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困擾中共高層數十年的「軟肋」被美國擊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23日訊】川普(特朗普)政府日前頒布了兩項重要議程,從買賣兩頭圍堵中國電訊巨頭華為公司。儘管美國商務部20日公告給予華為90天的部分豁免,以降低對華為現有客戶的影響,但有美媒分析說,此舉仍擊中了困擾中共領導人數十年的「軟肋」。

川普近日簽署行政令,禁止美國電信公司使用可能會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外國設備。隨後,美國商務部把華為及其數十個相關公司列入了出口管制的「實體名單」,禁止它們在未經政府批准的情況下向美企購買零部件和技術。

根據川普政府公布的行政令以及商務部具體措施,一方面堵住「入口」,即禁止美國電訊網絡商從中國及其它國家購買對國家安全具有威脅的產品;另一方面堵住「出口」,即禁止美國公司在沒有特別許可的情況下向華為出售美國的關鍵技術。

5月20日起,谷歌(Google)、英特爾(Intel)、高通(Qualcomm)、賽靈思(Xilinx)、博通(Broadcom)等均暫停與華為合作。射頻組件大廠Qorvo亦於5月21日宣布將遵循美國政府政策,停止向華為供應產品。

美國商務部20日表示,允許華為在未來90天內繼續與美國供應商開展業務,以防使用該公司設備的移動網絡中斷。

《紐約時報》報導說,華盛頓之舉擊中了困擾中共領導人數十年的「軟肋」。

報導說,為了在高科技領域成為匹敵美國的全球力量,中共付出了所有努力,但在一個關鍵領域——硅谷因之得名的那個行業——中共基本上未能培養出一流的競爭者。

去年中共進口了價值超過3,000億美元的計算機芯片,超過其進口原油的總金額。同年,華為採購零部件的金額為700億美元,其中大約110億美元從美國公司購買。

沒有美國芯片 華為欲振乏力

因迫切希望降低對進口的依賴,中共投入數百億美元資金,幫助中國企業發展本土芯片。

報導說,目前中國研發的芯片只是低端產品,且在大多數半導體製造領域中,中國企業的市場份額仍相當有限。幾乎所有最複雜的芯片仍須進口。

中共支持的一些存儲芯片製造商雖然宣布大規模的生產計劃,但是目前這類芯片的全球市場已經飽和,這意味着中企希望通過這些生產計劃轉虧為盈,前景黯淡無光。

上海半導體市場研究公司芯謀研究(ICwise)的首席分析師顧文軍(音譯,Gu Wenjun)表示,現在市場已經變得過熱且變化無常,負面影響越來越明顯。

他表示,中共地方政府不了解這個行業。他們只是在浪費資源,相對地私營公司會知道如何更有效地運用資源。

目前,儘管華為最近在開發處理器方面取得了進展,但是沒有美國芯片,華為欲振乏力。

華為創辦人任正非21日上午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透露出華為沒有美國供應商的窘境。他說,華為一半芯片來自美國公司。該公司永遠不會完全拒絕美國的技術。「而是要共同成長。」自己的家人也在用iPhone。

芯片產業困擾中共高層數十年

《紐約時報》稱,北京對外國半導體的焦慮由來已久。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隨着日本、韓國和台灣出現強大的芯片產業,中共也開始嘗試通過各種形式的國家計劃來發展相關能力。

2014年,北京制定了到2030年成為全球芯片行業各領域領導者的目標,國家和地方政府的半導體投資基金開始在全國各地湧現。然而,從主要中共科技公司的產品中很難看到這些努力的成果。

根據法國研究公司System Plus Consulting的一份分析報告,以華為新的旗艦手機P30 Pro為例,其中許多關鍵的元器件都是由美國企業提供,包括幫助處理無線電信號的部件,呼叫和數據就是通過無線電信號在空中傳輸的。

P30 Pro的存儲芯片來自美光科技(Micron)和日本東芝。相機技術來自日本索尼。手機的大腦——處理器,則由華為旗下的海思半導體(HiSilicon)研發。但海思此次可能也難逃美商務部禁售令打擊,因為許多芯片設計軟體的供應商在美國。

報導提到,芯片技術等級愈高,華為就愈無法在美國以外找到同樣水準的替代供應商,例如專精通信芯片的博通(Broadcom),以及獨霸高階繪圖芯片的硅谷大廠Nvidia。

而此次川普政府把華為列入出口管制清單是經過周密研判的,不僅師出有名,而且可以使美國經濟的損害降至最低。

長期跟蹤中國電訊業發展的萊頓表示,美國對華為收集了20年的情報和記錄,早已顯示華為與中共政府和軍方有關,華為產品和服務具有安全風險。

而且華為多次違反美國的貿易法規,並涉嫌對美進行網絡攻擊,僅僅美國政府人事管理辦公室的個人敏感信息記錄一項,就有約2,000萬的個人敏感信息被盜。

參議院司法和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也證實了川普政府對華為採取行動的必要性。

美國電訊領域的多位專家表示,對華為的出口管制標誌着美國開始精準打擊中共科技行業核心——信息通訊公司是中共重商主義經濟迷宮的心臟。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