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簽協議換輕判?中共官員騙術被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4月17日訊】曾呼籲中共十九大「直選總書記」的雲南省委黨校退休講師子肅,4月15號被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他的姐姐透露,國安曾和家屬有協議只判子肅兩年,但當局卻不守承諾。

雲南省委黨校退休講師子肅4月15號被中共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四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

現年63歲的子肅,在2017年4月28號,以黨員身份,在微信發表公開信,呼籲十九大實行黨內直選總書記。同年6月14號他被逮捕,罪名是涉嫌「煽顛罪」,12月29號,罪名又上升為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起訴。起訴書中還指控子肅試圖仿效利比亞民眾反卡扎菲的「班加西計劃」,在昆明「預謀武裝暴動」。不過子肅的友人表示,所謂的「班加西計劃」只是一個構思,沒有實際行動。

法官宣判後,子肅當庭表示不上訴。但是,總部在美國的「對華援助協會」報導說,參加旁聽的子肅胞姐子平對判決感到失望。開完庭後她獲准與子肅見面,並告訴子肅,家人與國安曾作出協議,只要子肅一切配合就判刑兩年,但現在卻判了四年,當局不守承諾。她勸子肅上訴,子肅同意上訴。

類似的情況還發生在其他異議人士的案件中。

中國「民生觀察」網站創辦人劉飛躍,因所謂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今年1月底被重判五年徒刑。他的母親丁啓華在宣判的第二天打破沈默,曝光當局不守承諾。

中國「民生觀察」網站創辦人劉飛躍之母 丁啓華:「在判的前夕,法院對我們承諾說,判緩刑兩年。他就叫我們跟劉飛躍做工作,要他認錯,不要我接受採訪。可是審判的時候,他又沒有兌現他的承諾,判的是五年。」

在劉飛躍被關押兩年多期間,丁啓華一直聽從隨州市政府人員的安排,多次到看守所勸兒子認罪,又承諾不接受媒體採訪,不發任何聲明。

丁啓華:「現在我們看穿了,他們說的什麼話我們都不相信了。他不要我們接受採訪,但人家採訪我們還是要接受。我們就希望媒體能關注我們。我們就要求他能早一點回家。」

河南輝縣問題疫苗受害家長李新也有類似的經歷。他的妻子何方美,今年3月在北京給疫苗致殘的孩子募捐,被警察帶回當地,目前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已經29天。

河南輝縣問題疫苗受害家長 李新:「我們鎮裡邊原來簽的那個協議就是說,一,你不能再非法上訪,二,接受了政府給孩子的救助,你不能再在網上發東西。當時我不願意簽協議,當時他說,你趕緊協議該簽簽啊,該給孩子看病看病啊。我們會根據你的態度,決定何方美的事情。」

李新無奈之下簽了協議,希望妻子能早日回家,但鎮領導的口風卻變了。

李新:「後來等我把協議簽了以後,鎮裡邊的那個領導又找他們,他們就說,這個事屬於法律問題,我們也插不上手,需要我們幫助的話,我們也會盡量提供協助。但是,到現在都沒有再有什麼新的進展。」

旅美時事評論員鄭浩昌表示,「信用」這個東西,在中共治下只被用來對付民眾,老百姓欠了帳,被列為老賴,馬上高鐵、飛機都不能坐了。但中共官員不守信,卻沒什麼後果。

旅美時事評論員鄭浩昌:「正因為官員作為特權階層,沒有外部監督,撒謊的代價很小,何況這些還是為了政權的穩定去撒謊,對黨國還是有功的。所以你和官員私下有什麼協議,十有八九是要泡湯的。」

更嚴重的例子是,官員還用脅迫家屬簽協議,來推卸法律責任。例如法輪大法明慧網報導,55歲的法輪功學員劉術玲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戒毒勞教所被電棍電死。為推卸責任,警察威逼、恐嚇家屬儘快火化。而戒毒所害怕家屬反悔,威逼家屬簽協議,協議中多次提到劉術玲是所謂「正常死亡」,立此協議不得反悔,如反悔一切後果由劉術玲家屬自負。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