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論壇落幕 外界質疑「豐碩成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5月02日訊】中共高調舉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近日結束,北京聲稱共簽署了總額高達640億美元的各種項目協議。但各界卻質疑中共所宣揚的這些「豐碩成果」,實際上給借貸國和中國民眾自身帶來的是巨大的風險。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大陸學者龐先生表示,中共與「一帶一路」合作國家簽署4千多億元人民幣的合作項目,是典型的面子工程:

「為了在世界範圍內豎立自己所謂的大國形象,完全不顧國內還有大量底層民眾的事實,引起國內民怨沸騰,造成很多有識之士的反對。某種意義上,一帶一路也可以說是新殖民主義,資金由中方出,建設工程隊伍也由中方出,最後欠債的是所在國。那麼實際上,這些一帶一路上的所在國就欠下了中國巨額債務,所以這是受到世界某些國家的反對、抵制的一個重要原因。」

中國網民「李沐陽」則發文稱:北京自稱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成果豐碩」,但研究結果顯示,中國撒出去的錢越多面臨的債務違約風險也就越大。640億美元摺合人民幣是4308億元,按中國14億人口計算,每個人要至少分擔307元。他質疑,「撒出去的錢不僅賺不到錢,甚至連本金都收不回來,整個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中國網民的擔憂,呼應了此前美國全球發展中心,美國發展政策倡議部主任斯考特·莫里斯(Scott Morris)的說法。

莫里斯在近日舉行的美國和平基金會一個有關「一帶一路」的研討會上說,中共的借貸行為不像典型的債權國,在全球低收入、風險最大的國家,中國是主要的債權國。

「他們(中共)投資的環境,要麼是其他債權國根本不願意進入的,要麼是,出借的水平不會像中國那麼高。我認為,從政策方面來說,這是個薄弱環節。對那些向中國借貸的國家來說,他們誠然有陷入債務的壓力,但是對中國來說,也是個風險。」

《美國之音》的報導說,除了擔心接受國債務違約的風險之外, 中國有沒有資金繼續投入這些項目也是問題。2019年頭三個月, 中國四大銀行並沒有向亞洲地區投入任何資金。

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中國經濟的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認為,中國的國際收支開始出現逆差,因此沒有錢來投資這些項目了。

史劍道說:「『一帶一路』項目最重要的進展是,它正在消退,沒有人注意到。我不是說消退是永久性的,但自去年10月以來,中國的國有銀行和國有企業在世界各地的投資活動,包括『一帶一路』國家在內,出現了急劇的下降。」

報導稱,中共與其他金融機構的合作、增加透明度方面也存在問題。雖然亞洲開發銀行(亞行)行長中尾武彥表示,未來亞行願意繼續與北京及中國相關金融機構針對「一帶一路」建設的具體項目開展合作,但是亞行駐北美代表處副代表Fei Yu也指出, 亞行和亞投行(AIIB)在確立項目方面,項目招標到採購等多個方面,做法很不同。 因此,即便是合作,預計也需要很多的磨合。

報導認為,中共與世界銀行的合作更值得擔憂。因為世界銀行由美國領導,而且美國公開抵制了中共的「一帶一路」,沒有派代表參加高峰論壇。

分析人士認為,要求中共增加透明度幾乎不可能。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教授曾銳生(Steven Tsang)在接受香港南華早報採訪時說:「透明是民主體系上的適度問責,在非民主體制下,沒有問責,幾乎是不可能的。」

另外,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在「一帶一路」 峰會前也出台了一個報告,批評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可能給沿途國家帶去7大類風險,包括侵蝕國家主權、缺乏透明度、不可持續的財務負擔,脫離當地經濟需求、地緣政治風險、負面環境影響和腐敗等。」

其中最大的風險是「國家主權被侵蝕」。因為任何一個協約都數十年,很多重大項目都長達99年合約,如同中共殖民地。兩年多前,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中國援建漢班托塔港的貸款,而將整個港口租借給中方,租期為99年。

報告指出,中共的整個「一帶一路」專案都不透明,致各國面臨了賄賂疑雲、債務陷阱、貪污腐敗等政治及犯罪問題,帶來政爭及社會抗爭,更有部分國家債務一半以上都欠中國。但接受這些投資並沒有得到多少利益,專案大部分是中國公司主導,引進中國勞工及工程人員,反而是掠奪式的開發,將環境破壞、衝擊當地民眾生計的惡果留在當地。

(記者陳遠輝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