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要求會見王全璋 中共極力阻撓違法操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25日訊】日前,李文足已連續5天在山東臨沂監獄要求會見其丈夫、709案被抓人權律師王全璋,但始終遭到當局的拒絕和阻撓。李文足的代理律師謝陽表示,王全璋案整個過程是違法操作,現時的中國已處於完全沒有法律秩序的狀態。

5月24日,綜合媒體報導,今年年初才被秘密判刑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幾個星期前被移送山東臨沂監獄,直至5月24日,李文足已連續5天在山東臨沂監獄要求會見其丈夫王全璋,但獄方一直以會見室「升級改造」為由,拒絕家屬探監。

5月24日當天,李文足通過郵寄快遞,向中共山東省檢察院控告山東省司法廳夥同臨沂監獄違法犯罪行為,控告信同時抄送中共臨沂市政府、中共山東省政府。

此前的5月20日,李文足在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709家屬王峭嶺、劉二敏、原珊珊等陪同下,到監獄要求會見王全璋,遭到拒絕。當局派了大批警察、特警在現場戒備,特務還跟蹤到她們所住的酒店。

在遭到監獄無理拒絕後,李文足等人在監獄高牆外高喊王全璋的名字,並隨後每天早上5點多,在監獄外呼喊王全璋起床,希望高牆內的王全璋能夠聽到。

21日上午,「709」律師、來自湖南的謝陽趕到臨沂,以李文足代理人的身份幾次與獄方交涉,要求保障李文足的會見權,但獄方仍然不讓見。隨後,河南鄭州的任全牛律師也到場探望和聲援。

22日,李文足要求見監獄長肖廣庭,監獄方將她們攔截在大門外;23日,幾人又到濟南司法廳,要求見廳長解維俊,也遭到拒絕。她們堅持到下午5點多,沒有任何進展。期間,她們一直受到監視,包括乘坐一輛挂北京牌照商務車的幾名便衣人員對她們拍攝。

謝陽律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他在向監獄方提出安排會見被拒絕後,又提出書面申請,希望得到書面的答覆,也遭到拒絕。「提出的理由是監獄方實際行為已經損害了我的當事人的合法權利,我想對這個權利進行救濟,那我必須向上一級的行政機關出具依據,你不給我出具這個書面的答覆,我無法向上一級行政部門來救濟當事人被損害的權利。」謝陽說。

謝陽指,「王全璋這個案子真的可以將中共司法史上違返程序的事實完完全全地展示出來,它的每一步程序都是違法的。」

他說:「現時,中國已處於完全沒有(法律)秩序的狀態,依法治國喊得驚天響,事實上每天都在發生這樣違法的事情,且在同一個人身上重複地發生。」

此前,據報導,李文足透露,5月20日當天,監獄領導跟她倆談了四次話,最後拿出一個事先錄製好的視頻給她們看。

李文足表示:「我看到王全璋明顯衰老了很多,也瘦了。尤其是他在說話的時候,我覺得他的眼神很飄,而且他說完一句話,要接下一句話的時候他會遲鈍,要想很久才能再說出來。」

看到這段長度約三分鐘的視頻,李文足發推說,她的心在滴血,她的心在嘶吼,並強調她仍會堅持要求親自會見王全璋。

李文足表示,「這個視頻讓我更加擔憂他現在的狀態,是很不正常的。對這個視頻也很懷疑,因為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拍攝的。」

她分析說:「王全璋是一個非常有經驗的刑辯律師,他一直在堅持行使自己的權利。現在到了監獄,他很清楚自己的會見權,他跟我們分開了這麼長時間,能不想念我們嗎?」「但是在這個視頻當中,他主動放棄我們去會見他的權利,這是很不正常的。他到底在什麼樣的狀況下錄製的這個視頻,我覺得一定是在他們的威脅、酷刑折磨之下。」

李文足指,中共法律規定是一個月會見一次,很簡單的事情,家屬也是堂堂正正地會見。但它們把簡單的事情搞得這麼複雜,又是全璋寫信、又是視頻,就是想阻止家屬會見,到底發生了什麼?它們想掩蓋什麼?

她希望外界多給予關注,盡快促成與王全璋見面。

王全璋律師曾代理過法輪功、土地維權案等許多敏感案件。自2015年709案被抓捕至今,「被消失」已超過1,400天。今年1月,王全璋遭中共天津市法院秘密審判,並以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4年半。

5月2日晚,他的姐姐收到山東臨沂監獄的通知書,稱王全璋已於4月29日被送入此監獄。

李文足曾收到兩封據稱是王全璋的親筆信,由中共當局送出,遭到外界懷疑。信中要求妻子李文足暫時不要探監,又指住在山東的姐姐距離監獄較近,可以叫對方先探監。姐姐王全秀按照信中所說,於5月13日致電臨沂監獄要求安排會見,結果遭到拒絕。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