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週年鄰近 天安門母親集體失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21日訊】「六四事件」30週年即將來臨,目前北京當局提前將一些「敏感人士」控制起來,「天安門母親」成員幾乎集體被失蹤。「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被逼離開北京。

中共1989年6月4號在天安門廣場開槍屠殺請願的學生和民眾。「六四事件」30周年前夕,北京當局開始加緊對一些「敏感人士」監控,特別是加強了對「天安門母親」群體的監控,防止她們與外界接觸。

5月20號,「天安門母親」發起人,83歲的丁子霖女士,被當局強迫離開北京,回到她的家鄉江蘇無錫暫住,直至6月上旬才能獲准回北京,期間她的手機功能被限制,無法接聽電話。

另一名「天安門母親」發起人張先玲說,從5月15號起,一天24小時都有一些便衣人員在她的北京寓所外守著,不讓她自由活動,無論到哪裡,都有人跟著她。她所有的電話、通訊工具也都被當局監聽。

「天安門母親」的發言人尤維潔,20號早上也被警察約談。

新唐人記者21號上午致電尤維潔、張先玲等人,但她們的電話都不通。

「六四事件」親歷者、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告訴新唐人,現在他也被控制了,最晚5月28號會被國保帶離北京到外地「旅遊」,5號至6號回北京。

北京維權人士張寶成說,他也被當局控制了,因為北京從13號到22號召開自由亞洲文明論壇,很多人全被上崗了。

北京維權人士張寶成:「我倒是沒有被『旅遊』,李尉沒出去,高洪明出去了,被旅遊了,其他還有誰被旅遊不太清楚。六四肯定還是被上崗被旅遊,最晚到6月1號也被上崗了。我們這些人每年六四必須是上崗的,都習以為常了」。

張寶成說,目前國內草木皆兵,連記者從境外打的電話,都提示說不要接聽不要被詐騙。

張寶成:「今年特殊的緊張,比往年都緊張的很多,因為除了『六四』以外,我『五四』也被上崗,北京的事也比較多一些,國保也通知我了一年之內不要發聲,不讓說話那會憋死的,所以我這該說的話不是要說的。」

另外,四川獨立電影拍攝人鄧傳彬日前在推文發布一張「六四酒案」酒瓶照片被國保帶走,理由是涉嫌尋釁滋事。

新唐人記者熊斌、李韻、鐘元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