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議員:美中問題根源是意識形態之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18日訊】今年是美中建交40週年。美國國會最近舉辦聽證會﹐討論40年來美國對華戰略及未來走向。與會議員和專家都指出﹐導致美中問題的根源是意識形態之爭。

美國會眾院外委會主席 Eliot Engel﹕「美國曾下賭注﹐當中共日益參與國際舞台﹐就會對國內更開放﹐並成為國際系統中一個建設性的利益攸關者。很顯然﹐這一賭注沒有贏得我們所希望的回報。」

美國會眾院外委會首席議員 Michael McCaul: 「中共構成活躍而嚴重的威脅﹐對美國經濟﹑發展中國家以及全球民主與人權。」

今年是美中建交40週年。川普(特朗普)政府已把中共定義為戰略競爭者。美國政界﹑學界也都在反思﹐導致40年美國來對華戰略錯誤的原因。

前美國防部亞太首席副助理部長 Kelly Magsamen: 「中國已經和我們競爭很久了。 但我們過多關注於中東和南亞﹐並在國內政治上停滯不前﹐導致很多年沒有採取足夠行動。」

前副總統切尼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 Aaron Friedberg: 「對於美國戰略失敗的最簡單解釋﹐就是低估了中國共產黨的頑固性﹑掌控的資源﹑和殘酷本性﹐以及對掌控國內政治權力的決心。」

出席聽證的國會議員和專家均指出﹐美中競爭根源是意識形態之爭﹐而並非不同文明間的衝突。

前副總統切尼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 Aaron Friedberg: 「美中問題的根源,在我來看,就是中共的本質。這不是兩個文明之間的鬥爭,而是兩個相反的政治體系的競爭,以及對世界和亞洲未來願景的競爭。」

美國會眾院外委會亞太小組首席議員 Ted Yoho﹕「這是意識形態的衝突﹐而非文明衝突。因為文明衝突﹐聽起來好像是美國人民要和中國人民競爭﹐但我們不是要這樣。」

專家認為﹐應對中共挑戰﹐美國必須和其它盟友聯手﹐加強對民主制度的保護﹐抵制中共滲透與擴張。

前副總統切尼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 Aaron Friedberg: 「我們必須審視自己的防御﹐當我們在等待中共權力的『分裂或逐漸消融』時。」

新唐人記者王凱迪美國首都華盛頓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