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神奇?李文足信沒寄出 獄中丈夫回了信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14日訊】中國知名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盼了將近4年,終於收到丈夫從監獄發出的信,但信件內容卻讓李文足產生懷疑。李文足還透露,寫給丈夫的第二封信更是神奇,還沒寄出,就已經收到回信。

5月10號,李文足收到失蹤近4年的丈夫寫來的一封落款5月7號的信,她非常激動,眼淚像斷線的珠子直流,但王全璋在信中卻說,和看守所相比,監獄的環境更舒適,還說羈押期間一直在反思自己所犯的一些錯誤,說:「由於我的誤判,我對歷史和政治的無知,失去了一系列機會」,王全璋希望家人原諒他這一生的「放縱不羈」。他還說,監獄的會見室正在裝修,要求李文足這段期間不要過來。

李文足表示,讀著讀著,眼淚就收回去了,看似「很熟悉的字體」,卻越看越陌生,王全璋好像不是被失蹤、被酷刑,「倒像是去黨校進修了4年」。

前山東律師祝聖武:「李文足表示懷疑,我也覺得不像是王全璋寫的文書,即便是王全璋本人的,這份文書肯定是一篇命題作文,就是按照官方意思的要求去抄寫這麼一個東西。我更傾向於認為這個是一封偽造的文書,我相信王全璋本人是非常堅決的,能抵抗這種安排政治命題作文的那個壓力。」

12號,李文足還在推特上公開了她給王全璋的第三封信,信中說:「今天收到了你的回信,我沒哭,我高興的笑起來!我5月11號寄出的信,你10號就收了。看來臨沂監獄簡直是6G網速啊!」

李文足:「我給他寫了第二封信,我是11號才郵寄出去的,但是我收到全璋的信是10號,這很神奇啊,難道電視裡面演的時空穿越這些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你們相信嗎?我給全璋寫信,他沒收到,他已經給我寫回信了。」

有推友說,在中共控制的這塊土地上,什麼怪事都有可能發生,不僅僅是無恥到極限,都不用智慧了,就是明目張膽的耍流氓了。

李文足非常擔心王全璋的身體狀況,她表示,目前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會見王全璋。

李文足:「信倒底是真假,或者全璋有甚麼意思啊,我沒有很多的精神放在這個上面,我現在一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求會見權,我要儘快的、親自的去見到王全璋,確認他是健康的,是安全的,我才能放心。」

王全璋,現年43歲,在北京執業期間,經常為弱勢群體發聲,並為法輪功學員進行無罪辯護,是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中第一批被抓律師,至今將近4年,期間雖然有所謂開庭、宣判,但從不讓家屬和律師會見。

李文足:「他是不是被酷刑很嚴重,身體殘廢了,不讓我去見,不願意讓外界知道他在裡面經歷的酷刑,所以他們要一再的掩蓋掩蓋,不允許律師會見,現在到了監獄,還不讓家屬去見。」

祝聖武:「共產黨這麼多年一直把王全璋完全的隔離,到目前為止,我們依然可以理直氣壯地說,王全璋處於一個生死不明的狀態,沒有任何可以被國際社會信賴的人見過王全璋。」

6號上午,李文足與美國、德國、加拿大、瑞士、荷蘭5國人權官員見面,反映家屬無法探視王全璋的情況,希望各國向中共當局施壓,要求依法讓王全璋與家人見面,沒想到之後就收到那封落款7號,內容讓她難以置信的家書。

前山東律師祝聖武表示,王全璋這個案子得到國際社會的極大關注,重創了中共的形象,所以它會有所行動。

祝聖武還指出,709一系列抓捕案件之後,中共對人權律師的打壓更為嚴重,但是很少採取抓捕和審判的方式,而是改從經濟上進行迫害,如吊銷、註銷律師證,並採取株連的方式迫使律師妥協,涉及面之廣超出想像,可以說,所有的人權律師都受到了迫害。

採訪/陳漢 編輯/陳潔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