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故居重現 門上二字預言其女兒姻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26日訊】中共篡權後發動的歷次運動中,不少歷史文物古蹟、名人故居被毀。近日,上海大亨杜月笙的百年故居,在上海嘉定被重建。杜月笙大女兒杜美如在參觀故居時驚奇地發現,自家大門上有「松茂」二字,似預言她的姻緣。

位於上海寧海西路的「杜公館」,始建於1920年,是杜月笙當年接待、會客、議事的地方。而杜月笙和三位太太則住在杜公館隔壁一棟西式三層樓建築裡。

杜公館是典型的上海石庫門老式建築,是花崗岩石材,大器堅固,外觀是西洋樣式,並融有中式傳統建築元素。

在歐式拱形門式下立有兩根高大的西式羅馬立柱,入口上方刻有取自詩經的「竹笣松茂」,另一面門上的石雕字樣則是「長發其祥」,並輔以麒麟、鳳凰等吉祥圖案。

當年杜公館被迫拆遷時,一位加拿大籍的華裔商人黃志修把整棟杜公館買下來,每一根樑柱、樓梯扶手、石刻牆板等都被完整保存,拆下來的磗、瓦、窗、木也都被編號,收藏在蘇州同裡一座倉庫裡。

幾年前,上海一位建築商人說服黃志修老先生,將杜公館移建上海嘉定。最近,重建的杜公館以其原貌在世人面前重現。

杜月笙大女兒杜美如,目前在臺灣定居,她嫁給了一位空軍部隊的官員蒯松茂。2017年底,夫妻倆第一次回嘉定杜公館,杜美如驚奇地發現,原來自家大門上竟有「松茂」二字,與她先生的名字相同。彷彿是她父親一百年前就幫她訂了這門親似的,「緣分之事實在奇妙」。

杜月笙雖然出身江湖,卻生就一副文質彬彬的書生氣質。他為人仗義、行事果斷,又十分懂得觀形度勢,拿捏分寸。因此,在「上海青幫三大亨」中,素有「黃金榮貪財,張嘯林善打,杜月笙會做人」的說法。

杜月笙當年興建杜公館時,他的師傅黃金榮豪氣說「我送你一個廳」。杜公館的大廳,氣勢宏偉,有數根高達十二公尺的百年木柱頂天立地,天花板的橫樑更是由整根的金絲楠木彫花而成,價值不斐。

當時的總統黎元洪也送給杜月笙一副對聯,上書「春申門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藉此形容杜家門客川流不息,當可比擬古代的春申君。杜月笙十分重視,將對聯掛在大廳正中央。

大廳屏風後面有一座通往二樓的樓梯,據杜家後人說,只有杜月笙心目中覺得重要的客人,才能上到二樓。

二樓最主要的是一間議事主廳,當年有無數名人,包括戴笠、章太炎、章士釗、黃炎培等,都曾與杜月笙在此討論國家社會時局與大事,影響了那一個時代的歷史走向。

據杜美如透露,文化大革命期間,杜公館被當做工廠使用,杜家後人刻意把房子弄得十分破舊髒亂,大體上躲過了紅衛兵之劫。

在1949年中共建政前,杜月笙、陳光甫、李馥生、宋漢章和錢新之等上海耆紳、金融工商領袖五大亨,皆舉家遷往香港。

當年的上海市長陳毅,曾派出杜月笙的老友章士釗,想要誘騙杜月笙回大陸。

章士釗赴港與杜月笙一見面就滔滔不絕,杜月笙默默聽一陣子後,用非常關懷的口吻問章士釗:「章先生是決定在北平定居了,是嗎?」

章士釗方答:「是的。」

他表示,毛澤東當面告訴他,他在大陸的個人生活,不用擔心。

杜月笙一疊聲地說:「啊啊,只是生活不用擔心,只是生活不用擔心。」

章士釗聽後,頓即面紅耳熱,囁囁嚅嚅地支吾了幾句,第一次長談,自此草草結束。

等到章士釗告辭離去,杜月笙搖頭苦笑地說:「章先生年紀一大把,做官的興致高極!只要有官做,他跟誰都可以,但是他投了共產黨毛澤東,卻只說是保障他的生活。既然只為了生活的話,台灣、香港、美國……隨便哪一個地方,也要比共產黨那邊的日子舒服得多。」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