,這個做法在很多很多其它國家有不同的版本,德國、捷克、西班牙、英國、法國等等等等。」

如何抵制華為?

德克蘭說的零售模式是指,大的網絡服務供應商先向政府出巨資購買頻段,這使得小公司無法進入這一市場,然後這些大網絡公司再向顧客收取高額費用。同時,他們想盡量壓低在設備和建網路上的成本。而廉價的設備只能來自中國大陸,於是這些網絡公司就為了讓中國(共)公司進入本國市場而遊說政府。根據甘利的說法,改變這一現狀的辦法是, 用批發的模式出售頻段,讓蘋果、亞馬遜、沃爾瑪、Uber和服務鄉村市場的小公司,都能用合理的價格購買頻段。這樣做的好處是增加競爭,減輕各家公司在設備和建網路上的成本壓力,抵消華為在政府補貼方面的優勢。

Declan Ganley(Rivada 網路通訊公司總裁):「我認為許多國家會採納並宣布,它們將允許、分配頻譜,5G網路的無限電頻譜將由私營部門使用國防的頻譜塊建立和運作。因此不管是什麼國家的國防部,都對這一領域具有優先購買權,但他們將在次優先準入的基礎上與經濟分享。只要政府開始招標,並確保運營商的中立、安全,我認為任何一個國家提出了意向,並確定了一個合適的頻譜塊,一定會吸引民營企業投標。他們將得到金融部門的資金支持,這些獎勵將會被授予,這些網路將在沒有北京5G技術的情況下部署。如果有足夠多的國家這樣做,在相當多的國家將會有大規模的批發5G 網路,為其經濟做出貢獻。他們將引入激烈的競爭,他們將降低產能的平均價格,這樣我們就會有一個真正的互聯網。你將會看到創新的激增,我們估計這種5G網路會為一個國家增加至少0.75%的年度GDP,所以會給人民帶來看得見的好處。這將為美國創造幾百萬個就業機會,我們的估計是大約3百萬。在其它國家,比如英國,德國也會創造極大量的就業機會,而且這還將確保西方在這個至關重要的技術和安全領域擁有支配權。這些網絡服務供應商將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因為目前他們從頻段中的獲利不多,他們不能充分使用自己的頻段。如果他們用這種方法使用自己的頻段,就會給股東創造更多的獲利。這確實是目前一個不可思議的發展態勢,如果政府不屈從於那個卡特爾的壓力,那我們就會開創新局面,而且會給他們的股東帶來更多的實惠,國家在今後許多年內將會有一個安全的網絡環境。」

蕭茗(Host/ Simone Gao):「如果他們真能從中獲益,為什麼不去做?」

Declan Ganley(Rivada 網路通訊公司總裁):「因為他們有自己的盤算。他們都是上市公司,每季度要出財務報告,金融市場一直在追蹤他們短期的盈利預期,這些公司高管的報酬主要是股票和期權,他們的獎金與季度或年度的盈利掛鉤。所以這些公司只看重短期利益,一個季度或一年。籌劃將來不會給高管們帶來任何現實利益,他們不可能幹10年,那樣的只是極少數。我是創業的人, 我擁有多家公司。只有很少的網絡服務供應商具有開拓者的眼光,他們的高管屬於職業經理人階層,這不是對他們的批評,但他們只會為短期利益所驅動。所以要改變大網絡服務供應商的經營模式,把網絡基礎設施與無線頻段和客戶銷售分開來,變無線通訊的基礎設施為批發頻段的平臺,建立獨立的客戶銷售系統。這種轉變要花兩年時間才能見到效益,在那段時間裏獲利會下降,但在那之後會回升乃至超過以往的水平。但是這兩年的轉換期對於高管們來說是無法承受的,業績的短期下滑會終結許多CEO和CFO的職業生涯,所以他們不想有所作為,不願對客戶和金融界等相關各方做出改變經營模式的承諾,沒幾家大公司有勇氣改變自己現有的經營模式。喬布斯的創新理念其實來自Xerox,那家公司本可以自己做,但是沒幾個既得利益者會去改變自己的經營模式,除非市場條件出現大的逆轉,因為他們不想破壞他們自己的商業模式,那只能一條道走到黑,因此他們最終會在一個商業模式的生命週期結束時,這個商業模式可能成功運作幾十年了,他們最終依靠監管和阻止競爭,而不是依靠自己的創新來獲得成功。」

蕭茗(Host/ Simone Gao):如果甘利的辦法真能解決建設5G網絡的問題,那就太不可思議了。唯利是圖的大公司幾年裏一直主動著美國對華(共)政策,這給美國人民帶來了災難。我曾向多位知名專家請教,問他們如何避免這種現象重演,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世事關心》節目會持續追蹤這個關鍵話題,給您帶來最完整的報導。您可以把反饋送到Twitter @ZoomingInSimone。您還可以在我們的臉書頁面上留言,並訂閱我們YouTube頻道“Zooming In with Simone Gao.” 謝謝收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