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柔道冠軍摔不倒村支書?馬端斌四問調查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4月08日訊】中國柔道冠軍馬端斌舉報村支書貪腐一事持續發酵。7日,馬端斌再度在微博發文,對中共官方給出的調查結論提出4點質疑。馬端斌表示,對調查組很失望,原以為可以給百姓一個公道,可惜等來的還是遺憾。外界質疑,柔道冠軍為何摔不倒村支書?是因為當局扮演「黑裁判」。

曾誓言不能讓貪官逍遙法外的馬端斌4月7日在微博再度發文稱,「對於桓仁縣調查組給予社會公布的調查結果,我很失望,媒體不讓進村採訪,百姓有聲音不敢說,甚至不讓說,前怕報復後怕制裁,到底誰在為百姓做主?」

馬端斌在文中對調查組的結論提出4點質疑: 

1,調查結果稱:該村3家五味子生產基地或合作社,法定代表人是被舉報的村支書劉忠軍或劉忠和,是少數村民投資入股的企業,或部分村民自願組織的經濟體,產業收益由村民股東或合作社成員直接分配,與村集體不發生關係。

但是,新聞媒體4月3日的調查報導稱:「桓仁益盛五味子基地有限責任公司……劉忠軍為執行董事兼總經理,佔股20%。桓仁滿族自治縣五里甸子鎮樺樹甸子村村民委員會亦是該公司股東,佔股12%,認繳出資6萬元。

文中質疑:這個報導明顯和調查結果相悖。

2,調查結果稱:涉及到的五味子加工廠……名稱為遼寧森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村集體未參與該企業的經營活動。該項目迄今尚未辦理土地審批手續。

文中質疑:村集體用地,沒有辦理審批手續,給外來客商使用,這是否可能涉及劉忠軍跟這個企業的利益輸送?

3,調查結果稱:2016年3月村民張某某的妻子汪某某同村民於某某、王某某因分林地引發的治安案件,公安機關對汪某某作出了行政拘留並處罰款,對經濟賠償的訴訟,法院現已執結。

新聞媒體4月3日報導:「3月31日……新聞媒體在採訪於洪喜的過程中遇到桓仁縣法院執行局工作人員高峰。高峰對於洪喜表示,現在汪某的錢已經被凍結,一週以後攜帶身份證和銀行卡去法院,可以獲得賠償。」

文中質疑:經濟賠償款3年都無法執行,涉事者是劉忠軍的舅舅,之前執行是否受到什麼阻力?為何3年都無法執行?

4,調查結果稱:經查,涉及到的3家五味子生產基地或合作社,產業收益由村民股東或合作社成員直接分配,與村集體不發生關係。

新聞媒體報導稱:桓仁縣益民藥材專業合作社註冊於2007年,法定代表人為劉忠軍。但是,該合作社股東、樺樹甸子村村民姜某、姚玉賢、石某都表示:合作社沒有分紅,我們沒有得到分紅。

文中質疑:政府每年對合作社都有資金補貼。劉忠軍為法定代表人的這個合作社,股東們沒有得到分紅。這是否涉嫌用合作社套取國家資金補貼?

馬端斌3月27日通過個人微博,實名舉報他的家鄉遼寧桓仁縣兩任村支書劉忠軍、劉忠和貪腐巨額扶貧款、勾結地痞流氓欺壓村民。該事件引發輿論關注,桓仁縣也派出調查組對此事進行調查。

4月2日,桓仁縣政府官網發布了調查結論,但對馬端斌舉報兩任村支書的貪腐情況,未予以認可。調查結論出來後,沉默了幾天的馬端斌7日在微博再度發文,對調查結果提出上述4點質疑。

在此之前,馬端斌微博已刪除所有關於此事件的信息,只留下一聲嘆息「唉!」

他曾表示,受到非常大的壓力,不得已刪除微博,對媒體保持沉默,但舉報的都是事實。

馬端斌在微博中稱,「為何能受托於群眾百姓實名舉報村支書,因為我知道,大字不識幾個的村民老鄉,的確是沒有辦法了,投訴無門,舉報無用,長期忍受欺辱,才一次次乞求我在北京給予幫助,我又怎能視而不見。」

他表示,「這個事件我絕對會一追到底,不徹底解決絕不罷手。」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鏈接:中國柔道冠軍舉報村官 調查結果再引質疑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