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橋:我不是來送死的 我是來接生的 ——解密《邪不壓正》(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三,紀念六四血債血還

邪不壓正》跟《讓子彈飛》一樣,電影裡也有一條暗線,那就是「六四」。中共過去三十年極力封鎖「六四」大屠殺的信息。但是,千千萬萬正義之士一直在通過各種方式傳播「六四」,提醒世人勿忘六四。姜文就是其中之一。身為「六四」倖存者,我要藉此機會向姜文說一聲謝謝!

這部電影處處都是對「六四」的暗喻,關於「六四」的數字無處不在。姜文是在以這種隱晦的方式紀念「六四」。

亨德勒所住的藍青峰的四合院曾是道光皇帝的六公主府;

藍青峰談到總共跟李天然見過幾次時說,「我怎麼覺得是六回啊?」

藍青峰和朱潛龍、根本一郎、亨德勒、唐鳳儀見面是在六國飯店;

電影一開始,朱潛龍就向李天然開了四槍;

關喬紅跟李天然說,「我在東四牌樓找你,你在那兒等我。」

李天然在鐘樓上撞了四次鍾;

亨德勒的車牌是2233,2加2等於4,3加3等於6,64?

李天然等了15年才等到了報仇雪恥的機會。姜文將原著中的五年改成十五年,一定是有意圖的。他是想表達1加5等於「六四」中的6呢,還是想表達」六四「30年了,取30的一半,還是有別的深意?就不得而知了。

還有電影兩次提到6的兩倍12這個數字。一次是亨德勒向李天然介紹藍青峰時,說藍青峰有12座四合院;一次是藍青峰與朱潛龍在談到朱元璋畫像時,特意說是洪武12年畫的;

李天然跟朱潛龍在屋頂上對打時,朱說李八秒後就完蛋了。於是他們一起倒數,「8,7 ,……,3,2。」 然後兩人都從屋頂摔了下來。很顯然這是故意挑過了6和4,暗諷中共在網絡上將數字64都禁止。

電影裡面還有一個情節也是在說「六四」,但故意說成5加1和3加1。

李天然在屋頂問朱潛龍,「地下有5把槍,你為什麼不撿?」,朱說,「我忘了。」 暗指中共想忘了「六四」?但是李天然可記得清清楚楚:地上5把槍,屋頂上1把,5加1等於6;

李天然在牆上寫上「殺朱潛龍者李天然」,但「然」字少了四點。於是有了這段對話:

李天然,「一槍打死你太便宜你了。」
朱潛龍,「字是你寫的?改名字了,下面四個點兒呢?」
李天然,「全在你臉上。」
朱潛龍,」我臉上只有三道啊,還有一個點呢?「
李天然,「打死你再補齊。」

最後子彈穿過朱潛龍的頭,落在了缺少4點的「然」字下,然後李天然用手指將朱潛龍身上的血按在「然」字下面將另3點補齊。3加1等於4。

這種表達方式是網友為了避開當局的封鎖而經常使用的紀念「六四」的方式。就像前年有四位勇士製作了一個「銘記八酒六四」的做法一樣。或許姜文想用這種方式向通過這種方式傳播「六四」真相和紀念「六四」的勇士致敬。

還有一次根本一郎為了威脅藍青峰,當著他的面殺了他的三個戰友。說是有三名漢奸被槍斃了。他們分別是鄭士龍,段昊辰。陸誠。這裡也有「六四」(陸,士),大家可以進一步分析這三個名字的暗喻。

除了這些跟「六四」有關的數字外,電影裡還有很多暗指「六四」的地方:

李天然,「我去救他,他走不了,讓我鬧動靜,動靜越大,他就越安全,你覺得,這動靜夠大嗎?」
關巧紅,「夠大了,這讓他安全好幾天。」
言下之意我們在海外發出的聲音越大,國內的同仁越安全。

朱潛龍和藍青峰的手下在火拚,朱潛龍說:「咱倆找地方躲躲?」 這是在嘲笑鄧小平八九年挑起官民衝突,自己卻躲到武漢去了。

李天然,「北平怎麼下這麼大雪?「
亨得勒,」北平不下這麼大雪,哪兒他媽下這麼大雪?」
這是在暗喻北京有很大的冤情,尤其是「六四」冤魂仍沒有得到安息。

亨德勒,「你那時候只是個孩子。」 暗指李天然是「六四」學生,因為當時社會上普遍稱八九學生為天安門的孩子。

唐鳳儀在打針時,朱潛龍偷偷溜了進來。唐生氣地說,「剛解剖了屍體,又殺人。」朱潛龍回答,「我不會洗啊?」這是暗諷中共企圖洗刷「六四」大屠殺的罪行。

李天然跟亨德勒說,「我不會改變主意,十五年來,我每天做夢夢見他們,開槍殺人,我一動不能動。」

亨得勒解釋道,「你學醫十年,你應該知道,這是創傷應激障礙,所有動物,人,包括獅子都會有這種反應。」

李天然補充說,「今天早上,我夢見他們倆,拿槍頂著我腦門兒,我像塊石頭一樣,定在那裡不能動,槍響了,帕卡庫,帕卡庫」。

這是我們這些「六四」倖存者常做的夢。姜文也一定經常做這樣的惡夢。他要寫出來,以此控訴中共滅絕人性的「六四」大屠殺。

你不會是畏罪潛逃吧?暗指我們這些曾被通緝的「六四」逃亡者。電影裡李天然並沒有犯罪,正常情況下不會出現這句台詞。這顯然是意有所指;

藍青峰,「此人讓你寢食難安,念念不忘。對中共來說,還會有誰?」

朱潛龍,「這個人太壞了,簡直十惡不赦,死有餘辜。我成事前一定要除掉這塊心病。」

暗指中共一直將「六四」勇士視為心腹大患,一直想要除掉;

李天然,「當年師父一家人死在我面前,我什麼都沒做,我不能原諒我自己。」 這是一些良知尚存的八九民運參與者的內心表白;

「從一個懦夫變成了一個戰士」,「我不是回來送死的,是回來接生的。」 藉此表達了「六四」勇士的信心和決心。

關巧紅跟李天然說,「男子漢,不能光說不做,要行動。」 其實是在以此激勵」六四「勇士克服內心深處的恐懼,敢於向獨裁暴政亮劍。

李天然,「他還邪不壓正,這世上還有比他更邪的嗎?」
亨得勒,「別人都知道他是好警察,他是個英雄,他才是好徒弟。」
李天然,「我宰了他,才叫邪不壓正!」
李天然還兩次說到,「他們怎麼殺了我師父一家,我就怎麼殺了他們!」

這就是我們對「六四」大屠殺的態度:血債血還!

未完待續

——轉自《良知媒體》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