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評論】七年前的臭彈(下):川警長和斧頭幫

作者:真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9年初夏,豪華氣派的斧頭幫會議大廳內燈火通明。 幫內大佬們卻個個陰沉著臉、憋著氣,誰也不想先發話。

「誰想出的餿主意?所有要求都答應下來,等到最後來個推倒重來,當人家是傻的?」終於一個忿忿的聲音開腔了。

一個又尖又細的聲音馬上反嗆:「那你說怎麼弄?中興、華為2個最大的場子被抄了,監控網一旦破了我們就是瞎子聾子;千人計劃被查了,多年的臥底被抓的抓、逃的逃,以後偷不到技術機密了;販毒也販不過去了,連吃的、用的、穿的、玩的都加了稅賣不出去了;這樣一錘接一錘,我們還能挺幾下……」

「那咱們的幫規到底能不能改呢?」一個人小聲問道。

「狗能改了不吃屎嗎?不騙不偷不搶、不殺人不放火,那還叫斧頭幫嗎?」一個粗嗓門吼了起來:「光一條,叫我們開放互聯網拆了防火牆,那以後誰還會信『愛斧頭就是愛家』、『愛幫等於愛國』?我們的中央洗腦部還有個屁用……」

一來一去的場面開始激烈起來。

「你說這個川警長怎地就這麼愣呢?我們對他夠意思了!對他老婆、女兒、女婿面子裡子都給足嘍,錢都送不進去,你說到底他圖個啥子?」

「最最揪心的是,他竟然開始查我們藏在他們鎮上的財寶了,那可是我們多年來拼了老命刮來的民脂民膏啊!本來藏在他們眼皮底下是最安全的,這下可好,這警長要絕我們的後啊!我們的子子孫孫啊!」

「我覺得奇怪的是,他怎麼老是出招沒套路,又總能先手一步治住我們?」

「會不會是7年前那顆臭彈被他解封了,那些見光死的勾當可都在裡面,他現在拿來對付我們?」

「有可能,你看好像知道我們想什麼,我們最怕什麼,連我們想拖到他下崗也早被他識破……」

大佬們敞開心扉的一陣踴躍發言之後,漸漸平靜了下來。

「那我們到底怎麼辦?」一個大佬開始總結。

「除了拖還能怎樣?」「要不讓馬仔們動起來,給他到處添亂。」「金三胖別指望了,被他基本擺平了,說不定還眉來眼去的,你看這次三胖發鳥彈,他理都不理,直接對我們下手2千億還要再加3千億……」

濃霧瀰漫中,天色已漸亮。會還在開,還會一直不停的開……

「嗶」「嗶」的刺耳警笛聲把我拉回到「現實」,不知哪裡又著火。

虛空中上演的大戲和人們眼中看到的「現實」,有時不知哪個更真實。

有人肩負著特殊的使命來到世上,有的人能完成,有的完成不了。

川普總統憑著堅定的信念,一步一步出色的完成著他的使命。

貿易戰和「談判」的過程,實質上是揭開中共謊言和逼迫其認罪的過程;它自我暴露罪惡的過程就是自我解體的過程,也是讓世人認清它的真面目、讓世人覺醒的過程,這是一個必須的過程。

認罪的結束是什麼?就是審判!

紛亂的人世間,一切的事件和現象,人們只能靠一堆數據的分析和解釋去尋求答案。因為看不見背後深層的因素,更看不見這是正邪大戰的直接反映和結果。

但是正義必勝這是亘古不變的真理,這是最終的結果。

要問時日長短:眼看它起高樓,眼看它更囂張,眼看它「哐才」「哐才」的還在響,冷不丁「當」的一聲,就完了……

──轉自《希望之聲》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