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人間地獄(1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直到9點鐘,武警才過來解開我們的繩子, 我們已經毫無必要地被五花大綁9個小時。這是不折不扣的酷刑。

我被繩子勒進手腕留下的傷痕,後來幾個月裡都清晰可見, 難以消除,讓我終身難忘中共解放軍的殘忍!

規劃,並且指揮這次大規模殘酷虐待嫌疑人行動的, 是蚌埠市政法委書記巫啟賢。他為了顯示自己的權威, 任意出動大量武警,瘋狂折磨囚徒。

這個罪惡深重的惡棍,後來因為在「e租寶」詐騙案中庇護犯罪, 勒索了上億元,而被雙規。

中紀委辦案人員知道巫啟賢長期主管政法系統,富可敵國, 所以就動用各種酷刑,長期拷問勒索。

巫啟賢忍受不了專案組的長期折磨,最後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想要拒絕審訊和酷刑。他以為這樣可以流血自殺,逃避苦難。 但是紀委豈能放過這個太肥的肉票?讓他最後只是白白地丟了舌頭, 救活後繼續拷問,最終給他判了長刑。

也就是這次遭受五花大綁的酷刑折磨,我才意識到中共文革期間, 為了防止死囚喊口號,而在槍決前, 用刀子割斷張志新等「反革命」的咽喉,純屬多餘。

因為被五花大綁幾個小時後,死囚根本抬不起頭, 幾乎處在半死不活狀態,也根本沒有力氣喊出聲音。

何況死囚被押解到刑場的路上,還有三個野獸般的解放軍, 站在死囚兩邊。他們隨時拉緊鎖喉繩,就能讓死囚無法呼吸。 死囚絕不可能喊出一個字!

所以中共的殘酷嗜血,主要還是其罪惡的極權制度, 上下級官員根本不能正常溝通, 更沒有人去詢問囚徒被五花大綁的感受。

主管官員甚至不知道,五花大綁就是足以致命致殘的酷刑, 根本沒有必要層層加碼。

獄吏知道五花大綁是酷刑,而且是不留痕跡的酷刑。 早在1989年,我在看守所就知道獄吏最狠的一招, 就是把人五花大綁幾個小時,扔在垃圾堆旁邊。

這種酷刑,讓那些最凶惡的歹徒也會膽戰心驚,談虎色變。 因為如果受刑人有心臟病或高血壓,血管疾病,幾乎就會當場斃命, 然後看守所就說受害人病死了!

所以五花大綁,有時候就是一種殘忍的,不留痕跡的, 不怕屍檢的謀殺方式!

中共的許多酷刑,都是不可思議的殘酷。比如看守所禁閉室, 就是把人長期銬在牆壁上,幾天幾夜坐在馬桶上,白天電擊毆打, 晚上蚊蟲叮咬,讓人生不如死。

看守所還有軍訓,也是一種酷刑。 就是武警拿棍子毆打驅趕帶著腳鐐的囚徒跑步。 18或36斤的鐵鐐套在腳上,本來就讓人難以行動。 一旦被驅趕跑起來,就會磨傷腳腕,直至鮮血淋淋。

武警折磨完後,也不給治療傷口。有人的腳腕就會發炎糜爛。 解放軍一般把折磨人當成樂趣。 聽一些從縣級看守所轉過來的囚徒敘述,一些武警, 甚至晚上喝醉酒後,隨心所欲地把囚徒拉出去, 當成練習拳擊的沙袋,打到過足邪惡癮。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