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中共擴大人臉識別範圍 在全國監控「敏感人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4月15日訊】【今日點擊】(3440-1)

提要
中共擴大人臉識別範圍 在全國監控敏感人群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星期日的時候美國著名的高爾夫球賽,美國大師賽,老虎伍茲,令人難以置信的,從落後很多的背景之下,竟然翻盤得了冠軍,而且他年齡大,他已經40幾歲了。高爾夫球賽不是原來想像說那麼輕鬆的,敢情是相當體力的。就看你比賽的這種層面了,應該是身體上相當體力的。在多少年之後,他才再一次榮登這種大的,就是大師級的這種冠軍獎盃。他大概拿的是第15座,而他總體的職業球賽的冠軍拿了81個,他成為高爾夫球賽歷史當中,第二個拿獎盃最多的,距離第一個只差了一個,他再多拿一個,兩個人就持平了。

但是他當時的比賽,從星期四到星期五落後很多,到了星期六他一下就追到第二位,但是第一位領先者還是超過了他兩個球。作為這種職業比賽來講,超過兩個球很多了。結果到了星期日他竟然連續追了兩個球,而對方卻多丟了兩個球,兩個洞啦它不叫球啦,所以他最後拿得了冠軍。給我的感覺就是說很吃驚的,但我原來見過他類似的這種表現,在壓力之下,在那種巨大的壓力之下,因為所有全場的人就看他一個。而在星期六在電視評論中已經預示到,他有可能創造歷史,因為沒有過,沒有過,有可能創造歷史,所以把他推得也滿高的。

那在這種壓力之下,他表現出來的那種,用習近平的話叫無我之境界,就是人的話他只能叫專注。而他的專注的那種概念呢,對比另外一個球賽一個球員,那個球員拿兩個耳塞子把耳朵全堵上,他為了專注,那是個方法但不是境界。老虎伍茲確實在比賽中能表現出那一份,眼睛看不到任何其他東西,與他交流的只有球桿跟球,能看出來,在其他人的身手中不具備。其他人你可以在臉上看到他的焦慮,他的成功,他的喜悅,他的一切,你都可以看到。而相比之下老虎伍茲就很淡漠,對於他的成功與失敗很淡漠。他一直打到最後一關取勝,很開心的。

但是在記者會上問他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問題都集中在一點,就是他沉默了幾年,因為他的身體原因。後來他說為了準備這場比賽,他準備了半年。有關他的身體的恢復呢,當時他說,說我現在已經累得渾身都是痠。而當觸及到他為什麼這麼做的時候,他意思就是戰勝自己,他沒有任何說法戰勝別人。這是一個正常,無論他個人好壞,他個人的生活。這一個正常環境,人們在大環境的概念中,人們的思維的概念,這是在今天中共體制之下,太多人根本不具備的東西,沒有能力具備的東西。

他在講他準備的一切就是能夠戰勝自己,他也相信能夠戰勝自己。為什麼,他想見他孩子,他答的是很想見他孩子,他要在他孩子面前做個父親,不能丟人。一個女記者問他,幾年前他離婚的時候,那個女方,應該是瑞典的一個世界級的模特兒,那雙方發生了衝突,卻跟他個人品行相關。他吃藥、失控,後來他去了戒毒所。這麼一個人他反過來,就一個成功的走向墮落之後,那出於這種,他只能戰勝自己,別人幫不了他。他在戰勝自己,再重新回到球壇,然後在這種比賽中他能夠,能夠控制住自己的任何的情緒,控制自己任何的情緒。

他也承認在球賽中很多有些球打得太臭,不該犯那種錯誤的,他同樣犯了,但是不去影響他。那川普因為他自己有高爾夫球場,他自己也打。他連續發了三個推文,來祝賀老虎伍茲的成功,他稱他是一個偉大的運動員。他能夠,也是講能夠戰勝自己。所以戰勝自己,你不會傷害到其他人。中共講了一個詞叫革命,殺了別人我就成了。每一個人都是革命者,在不同的環境中,不同的氛圍中,這是今天中共害人的地方。那如果反過來說,如果這個東西被人都能看出來,被我們都能看出來,這是完蛋了,共產黨完蛋了。

中國擴大人臉識別範圍 在全國監控敏感人群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共在全國監控所有敏感人群。我剛才說戰勝別人,以別人做為目標,採取任何手段來控制別人就是邪惡的。早在去年我們就跟大家介紹了,在新疆所做的一切,將很快在全國範圍內幹,就是這個對吧。人眼識別機,人臉抓拍識別效果展示。社會化什麼工程,什麼什麼各樣的平台,這東西是公開來的。這是今天的中國,大屁股崛起之後只想它占有別人和玩弄別人,別人不幹,怎麼辦,給他拴起來,對吧。你看那電影裡演的很多抓的性奴,都是給他拴起來,一樣的,完全一樣的。

中國已經把廣泛用於新疆的人臉識別,擴大到全國地區。為了及時發現敏感人群,運用人工智能人臉識別,進行種族辨別,首個個案已經有了。你看,所以中國是個大監獄。對等的一個消息,這個網上這一報就過去了,說中國要撤銷這個戶籍制度。戶籍是一種歧視啦,撤銷戶籍制度,為什麼,人說這是一種進步,不是,因為他有了這技術。當他有了這個技術的時候,所有人都是習近平的奴隸,在馬雲的配合下,你們之間沒區別了,因為中間他會加上一層叫人工智能。連那光棍娶老婆都可以買一個,一萬多元買一個了,那還有啥呢,都給你,家家都給你放3個,有胖的有瘦的,有年齡大的有年齡小的,你玩吧。這是咱們在去年節目中,就說一定是這麼走,這是汙辱人、滅絕人性的表現。

紐約時報:技術已經轉到杭州、溫州、福建全省。三門峽執法部門使用這種技術,一個月進行了50萬次,看看居民中有沒有維族人。杭州,阿里巴巴在的地方;溫州,習近平主政的地方;福建,習近平起家的地方。16個省將近24個警局,2018年開始使用這種技術。陝西省的去年有一套計劃,叫做能夠支持臉部識別,分辨維吾爾族人。

我樂是什麼,那老外如果白人進去的話,不知道他怎麼分辨。識別少數民族,這完全是岐視啦,這是一種歧視。既是一種歧視,又給漢人、中原人一種優越感。而他的優越感的本身,就是在現實環境中,你死了我就能夠活命,出賣的文化。沒跟你說一出事,說誒哥兒們你怎麼這,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是他。遍布中國社會的各個角落,有中國人在這個東西永遠存在,而且隨時隨地。

雲從科技創新公司,就是用來識別人臉的。如果一個維族人生活,最初生活在一個社區,20天內會出現6個就得報警。你看,這不就奴隸制度。但他覺得他很厲,就是他很優秀,這不就是奧斯維辛集中營嗎。而每一個監控者,每一個這樣的識別的本身的人,你就像當年納粹一樣,但他在掙錢。所以這是摧毀人,摧毀人,包括這些創新的人。什麼叫依圖科技、曠視科技、商湯科技,還有商湯科技,海康威視,海康威視是當年胡錦濤的兒子。所以這是雪亮工程、天網。商湯科技女發言人說,不清楚這種技術被用於種族識別,是商業而不是政治的解決方法,我們關心公民個人的福祉和安全,而不是關心監督群體。

我覺得就是個笑話,不是政治解決方案。我剛才說了,你娘生你的時候得拿通知書,你爸想種地的時候不能隨便下種子。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