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俊山「將軍府」疑被拆除畫面曝光(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4月27日訊】近日,有網友在推特曝光一段違規建築被拆除的視頻,配文稱是谷俊山的「將軍府」。據報,谷俊山老家濮陽「將軍府」奢華堪比故宮,但大院落深色似聊齋,谷案發後,至今還無人敢居住。

4月26日,推特網友「zouzou」發推文說,谷俊山的「將軍府」被拆了。雖然通過推文中配的視頻,並不能確定是否是谷俊山的「將軍府」,但對比網上曝光的相關圖片,兩者非常相像。

中共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是江澤民的鐵桿親信,在軍中充當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等人黑色貪腐鏈的代言人。2014年谷俊山被提起公訴時,陸媒體將其貪腐抖露了個底朝天。

在有關谷俊山老家被查抄部分,陸媒提及當局查抄谷俊山的「將軍府」時,20多名身着便衣的武警,排成長長的兩排,相對而立。一箱箱軍用專供茅台,不計其數的名表、首飾、字畫,通過這條人手流水線,被傳送到門前兩輛綠色軍用大卡車。

另外還有一艘寓意「一帆風順」的大金船,一個寓意「金玉滿盆」的金臉盆,以及一尊與毛澤東本人一樣高的純金毛像等等,令外界驚訝不已。

谷俊山濮陽老家的「將軍府」

財新網曾在特稿《谷俊山的將軍府》中,專門介紹谷俊山濮陽老家「將軍府」的奢華和排場。

報導稱,谷俊山這座「將軍府」,是谷俊山的弟弟谷獻軍在2006年占用東白倉村13、4畝集體土地所建,而占用土地沒有任何合法手續。

這座私家府邸被當地人稱作「故宮」,由故宮設計院的工程師親自設計,仿照故宮建築建造。主樓三層,配樓兩層。門前迴廊、室內的精美雕梁畫棟,也出自故宮畫工手筆。從2009年動工,直至2011年夏天初步竣工,耗時3年有餘。

在「將軍府」干過活的村民介紹說,兩名來自故宮設計院的老畫工,以每人每天3,000元的報酬,帶着5、6個工人幹了3個月。

谷俊山出事的消息傳出後,谷氏家族人心惶惶,畫工們的工作沒完即打道回京了。

報導稱:「整個『將軍府』的結構可謂匠心別用,空中瞭望很像一把手槍。」

谷俊山遭風水師設「手槍」局

不過,有人稱,這種風水布局是要害死谷俊山。

當地村民們說,谷俊山很迷信風水。更加重視風水,買地置業、搬遷修墓等都要請風水先生。谷家旗下開辦的企業,名稱中大多有個「容」字,也是專門請人算過的,「容」字上面是寶蓋頭,下面是「谷」,寓意福祿護佑谷氏家族。

谷俊山的將軍府,雖模仿故宮來蓋,卻設計成了一個像聊齋裡狐仙的院子灰牆灰瓦,而且蓋成一座盒子槍一樣的將軍府,看來谷俊山的「容」字企業和「盒子槍」一樣的房子,是鎮不住宅子,也是鎮不住命運的。

有微博網友點評說:槍拐房,四週高中間底,明堂逼仄。在這修宅邸就是找死。還改名「容」府。「容」是谷字上面加蓋,不能升遷,而且「容」是儲納之像,其中之谷作為糧食儲存,說明這裡的谷必死無疑,難逃水火之災。

點評稱,看來是有風水高人一心要整死谷俊山。如果官員把家稱為「府」,則「肉身在府為腐,財貨四處為敗」。宅邸風水再好,名頭再吉都沒有用。

谷俊山2012年5月因涉貪被停職調查。2015年8月10日,被以貪污、受賄等罪,一審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谷俊山的將軍府無人敢住

谷俊山落馬後,其將軍府一直無人敢於居住,也沒人願意居住。

2016年,署名一地秋白的作者刊文說,中國有句老話,屋大欺主。屋子太大了,住進去人壓不住屋子,而屋子壓住了人,屋子把人欺負住了,人就不好受了。

清朝滅亡之前,幾十年宮廷不聞嬰兒啼哭。也就是皇宮太大了,皇帝也壓不住大房子,也形成了屋大欺負主人的結局。

谷俊山在老家濮陽蓋了那麼大一座將軍府,沒收了誰去住?沒人去住,屋大欺主是十分可怕的。我們旅遊,見到很多大院落,都是人去院空,物是人非,或是屋在人亡。

谷俊山將軍府以仿古灰色為主色調,讓人想到蒲松齡聊齋故事裡的房子。門樓臥着一堆石獅子,更像聊齋裡狐仙居住的地方,人就更不敢住了。

院牆上的花格,看似很好,卻起到了漏氣的作用。一旦漏氣,人就完蛋了。

大門脊背上那些灰色的龍們、虎們、獅子們、鳳凰們站在高處,看似很氣派,其實是很不吉利的。那些皇宮裡的裝飾,弄到屋脊上,是個人承受不了的,人一旦住進去就要遭殃。

另外谷俊山的將軍府像一把手槍,住進去沒準槍口就對準了居住者,這樣的房子,實在沒人敢住。

谷俊山的將軍府和濮陽其它的建築比起來是古香古色的。但背後卻藏着很多沉重的陰氣。看到將軍府,就想到了鬼鬼怪怪們藏身的地方,從側面看將軍府,還有點像是祭祀的建築。人住在祭祀的建築裡,是不會有好結局的。這樣的房子誰還敢住?

作者說,此地空餘將軍樓,誰也不願意去住的空房子,要他還有什麼意義呢?哪怕一個人蓋一座聯合國大樓,也不一定是他的。房子都在原地,人卻再也回不到原地了。

因此谷俊山的將軍府至今無人敢去居住,也無人願去居住。

因此,只好一拆了之了。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