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化中的警戒色慾的故事(二)

六、晏子老妻

晏嬰,又稱晏子,春秋時期著名思想家、外交家。齊景公當政時期,晏子深受景公器重。一天,齊景公到晏子家中做客,喝到盡興的時候,景公正巧看到晏子的妻子,便向晏子問道:「剛才那位是先生的妻子嗎?」晏子答道:「是的。」景公笑著說:「嘻,又老又醜啊!寡人有個女兒,年輕貌美,不如嫁給先生吧。」晏子聽後,恭謹地站起來,離開坐席,向景公作禮道:「回君上,如今臣下的妻子雖然又老又醜,但臣下與她共同生活在一起已經很久了,自然也見過她年輕美好的時候。而且為人妻的,本以少壯托附一生至年老,美貌托身到衰醜。妻子在年輕姣好的時候,將終身託付給我,我納聘迎娶接納了,跟臣一起這麼多年,君王雖然現有榮賜,可晏嬰豈能違背她年輕時對臣的託付呢?」於是,晏子再拜了兩拜,委婉辭謝了景公,景公見晏嬰如此重視夫妻之義,便也不再提及此事。又有一次,田無宇勸晏子休掉老妻,晏子說:「晏嬰聽說,休掉年老的妻子稱為亂;納娶年少的美妾稱為淫;見色忘義,處富貴就背棄倫常稱為逆道。晏嬰怎麼可以有淫亂的行為,不顧倫理,逆反古人之道呢?」讚曰:晏子為臣,忠君愛民,晏子為人,德高堪欽,儉樸廉潔,仁義禮信,孔子讚之,行為恭敏。

七、孔子勸誡

孔子說:「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對於這段話,黃孝直論曰:「《論語》云:‘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聖人之於色,無時而不戒也。《禮》,庶人非五十無子,不娶妾,其不二色可知……乃孔子概不之及,特提出‘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一語,誠重之也,抑畏之也。蓋人之方少,猶草木之始萌也,百蟲之在蟄也。草木當始萌之日,而即摧其芽,未有不枯槁者。百蟲當藏蟄之會,而忽發其扃,未有不死亡者。聖人提醒少年,使其力制色心,悚然自愛,以保養柔嫩之驅。少年時能於此色慾一關,把得牢,截得斷。他年元神不虧,氣塞兩間,立朝之日,精神得以運其經濟,作掀天事業。真人品,真學問,皆由於此。即使不成大器,亦必克盡其天年,不致死於非命,此少年所當猛省也。」讚曰:聖人之教,規範人倫,忠孝廉恥,仁義禮信,男女有別,授受不親,勸誡少年,誠重之心。

八、孟子寡欲

孟子曰:「養心者,莫善於寡欲。其為人也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其為人也多欲,雖有存焉者寡矣。」印光論曰:「孟子曰:‘養心者莫善於寡欲。其為人也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其為人也多欲,雖有存焉者寡矣。’康健時尚宜節欲,況大病始愈乎?十年前一巨商之子,學西醫於東洋,考第一,以坐電車,未駐而跳,跌斷一臂,彼繫此科醫生,隨即治好。凡傷骨者,必須百數十日不近女色,彼臂好未久,以母壽回國,夜與婦宿,次日即死。此子頗聰明,尚將醫人,何至此種忌諱,懵然不知,以俄頃之歡樂,殞至重之性命,可哀孰甚!……光常謂世人十分之中,四分由色慾而死。四分雖不由色慾直接而死,因貪色慾虧損,受別種感觸間接而死。其本乎命而死者,不過十分之一二而已。茫茫世界,芸芸人民,十有八九,由色慾死,可不哀哉?……」讚曰:繼往開來,發揮聖心,以仁為本,寡欲清心,人稱亞聖,以尊其身,母因子揚,三遷擇鄰。

(待續)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10/31/146624.html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