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劉士餘「主動投案」三大揣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5月19日深夜消息,中共證監會原主席劉士餘在去職113天後,主動投案,目前正在配合調查。

劉士餘此番受查,是史上第一個證監會主席落馬、十九大後首位被查中央委員、十八大後主動投案的首名「金融虎」、第二名正部級官員(第一名是5月9日的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這引發的揣測莫過這三個:劉士餘哪個崗位出問題?仕途哪裡發跡?為何此時主動投案?

劉士餘到底哪個崗位出問題?首先概率最小的,應該是他上任不到4個月的供銷合作總社理事會主任一職。

其次是在農業銀行期間,2016年1月,農行爆發「39億票據變報紙」大案,驚動高層,時任農行董事長劉士餘表態徹查。不過輿論質疑如此高端的舞弊手法,農行當局調查結論只是「2名低階又資淺的員工套取炒股虧空」。而在此事曝光的次月(2016年2月)劉士餘轉任證監會主席,現在看來可能不是升官,是異曲同工今年1月突調供銷總社,實為反腐老招數,挪位清查。

再者也是劉士餘被認為出事的最大概率,是發生在證監會一把手的任上。主要原因是,在劉士餘上任一年時,就被知名學者公開實名舉報「狂發新股」,且明顯獨厚家鄉江蘇省企業,是藉解決IPO「堰塞湖」問題以權謀私。公開數據顯示,劉士餘在任期間,證監會審批新股共708隻,江蘇省新股達116隻,特別是共有7家江蘇省內銀行完成上市,加上之前的南京銀行,江蘇省銀行在31家上市銀行中占比高達25.8%。

還有無法忽略的,在劉士餘突遭撤換證監會一把手的前兩個月,2018年11月,習近平宣布要搞科創板與IPO註冊制。事實上,IPO註冊制原本2016年3月高層會議就敲定在兩年內施行。但到了到期日,即2018年2月,劉士餘以註冊制改革時機不成熟為由,再推遲兩年。

顯而易見,劉士餘還沒等到2020年再推註冊制,先等來了今年1月26日證監會「掌門人」交接。值得注意的是,1月24日23時《證券日報》曾刊文「證監會人事變動消息不實」指出,劉士餘24日當天參加證監會系統內高層會議,會議重點是部署和安排科創板事宜。

而在劉士餘即將卸任前為其深夜闢謠的《證券日報》,是財經類官媒、資本市場「四大報」之一,隸屬中央直屬黨報《經濟日報》,這難免引人聯想劉士餘職務異動背後涉高層博弈激烈。

這次劉士餘投案消息曝光後,隨即有財經博主貼出了劉士餘和孫政才的合照。眾所週知,2017年10月劉士餘在中共十九大的金融系統分組討論會上,曾盛讚習反腐,重批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和孫政才等人「陰謀篡黨奪權」。劉士餘與孫政才什麼關係,貼圖人沒有任何說明,是否影射劉士餘是「兩面人」,目前也不得而知。

不過,劉士餘仕途哪裡發跡,另有財經自媒體文章點出了他的起點不是普通的高:1987年26歲的劉士餘碩士畢業,就加入上海市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時任體改辦主任是上海市計委經濟研究室原主任賀鎬聖,體改辦在上世紀80年代是很重要的機構。上海體改辦前身是從計委裡分立出來的上海市經濟研究中心,這是1980年汪(即道涵)擔任市長時的事情。

據稱,在劉士餘於上海市體改辦任職期間,1988年到1989年,適逢時任上海市長汪道涵曾多次找賀鎬聖等人討論成立上海證券交易所的事情。而汪道涵被指江澤民「恩主」,江澤民當年以假冒烈士江上清的過繼子騙得汪的信任。

除了具體出事原因、仕途發跡,還有劉士餘為何此時主動投案都成為各大財經公眾號、股社區的熱議話題。有推測認為,劉士餘是「兩面人」,了解目前A股因貿易戰利空,主動投案或是要讓當局19日連夜公布消息以激勵20日股市開紅盤,換取從輕發落。

總之參考秦光榮案,劉士餘主動投案也說明問題不小,自己估計跑不掉。至於哪件事會被公告出來,又會否把誰牽出,只待後續消息。而至於拿前證監會主席來祭旗權充「救市」手段,誠如股民說的,證監會一把手都是「雷」,中國股市能好嗎?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